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全日制恋人

第28章 上辈子作了什么孽

全日制恋人 子书简 2068 2019-12-15 21:51:19

  陆然的脑袋顿时摇成拔浪鼓,“不,我没有,我不想,你别瞎说。”

  两万多一瓶的红酒,倾家荡产她都赔不起。

  除了买公寓的时候偷偷用了父母给她准备的嫁妆钱,她已经很多年没向父母伸手要过钱了,嫁妆钱用来买公寓的事,父母至今还不知道。

  她现在是个穷人,赔不起那么贵的酒。

  纪梓辰低下头,继续在手机上购买猫咪用品。

  几分钟后,纪泽北从卫生间走出来,一双手洗得发红,像是快要渗血了一样。

  陆然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发现这男人的洁癖实在是严重,这是洗了多少遍手,才把手洗成这个样子啊!

  看到纪泽北出来,纪梓辰抬起头来,冲他晃了晃手机,笑呵呵地说:“我给煤球网购了一点东西,给煤球洗澡的事情恐怕得麻烦你了,我胳膊不方便。”

  纪泽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什么?”

  “给煤球洗澡啊。”

  “你让我给那只屎猫……”

  没等纪泽北把话说完,陆然抢着说:“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来吧。”

  光是看纪泽北那反应,她都替纪泽北手疼。

  若真让纪泽北给煤球洗澡,估计事后他那双手真的会洗出血来。

  听了她的话,纪泽北面色稍缓,并点头同意,“你把那只屎猫带回你家去洗洗,多洗几遍,洗干净再送过来。”

  万万不能让那只小臭猫弄脏了他的浴室。

  陆然苦笑,纪泽北都这样说了,她还能怎样?当然是乖乖听话啊!

  她立刻抱着煤球离开。

  陆然前脚走,纪泽北就沉下脸,没好气地对纪梓辰说:“赶紧把你身上的衣服换下来,去浴室好好洗个澡。”那么臭的一只猫,这小子居然抱得爱不释手。

  纪梓辰撇嘴,“我这胳膊上还打着石膏呢,怎么洗啊。”

  “那你把衣服换了。”

  纪梓辰一脸不愿意,但在纪泽北威逼的视线下,只得起身回房,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把手洗干净。”纪泽北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他小声抱怨着进卫生间洗了手,出来时,忍不住对纪泽北说:“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让陆然姐姐给煤球洗澡呢。”

  “她送来的,当然她负责。”

  “可是陆然姐姐手上有伤……”

  他不提,纪泽北几乎忘了这事儿。

  只见纪泽北面色越发阴沉,在沙发上不安地坐了几分钟,起身,大步奔进卫生间,之后,他身上穿着件塑胶的围裙,戴着塑胶手套,还戴了口罩走出来,可以说是把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

  “你这是要干嘛?”

  纪泽北:“洗猫。”

  他直接出门,按响了1801室的门铃。

  陆然刚把温水调试好,听到门铃声,匆匆忙忙地跑去开门。

  拉开门的瞬间,她先是被纪泽北这身打扮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什么变态,但她很快就认出他那双深邃幽亮的眸子。

  “纪先生,你这是……”

  “洗猫。”

  男人侧身进屋,沉默地在室内扫了一圈,看到煤球在猫窝里,他走上前,单手拎着小家伙进入卫生间。

  门‘砰’地一下被他关上,不多时,陆然就听到里面传出煤球的惨叫声。

  他武装成那样,就是为了过来给猫洗澡?

  煤球惨叫了半小时,之后吹风机的声音将它的惨叫声淹没了。

  陆然耐心地坐在沙发上等着,终于,卫生间的门开了。

  纪泽北拎着洗得干干净净,炸着毛的煤球走出来。

  “很抱歉,用了你家的卫生间。”纪泽北一本正经地对她说。

  她愣愣地点了下头。

  “我腾不出手收拾,麻烦你善后一下。”

  “……好。”跟她还真是客气。

  “我先走了。”

  纪泽北拎着猫扬长而去。

  陆然愣了一会,起身走进卫生间。

  好家伙,刚给大黄买的沐浴露,被纪泽北用掉了半瓶,地上又是水又是煤球的毛,还有一堆凌乱的脚印……

  纪泽北进来的时候,她忘记让他换鞋了。

  一眼望去,卫生间一片狼藉。

  她头疼不已,耐着性子走进去,把卫生间的地面冲洗干净。

  把煤球就这么交给纪泽北,她现在想想,还真有点不放心。

  那男人的洁癖程度已经近乎变态,不晓得他能不能忍受家里多了一只猫。

  ——

  纪泽北那边,把用过的塑胶围裙、手套和口罩全部塞进垃圾桶。

  “哥,我给你预约了一个心理医生,医生的联系方式我已经微信发给你了。”纪梓辰突然说。

  他一个冷眼瞪过去,“你有病?”

  纪梓辰抱着煤球,摸了摸猫头,冲他笑,“我没病,有病的是你。”

  “你什么时候拆石膏?”

  “下周。”

  “赶紧拆了石膏滚回学校!”他已经忍这个臭小子很久了。

  纪梓辰一脸委屈,“帮你预约医生还不是为了你好,你这个样子,怕是要吓到陆然姐姐。”

  “……”

  不想再理睬纪梓辰,他索性把自己关进了书房。

  猫咪的用品是同城购,当天下午就送来了,三大箱东西。

  一个猫砂盆就占用一个箱子,还有一箱猫砂,另外一箱中是猫碗、猫玩具、猫窝,幼猫粮和猫咪小零食,这些东西一共花掉他八百块。

  本来就只有一千块,现在就只剩二百了。

  之前他是想约未来女朋友出去吃饭看电影,所以才向纪泽北要了钱,结果,他被未来女朋友给拒了。

  他这么阳光,这么帅气,篮球打得那么棒,居然被拒了……

  纪梓辰叹口气,清点了一下猫咪用品,往猫砂盆中添了些猫砂放到阳台,又在室内寻了个适合的位置,摆上猫咪吃饭的碗以及喝水的碗。

  煤球第一时间去阳台拉了一泡新鲜的,味道酸爽极了。

  纪梓辰捏着鼻子跑向书房,敲响房门。

  纪泽北忍耐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有事?”

  他推开门,冲躺在单人沙发上的人苦笑道:“哥,煤球拉屎了,快去铲屎。”

  纪泽北:“……”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他为什么要头脑发热收下那只猫?

  “哥,煤球……”

  “我听见了,不用重复。”他打断纪梓辰的话,生无可恋地闭了闭眼,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他起身去卫生间武装一番,然后在纪梓辰的示意下,缓步靠近阳台的猫砂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