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9-11-18上架
  • 20454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始于芳华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3334 2019-11-18 11:51:10

  枯木逢春见芳华,君上瑶池众仙家。

  中三境的芳华境在九重天阙中素有仙名,今日是芳华境的境主尘风君顾惜觉的大婚之日,芳华境乃中三境之首,境主顾惜觉的大婚自然受到了众仙门的拜礼。

  中三境里的岁秋境和梦羽境皆是境主亲临,而下三域中的诸多道修仙门也都纷纷携礼来贺。

  其中南域洞庭府、北域浑天阁、西域修罗门更是集齐了三千玲珑珠、三千月明心、三千冥魂玉前来观礼。

  所过之处灿如珍宝,就连岁秋境的境主连幽君都有些眼红的对梦羽境境主兰河君道:“本以为顾惜觉是个榆木神仙,如今看来倒是比你我还要懂得筹谋计算,单是这九千重宝砸在这芳华境,怕是要不了多久上三天的天位就要易主了。”

  兰河君看着紫金门前络绎不绝的礼车,嘴角笑意四散而开。

  “连幽君这话说得未免小气了些,尘风君今日娶的可是烛日天的焱奕天君之女,梓君上神凤南歌,此女一出生便是上仙之体,母亲本是琴韵月神,出生时恰逢魔魂界作乱九重天阙,琴韵月神领兵镇压,虽胜了却也伤及神体,为了诞下这个女儿,不惜将神元注入胎中,虽顺利生产,但最终神元耗尽,归于混沌,此女修行不足万载便已是上神之身,只怕这其中也有她母亲残留的神元相护的原因吧。”

  连幽君自叹不如的说道:“如此年轻的上神又恰恰是焱奕天君那位极为护短的天君之女,传闻因为焱奕天君的宠爱,这凤南歌在烛日天俨然一副小天君的架势,一千年前我曾上烛日天的涵宇殿问道,殿主绍袁君以剑入道修行十万载,对剑道领悟颇深,我本是寻他问道切磋一番,却见这梓君上神以碧魂剑断了他的子竹剑,语气还颇为桀骜,说什么你剑心不纯,子竹断了也好,省得污秽了这剑道。”

  “竟有此事?我倒是曾与绍袁君切磋过一二,他的子竹剑剑气森然,若是融入杀招怕是连我也不易接下,只是……碧魂乃是琴韵月神曾执之剑,断了子竹倒也合乎常理,梓君上神修行尚浅,又被焱奕天君视作掌上明珠,母亲月神也算是为这九重天阙战死,如此仙家背景,难免心高气傲了些,只是这性子也不知为何会与这淡漠少话的尘风君看对了眼,我还以为尘风君喜欢的是你岁秋境那位了。”

  连幽君苦笑道:“那位和今日的梓君上神可比不了,那是一个苦命的主。”

  一车车的贺礼入了紫金门,焱奕天君和上三天的其余两位天君明镜天君、齐渊天君一同在芳华境的至高处明月台落了座。

  漫天飞舞的仙鹤衔着霞光编制的礼花散落下明月台,明月台的浑天钟敲响,十二仙娥弦音奏起,丝竹管弦之乐弥漫而开,天地间仿佛在此刻霞光异彩,举世瞩目见证这场旷世大婚。

  弦音轻缓下来,烛日天三十六宫上神手捧翡翠宝盒,共计三十六件神品法器,皆为焱奕神君送出的嫁妆,凤南歌头戴紫灵皇冠,一身紫红的星辰华裳随着三十六宫上神缓缓而入。

  曾有仙家言及凤南歌,唯有一句,梓君一顾忘红尘,毕生倾尽九重天。

  亦有仙家言及顾惜觉,也有一句,万载修行美少年,千般风华是顾郎。

  九重天阙,凤南歌是容颜倾城第一人。

  九重天阙,顾惜觉是翩翩公子第一冷。

  这样的两个人,偏偏在今日缔结万世姻缘,许下道侣重诺。

  当她缓入明月台,鸿雁飞过她的身侧,缠绕一团红线,线头的另一端,被鸿雁送入了顾惜觉的手中。

  九重天阙中的神女,约莫六千岁及笄,如今的凤南歌也不过八千岁的年华,她在及笄那年入主神位,世人皆道她命好,不用经历三灾五劫便有上仙之体,随意修行便可入主神位。

  可是这天道的修行又哪里是这般轻松,即便身负月神神元,免去了入仙时的三灾五劫,可天道又岂是这般好糊弄的。

  七千岁时,她在一场睡梦中被天道引去了无尽地狱,碧魂剑的剑灵也是在那时被唤醒的,外界一年等于无尽地狱十年,她以碧魂在无尽地狱中厮杀万载,方才有了众仙口中随意修行而来的神位。

  其实她在进入无尽地狱时本可以燃烧一缕仙力求助焱奕神君救她而出,可是她选择了入神之路,以七千岁的年纪杀入无尽地狱。

  后来焱奕神君问她,“闺女,为何入神?”

