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全日制恋人

第27章 好像更喜欢他了

全日制恋人 子书简 2052 2019-12-14 21:50:11

  纪泽北走进来,手里拎着两份外带的早餐,看到站在客厅脸色煞白的陆然,他微微一愣。

  陆然的脚边,垃圾桶倒着,垃圾洒得到处都是,神特么刺眼!

  再看纪梓辰,臭小子盘腿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只小黑猫,没心没肺地冲他咧嘴笑。

  他面色一沉,一张脸黑得如同锅底,重重一脚将身后的门踢上。

  门板‘砰’地一声响,惊得陆然跟着打了个哆嗦。

  她连忙蹲下去,把洒落在地的垃圾往垃圾桶里捡。

  纪泽北拧着眉快步上前,一把将她从地上拽起来。

  “你在干什么!”几乎是冲她吼。

  她吓了一跳,整个人都懵了。

  帮他打扫卫生有问题?

  何况垃圾桶是她不小心碰翻的,她只是想补救一下。

  纪泽北一甩手,把她甩到了一旁,“退下去。”他厉声喝道。

  她瞬间往后连退数步,后背猛地撞到红酒架上,只听‘噼哩啪啦’一阵响,几瓶红酒砸在地上,碎了,红酒流了满地。

  陆然完全慌了神,笨手笨脚地去收拾地上的酒瓶碎片,一个不小心,手上割了好长一道口子,鲜红的血顺着手指流下来,滴在地板上。

  血腥味充斥着鼻腔,看着那红艳艳的液体,陆然只觉头晕目眩,浑身都瘫软了。

  “血……”

  她猛的倒地上,一张脸苍白如纸,把纪梓辰吓了一跳。

  纪泽北还算镇定,放下手里的早餐,快步走到她面前,也不顾她的衣服被红酒浸湿了一大片,不由分说抱起她,将人放在沙发上,瞥了眼仍在流血的伤口,他抬手一掌招呼到纪梓辰的后脑勺上,冷道:“别愣着,去拿药箱。”

  纪梓辰回了神,连忙放下怀里的猫,屁颠屁颠地跑去找来药箱。

  手法娴熟地把陆然手上的伤口处理包扎好,纪泽北起身进入卫生间,用冷水浸了一条毛巾,拧干,又拿着毛巾走出来,用毛巾擦了擦陆然脸上沾染的红酒渍。

  冰凉的触感,让陆然逐渐恢复意识。

  她睁着一双黑亮的眼睛,看着纪泽北皱眉帮自己擦脸,那认真的模样,心脏扑通扑通地跳。

  沙发被她身上的红酒渍弄脏了一片,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立刻起了身,远离沙发的同时向纪泽北道歉,“对不起,沙发我可以付钱找人来洗。”

  “无所谓。”

  “对不起,我太笨手笨脚了。”想帮忙,却净帮倒忙!

  纪泽北沉着脸,把她按坐在沙发上,一字一句地叮嘱道:“坐着别动。”

  她真的没敢动。

  看着男人走进卫生间,出来时,袖子已经挽起,还戴了一副塑胶手套,她无奈地看了一眼身旁的纪梓辰。

  纪梓辰似乎对于这一幕已经习以为常,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陆然姐姐,你是不是晕血啊?”

  她无奈点头。

  纪梓辰摸了摸自己的兜,掏出一颗水果糖,把糖纸剥了,糖块递给她说:“吃个糖吧。”

  她苦笑着接过去,把糖放进嘴里。

  是西瓜味的,很清甜。

  纪泽北动作利索,清理完地上的垃圾,便又去清理酒瓶的碎片,之后提来一个不大的塑料桶,用抹布一点点把地上的红酒擦干净。

  做完这些,他又彻底把客厅的卫生清理一遍,拖了地,最后,他开了窗,拿着消毒水在客厅的边边角角喷了喷。

  空气里红酒的味道在一点点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茉莉香气。

  忙完,纪泽北只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真是个行动派,做事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看着这样帅气又居家能干的男人,陆然觉得自己好像更喜欢他了。

  她一瞬不瞬地注视着纪泽北,想起他在她捡地上垃圾的时候,条件反射一把将她拉起来的样子,心头忽然一阵悸动。

  他应该是不想她捡地上那些垃圾,所以才那样的。

  把消毒水放回卫生间,纪泽北仔仔细细用洗手液把手清理了好几遍,再出来时,视线恰好撞上陆然灼灼的目光。

  她冲他挤出一丝笑,他叹口气,走到她面前,瞥见又钻到纪梓辰怀里的黑猫,他问:“哪来的猫?”声线一惯的清冷。

  “陆然姐姐送的。”

  “送你的?”

  纪梓辰摇头,“我石膏拆了就回学校,宿舍又不让养猫,当然是送给你的。”

  “……”

  陆然挠挠头,伸手摸了摸煤球的圆脑袋,对他说:“它叫煤球,是只小母猫。”

  “我能不能拒绝?”纪泽北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想象不出家里多只猫会是什么样子。

  “不能拒绝。”

  “你家里已经有一只猫,再多养一只对你来说没差。”他说着,单手拎起纪梓辰怀里的猫,刚要往陆然怀里送,陆然大急:“不行,我家大黄排斥煤球。”

  “……”

  “你不觉得煤球很可爱吗?”

  “……”没觉得可爱,只觉得它掉毛。

  “你先养一段时间,如果你实在不想要它,我再帮它找领养,行不行?”陆然用商量的语气对他说。

  见他没说话,她又说:“煤球特别可怜,是我从垃圾桶旁边捡的,你弟弟说你小时候养过一只黑猫,我就想,你一个人住,有只猫陪你,至少你不会太无聊了。”

  “给它洗澡了没?”

  “还没,不过我带它去医院检查过了,有点小感冒,现在感冒的症状已经好了。”

  纪泽北一脸嫌弃地把猫拎到跟前闻了一下,有股似有若无的屎味。

  他撇着嘴,一把将猫扔到纪梓辰身上,又转身进入卫生间里洗手。

  陆然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便小声问纪梓辰,“这猫,你哥是要还是不要?”

  纪梓辰爽朗一笑,“要。”

  “你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不要的话,纪泽北二话不说就会把猫扔出去。

  陆然松口气,“那我就放心了。”

  半天没见纪泽北出来,陆然转头看向自己刚刚不小心撞到的红酒架,上面只剩下一瓶红酒了。

  她起身走过去,拿起那瓶红酒,发现是勒桦酒庄香贝丹特级园红葡萄酒,售价两万多一瓶。

  “你哥平时喝这种酒?”她问纪梓辰。

  纪梓辰想都不想就点头,笑着反问:“你该不会想赔他几瓶红酒吧?”

  

子书简

咳咳!老纪暴走了一下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