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全日制恋人

第41章 托某人的福

全日制恋人 子书简 2060 2019-12-27 00:01:00

  算了,随便选一个。

  他抬起手臂,刚要拿一包,一个女人走过来,他缩回手,大步走到前面的货架。

  女人从他身旁走过时,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他抬头,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货架上整整齐齐一排脱毛膏。

  “操!”

  他退回放置姨妈巾的货架,看都没看,随手拿一个便直奔收银台走去。

  那里有两个人在排队。

  一个中年大妈突然插队,挤到他前面,瞄了一眼他手里的东西,冲他咧嘴一笑,那一脸已然看穿一切的笑容,简直让人一言难尽。

  “小伙子,那是给你女朋友买的?”大妈笑着问。

  他窘迫至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一下。

  “小伙子,你是不是选错了?你拿的是护垫。”

  “……”

  脑海中一万只草泥马瞬间奔腾而过。

  他转身朝着姨妈巾货架走去,把手里的东西放回去,正不知道该重新拿哪一个好,中年大妈跟过来了。

  依旧是一脸看穿一切的笑容。

  “小伙子,你是选日用的,还是夜用的。”

  纪泽北一脸懵逼。

  这东西还分日用的和夜用的?

  “有护翼还是没护翼的?”

  “……”

  “这种是日用的带护翼,这种是没护翼的……”中年大妈开始给他科普。

  旁边经过的男男女女憋着笑。

  他深吸一口气,对热情的大妈说:“你走开。”

  大妈一愣,“你知道选哪种么?”

  “请你走开。”极力忍耐。

  大妈笑起来,“行,你自己慢慢挑。”

  “……”

  大妈走开后,纪泽北却懒得挑,他转身找来一个篮子,一口气拿了十几包,不同品牌不同包装不同大小,总有一包是对的。

  他提着一篮子姨妈巾出现在收银员面前时,收银员眼睛都看直了。

  他微仰着下巴,神色清冷。

  反正是丢人,他已经无所谓了。

  这家超市他打死都不会再来第二次。

  收银员还算贴心,把姨妈巾都装进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中。

  他付完了钱,提着黑色袋子昂首挺胸走出去。

  陆然感觉到自己血脉喷张之时,纪泽北终于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大袋子。

  男人径直走到她面前,把袋子往她身上一丢,“去吧。”

  她起身,打开袋子看了一眼,好家伙,他给她买了十几包姨妈巾。

  “为什么买这么多?”

  男人绷着张脸,一本正经道:“备用。”

  陆然提着袋子走进卫生间,半天没出来。

  纪泽北进入卧室,发现床和衣柜已经安装得差不多了。

  他又走到其他房间看了看,主卧室的家具早已安装完毕,其中一间客房,两个安装师傅正在进行收尾工作,还有一间陆然给布置成了书房。

  餐厅的桌椅都是陆然挑选的,跟公寓的装修风格很搭,厨房里已经有一些锅碗瓢盘,都是非常高档的品牌货,不知道陆然什么时候买的。

  他发现陆然的眼光还不错,虽然她看起来笨笨的,不太聪明的样子,但叶知安托她办的事,她一点都没有怠慢。

  收尾工作完成,安装师傅喊了一嗓子。

  纪泽北闻声走进卧室,验收了一下安装,确定没问题后,两个安装师傅收拾了一下安装工具匆忙离开了。

  他不慌不忙地清理着地上的纸箱和垃圾,忽听外面传来‘咚’的一声响,他探头往外面瞄了一眼,就见陆然倒在卫生间门口,已经晕过去。

  他叹口气,扔下手里刚刚拆好的纸箱走出去,把陆然抱到沙发上。

  女人出了一头的冷汗,一张脸惨白,连嘴唇都透着病态的白。

  他从陆然购买的日用品中找到一条毛巾,把毛巾浸湿,擦了擦她脸上的汗,之后烧了一壶热水,给她晾了杯水。

  她清醒得倒是快,躺在沙发上睁着一双红红的眼睛看着他。

  他把一杯热水放在茶几上,居高临下看着她,迟疑几秒,问道:“你有没有看过医生?”

  “我就是学医的。”

  “哦?”这倒是让纪泽北有些吃惊。

  学医的人,晕血?

  难怪没有从事医生这个职业。

  “你晕血的问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陆然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小时候开始的,自从被某人推倒,脑袋摔破流了很多血以后,就一直这个样子。”

  纪泽北心头一凛。

  她口中的‘某人’好像是在说他……

  他下意识移开了视线,没看她。

  本以为她已经忘了这件事,没想到她记得这么清楚。

  觉察到陆然灼灼的目光定格在他身上,他咳嗽两声,淡淡地看她一眼,伸手指了下她的头,问:“那个疤是那时候留下的?”

  “嗯,托某人的福。”

  “咳咳……你休息吧,剩下的我来。”

  陆然侧身睡在沙发上,目光跟随着男人的脚步,男人动作很利落,几下把纸箱拆好叠放到一起,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将室内的卫生打扫了一遍。

  “我去扔垃圾。”男人把一捆纸箱提起来,正要往外面走,陆然将他叫住。

  “纸箱可以卖钱,扔掉多可惜啊。”

  他诧异地回头,“这能卖几个钱?”

  “一毛也是钱,这么一大捆纸箱,卖掉的钱都能买两个棒棒糖了。”

  他放下纸箱,无奈一笑,“那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她点点头。

  男人走进卫生间,反复洗了几遍手才出来。

  外面的天已经暗下来。

  他抬腕看了眼手表,快六点了。

  “这里除了窗帘没有安装,还需要什么?”他问陆然。

  陆然想了想,摇头,“该买的差不多都买了。”

  叶知安已经可以拎包入住了,再缺什么,让他自己买就是了。

  “走,回家。”纪泽北说。

  陆然起了身,去卫生间把一大袋姨妈巾拿出来,想塞进包里,但塞不下。

  纪泽北担心她又厥过去,接过她手里的包和黑袋子,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肩膀。

  她受宠若惊,心脏狂跳。

  苍白的脸上不多时浮上两抹红云。

  她低着头,一路沉默。

  上了车,纪泽北把手里的包和黑袋子都扔到后座,见陆然低着脑袋不系安全带,他靠过去,伸长胳膊扯住安全带帮她系上。

  男人突然的靠近,带着一股淡淡的茉莉清香,她屏住呼吸,心跳如擂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