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全日制恋人

第43章 一句对不起,欠到现在

全日制恋人 子书简 2044 2019-12-29 00:01:00

  他笑,“我才二十五岁,急什么?”

  “崇明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他暂时还不考虑结婚的事,不过围在他身边打转的女人很多,我并不担心他,反倒更担心你。”老妈打开话匣子就没完没了了。

  叶知安怂了,“妈,你别担心我,我刚回来,目前就想好好发展一下事业。”

  说到‘事业’老妈的脸色垮了垮,“你说说你,干什么不好,非要去当个厨子,咱们家好歹是名门,你做这伺候人的工作,起初我和你爸就不同意。”

  “厨子?”

  他瞪大眼睛,“麻烦你尊重一下我的职业,我好歹是米其林三星大厨,不要用厨子这个字眼。”

  “米其林几星大厨,还不都是个厨子?”

  “……”

  他竟无言以对。

  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叶知安选择了沉默。

  老妈觉察出他脸色不对,忙又把话题扯回到感情生活上。

  “我给你物色了一个不错的姑娘,你什么时候方便跟人家见见面。”

  叶知安头皮一麻,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四十多岁,但保养很好,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女人,不耐烦道:“老妈你再这样,下次我就不回家了。”

  “我只是让你见见那个姑娘,你要是不喜欢就算了。”

  “我不想见。”

  “那你是有中意的姑娘了?”

  “我……”他一时语塞,脑海中一闪而过许佳嘉那张清冷的面容。

  “有没有?”

  他被老妈问烦了,索性直言道:“有。”

  “叫什么?在哪认识的?什么时候认识的?有没有正式交往?对方家世如何?”老妈瞬间抛来一大串问题,问得他一个头变成两个大。

  “八字还没一撇呢,所以这个话题能不能先打住?”

  “看来是还没追到手?”

  “……”

  不是没追到手,是他还没有开始追。

  这世上,可没他叶知安搞不定的女人。

  不过许佳嘉就有点难说了,这女人不是一般的倔,从她跟着纪泽北回国,甘愿为了纪泽北钻研中餐来看,她对纪泽北岂止是有想法,简直是非常非常非常的有想法!

  纪泽北他还是了解的,如果他对许佳嘉有兴趣,他们早就在一起了。

  许佳嘉显然不是纪泽北的菜。

  叶知安那么努力撮合陆然和纪泽北自然有他的私心,他在M国的时候,就开始不断的在纪泽北耳边提起自己的小姐妹,灌输自己的小姐妹是如何的美,如何的优秀,甚至使用了大量夸张的词语形容陆然,例如宇宙无敌清纯可爱,人畜无害,仙气十足……

  事实上,陆然就是个懒货,还是个吃货,长相确实清纯,人畜无害,但没他形容的那么夸张。

  回国后,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陆然竟住在纪泽北隔壁,还对纪泽北一见钟情,既然如此他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选择帮助自己的小姐妹,陆然和纪泽北若是成了,那他就是帮自己,何乐而不为?

  “用不用妈给你支几个招?追女孩子特别好使。”老妈冲他挑眉。

  他苦笑,“不用,你儿子我长得这么帅,哪有女人会不喜欢。”

  老妈一听这话,当即撇嘴,“虽然都是我生的,但我还是觉得崇明更帅。”

  “……”

  万箭穿心!

  叶知安一口老血卡在喉咙,差点没顺下去。

  “我不是说你不帅,你当然帅,我的两个宝贝儿子都英俊帅气,你和崇明都比较像我,要是像你们老爸,那就惨了。”

  叶知安已经不想说话了,伤自尊了。

  他埋下头,安静吃饭。

  ——

  另一边,陆然和纪泽北吃完饭就离开餐厅,直接回了公寓。

  电梯抵达十八楼,‘嘀’的一声响。

  陆然率先走出去,纪泽北跟在她身后,脚步很轻。

  “有需要就找我。”

  她正从包里掏着钥匙的时候,纪泽北有些突然地说。

  真是意外惊喜!

  她回头冲纪泽北笑笑,“好,我不会跟你客气的,毕竟我额角上的这个疤是你造成的。”

  纪泽北:……

  “有需要就找你,这句话我记住了。”

  小时候,纪泽北还是个小胖子,这小胖子心情不好就往陆然家的游泳池里扔石头,有一次让她逮个正着,一言不合她恼了,攥着小拳头在他身上打了两下,打完心里又害怕,转身就跑。

  她以为他不会追自己,谁知道他追上来狠狠推了她一把。

  她当时摔倒了,头正好磕在一块石头上,流了很多血……

  “女孩子脸上留疤可不好看,再说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的错,你得补偿我。”她微笑着跟他耍赖皮。

  那个时候,爸妈问她头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她没有告发纪泽北,而是撒了个谎,说自己不小心摔倒了。

  其实当时她的心理是——害怕纪泽北事后报复她,所以她不敢告发。

  纪泽北愣了好半天,最终闷闷地‘嗯’了一声。

  他认了。

  谁让他小时候确实推倒她,害她磕破了头?

  他欠她一句对不起,一直欠到现在……

  不过疤痕在额头的位置,一半都隐藏在头际线里,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额角上那么不明显的小疤,也能算是脸上的疤?

  “那我先回去了,谢谢你请我吃饭。”陆然保持着脸上的微笑,非常落落大方。

  用钥匙开了门,她想象中的自己应该是潇洒利落的走进屋,留给纪泽北一个优雅的背影,谁知得意忘形,脚突然被门槛绊了一跤。

  “咚”的一下,华丽丽的摔了个狗吃屎。

  陆然有点懵,而且是在完全懵逼的状态下,被纪泽北给扶了起来。

  “还好吗?”纪泽北一改清冷的声线,声音柔柔的。

  她红着眼睛,抬头看着他,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一丝丝委屈,楚楚可怜,仿佛下一秒就要落下泪来。

  她摸着自己的膝盖骨,憋出来一个字,“疼。”

  膝盖正好磕地上。

  不知道她刚才摔的丑不丑,为什么在纪泽北面前想留下自己‘美’的一面,竟是如此的艰难。

  出糗一次两次就算了,一直出糗……

  “以后小心一点,别那么冒冒失失。”纪泽北扶她进屋时,耐着性子叮嘱她。

  进自己家门还被门槛绊倒,心是有多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