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全日制恋人

第29章 不懂怜香惜玉的男人

全日制恋人 子书简 2081 2019-12-16 22:04:06

  煤球还小,需要特别照顾,纪泽北还算耐心,因为煤球比他想象中乖巧得多,让他真正头疼的反而是纪梓辰。

  一觉醒来,客厅总是被纪梓辰折腾得乱七八糟。

  捱到周六这天,他五点半起来洗漱,之后去纪梓辰的房间,叫了长达五分钟,愣是没把纪梓辰叫醒。

  “不是说好爬山?”他把纪梓辰的被子掀了。

  纪梓辰冻醒,眯着眼睛把被子扯回身上紧紧裹住,喃喃道:“我不去,我要睡觉,你们去吧。”

  之后,整个人就又睡死过去了。

  纪泽北无奈地叹口气,穿好登山服,往背包里装了两瓶水,以及一些野外必备用品直接出了门。

  等电梯的时候,他听到1801室传来关门声,紧接着一阵匆忙的脚步声靠近他,他转头看去,就见陆然一身白色的登山服,背着一个不大的双肩包,素面朝天,手里拿着个小镜子,正往脸上拍粉底呢。

  与他撞了个正着,陆然吓了一跳,连忙背过身去,匆忙把脸上的粉底拍好。

  电梯这时来了,纪泽北走进电梯里,耐心等着。

  陆然深吸一口气,果断跟进去,但她依旧是背对着纪泽北的,从兜里摸出匆忙准备的几样化妆品,快速往脸上捯饬一番,脸色终于看上去白得不那么像鬼了。

  电梯抵达一楼时,她已经把化妆品塞进背包。

  冲纪泽北笑了笑,她说:“纪先生,这么巧,早啊。”

  纪泽北:……

  气氛尬穿地心。

  一想起自己的素颜被纪泽北看见了两回,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一钻。

  她发现纪泽北是自己邻居那次,也是在电梯间,她当时素颜,今天又是在电梯间遇到……

  她本来定了五点的闹钟,但闹钟响了以后,她又睡着了,再次醒来已经快六点了,她慌慌张张地爬起来,刷了个牙,洗了把脸,扎了个丸子头,换好衣服胡乱往兜里揣了几样化妆品就跑出门。

  本来是想化个精致的妆容,让纪泽北眼前一亮的,结果……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公寓大门,叶知安已经在路边等着他们,跟他俩一样的打扮,登山服,背着个双肩包。

  他咧着嘴冲他们笑,精神状态看起来不错,一口大白牙实力抢镜。

  其实他一整晚都没睡,时差没倒过来,根本睡不着,索性就早早起来准备,然后过来等着他们。

  “你弟弟呢?”发现少了个人,他问。

  纪泽北苦笑,“叫不醒。”

  三人在附近的早餐铺吃了饭,打车直奔枫山。

  之所以叫枫山,是因为山上有成片的枫树林,不过已是寒冬,欣赏不到枫树林的美景了。

  枫山位于远郊,开车需要一个多小时。

  他们抵达山脚下时,已经快八点了,天大亮,但阴得很沉。

  “这天,估计会下雪。”纪泽北抬头看着黑沉沉的天空说。

  叶知安笑,“天气预报说夜间有小雪,天黑之前下山就行。”

  三人开始沿着山路往上走,山顶有间寺庙,叶知安此行的目的,就是想去庙里烧柱香,祈个福。

  如果按照汽车通行的山路往上走,天黑他们都到不了山顶,于是他们早早变了道,开始走小路。

  小路蜿蜒崎岖,地面还有之前雪后留下的少量积雪,泥泞且滑。

  陆然走得很吃力,她被落在了最后面,从来没有爬过山的她,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喜欢爬山这项运动,这简直是自找苦吃。

  要不是因为纪泽北,她才不会像个神经病一样,放着温暖的被窝不去拥抱,一大早就跑来这里灌西北风。

  尽管风凉得彻骨,但陆然一直在动,所以她并未觉得冷,反而出了一身的汗。

  两个男人倒是步伐矫健,一看就是经常运动的主儿,他们已经落下她一大截。

  她看着他们越走越远,忍不住喊了一声,“能不能等等我?”

  纪泽北回了头,“你怎么这么慢?”

  “……”

  叶知安也停下来等她。

  她用了几分钟的时间追上他们,没等她喘口气,两人继续往前走。

  “你们……”真的是人类么?

  不多时,她又与两人拉开距离,她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他们不是人类,绝对不是!

  早知道这么累,这么艰难,她就不该来。

  知道她是第一次爬山,纪泽北和叶知安每过二十分钟就会停下来等她,他们趁机休息,而她好不容易追上他们,他们就又启程。

  “你们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她冲着两人的背影大声喝斥。

  她到现在还没有停下来休息过,一直在追他们。

  这苦差事,下次她肯定不会参与,就算是跟纪泽北单独来爬山,打死她都不会再来。

  临近中午,他们到了半山腰,纪泽北和叶知安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停下来休息喝水。

  她追上他们,见他们在地上坐着没动,她连忙从背包里拿出水杯,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下大半瓶。

  叶知安从背包里拿出事先准备的面包,分给纪泽北和陆然。

  枫山纪泽北不是第一次来了,他对这里非常熟悉,甚至在山上的农户家住过一晚,那是夏天的时候,他被暴雨困住,山上有几户农家,待人都非常热情。

  陆然上气不接下气,喘了老半天才拿起面包开始啃,折腾了一上午,她早就饿了,爬山爬得这么狼狈,她已经顾不上什么形象。

  一个面包她几口就吞下去,然后又开始喝水。

  一杯水,两次她就喝光了。

  “姐妹儿,感觉如何?”叶知安笑呵呵地看着她。

  她一个白眼瞪过去,“除了累,我还能说什么。”

  “你要多亲近大自然。”

  “大冬天,亲近个屁的自然。”

  纪泽北把面包吃完,喝了一点水,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一间农舍说:“今年夏天我在那里借住过一晚,当时遇到暴雨。”

  陆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还真有间农房,不大,看着破破烂烂的。

  “住一晚多少钱?”叶知安问。

  纪泽北瞪他,“庸俗!人家大爷大妈非常好客,乐于助人,谈钱多俗。”

  “呵!你在人家家里白吃白住,走的时候没给个钱?”

  “当然给了。”他第二天一早离开的时候,悄悄放下二百块,当时身上只有二百现金,就都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