  她答:“顾惜觉。”

  今日明月台,她终于以上神之位站于他的身侧,红线被他一点点的收紧,凤南歌一步步地走向她的命定之人,最终在他身旁站定。

  今日的顾惜觉换下了平日的黛蓝长衫,一身朱红的男装淡去了些许的冷意,红玉的发冠高束更显俊朗不凡。

  凤南歌心下一紧,有些痴醉的伸手紧握住顾惜觉的手掌,他的手掌很大,有些微凉,被凤南歌的小手握住,他微微一愣,而后淡淡的一笑,便不再多言,任由她牵着。

  手掌天下姻缘的巫夷天尊拿着十万年的姻缘木朝着两人走来,虽看着不过一副孩童模样的巫夷天尊可是有着三千万载仙龄的老顽童了。

  他笑嘻嘻的打量了一会儿顾惜觉,而后又看了看凤南歌,一脸老神在在的说道:“光看这脸蛋,怕是这九重天阙再难找到比你们更配的人了,日后这缘是否真能修得正果,那得看心。”

  高台上落座的焱奕神君听着巫夷天尊这句不太像好话的好话,实在是不甚舒服,清了清嗓子,道:“老滑头,你今日可是又偷喝酒了,莫在说无用之语,乱了我闺女的吉时。”

  巫夷天尊白了焱奕天君一眼,若论辈分,上三天的三位天君怕是都要尊称他一声老祖宗,“你个小混球,我掌姻缘千万载,我何时开始,便是吉时,若非琴韵那丫头争气,你上哪找这么漂亮的闺女。”

  “我说闺女,想清楚了,可是铁了心要嫁这小子?”巫夷天尊手指顾惜觉,等待着凤南歌的回话。

  凤南歌重重地点了点头,“从烛日天到芳华境,一路行来,我只为顾惜觉。”

  顾惜觉突然看向她,似在思考着什么,直到巫夷天尊问他,“你呢小子,可是真心要娶这丫头?”

  顾惜觉朝着巫夷天尊微微一拜,“三媒九聘十二礼,昭告九重天阙,我顾惜觉愿迎娶梓君上神凤南歌为妻,福苍生,修天道,不离不弃。”

  巫夷天尊轻声一叹,随后将手中的姻缘木交给顾惜觉,“姻缘木定情,你释放灵识去感应,它能化作你心中所想,最终幻化出什么东西来,便是你们的定情之物,缘定不可解,各自好生珍惜吧。”

  姻缘木在顾惜觉的掌中忽大忽小、忽明忽暗,许久也不成幻化出形状来,凤南歌有些心急的问道:“星君,你是不是藏私,拿了块不太好用的姻缘木出来糊弄我。”

  巫夷天尊噘着嘴轻哼道:“你这丫头不识货就算了还不识好歹,我这姻缘木可比当年你父亲给你母亲那块都要珍贵的多,用在你这里我还怕暴殄天物了。”

  “你的东西好坏还不都你说了算。”说完也不管巫夷天尊气红了的老脸,看向自己的父亲焱奕天君,问道:“老爹,你当年的姻缘木幻化的是什么送给娘的呀?”

  焱奕天君似想起了尘封许久的事,目光柔和的说道:“凤家至宝,木玉簪。”

  比起烛日天的天君印玺,木玉簪的确被焱奕天君凤烈阳视作至宝,毕竟印玺丢了大不了不做这个天君,可木玉簪要是没了,凤烈阳的魂灵怕是立马入混沌。

  凤南歌紧紧地盯着顾惜觉手中的那块姻缘木,期待着属于他们的定情之物,直至姻缘木终在顾惜觉的掌心幻化成一颗米粒大小的种子,顾惜觉朝着凤南歌递了过去,“给你。”

  “这是什么?”

  “应该是姻缘树的种子吧。”

  观礼台上一片哗然,有知晓个中缘由的小仙开口道:“这姻缘木化种是最低级别的姻缘定情了,那下三域里的修士随便找个三五年的姻缘木用以定情后幻化的就是姻缘树种,姻缘化种是修士界的手段,这芳华境主好歹也是上神之位,怎么也幻化出这么个东西来,还是十万年的姻缘木,当真是可惜了。”

  “就是就是,而且树种还小成那样,能不能养活都不知道。”

  “烛日天和芳华境这么大排场的联姻,最后幻化出的这棵树种还不知道能不能栽活,要是成了死种,怕是会沦为九重天阙的笑话。”

  “所以任这梓君上神仙家背景再是强悍,怕是也没能让芳华境这位冷冰冰的境主上心吧。”

  明月台前观礼的众仙议论纷纷,直至众仙中透出一股子寒冰气息,不断有人被冻成冰柱,而且都是方才聒噪之人,这是顾惜觉的冻灵术,众仙这才看向顾惜觉,更觉深寒无比了。

  顾惜觉看着手中的树种,微微皱眉道:“或者……我再幻一回。”

  “再幻一回?小子,你当我这姻缘木是捏泥人吗?姻缘木一生只能幻化一次,从一而终也是这个理,哪能任由你重来。”

  凤南歌一把抢过他掌心的姻缘树种,会心一笑道:“我很喜欢这棵种子,我会好好养活它的,一定让你看到高耸入云的姻缘古树。”

  音落,她又好奇的问道巫夷天尊,“星君,这树种长大以后会开花吗?如果开花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开花?你先养活了再说吧,爬都没学会就想学飞,你倒是也敢想。”

  巫夷天尊一挥衣袖,无奈道:“行吧,这礼也算成了,你俩好自为之,记住我说的话,莫失初心空成憾。”

  看着渐入瀚雪宫的这对道侣,巫夷天尊摇着酒壶,晃着脑袋自语道:“命不可为……命不可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