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三章 洛河杀戮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4069 2019-11-19 09:06:06

  这棵姻缘古树在南亭向晚听了凤南歌千年的心事,从刚入芳华境时的雀跃到后来安之若素。

  顾惜觉以夫妻之礼待她,但二人之间却无夫妻之实。

  其实对于九重天阙这些几乎享有无尽寿命的仙神大家,结为道侣虽与凡间的结发夫妻一般相处,可是源远流长的时光之河始终会冲淡那一抹悸动。

  有时候跟多的是道侣间相互扶持的清修,甚至道侣间修个万把千年彼此看腻了也就好聚好散的离了,人世间的戏文中唱着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在这九重天阙可是凤毛麟角,毕竟神的一生太长了。

  可是凤南歌却有自己的执拗,凡人都能做到的白首不相离,神仙为什么就不行了。

  月光下,她的眸光映射出坚毅的光彩,体内神力运转汇于掌心,右手的手掌缓缓靠近心口。

  捻指幻化为一柄匕首,轻轻地在心口上一划,细汗布满额前,嘴唇微微抖动,似在强忍着心口的剧痛,指尖一抽,一滴心头血飞溅而出,落到了姻缘古树的根部。

  神力收回后,凤南歌身体重重地朝着地面摔去。

  “唉……这一千年来我的身体还真是弱得不行,看来还是得闭关清修一段时间调理一下神力,否则怕是连疏雨都打不过了吧。”

  “你还知道自己神力虚弱需要调理啊。”

  摔在地上的凤南歌一惊,看向怒气冲冲的朝着自己跑来的疏雨,有些心虚的说道:“疏雨,你怎么也学我大晚上不睡觉瞎逛呀,不过还是这里助眠,刚站了一小会儿就有些困了,啊……我先去睡了啊。”

  说完就从地上爬起来准备逃遁,却还是被疏雨眼疾手快的给抓了个正着,“凤姐儿,你知道自己一说谎话眼珠子就会不停转悠吗?”

  凤南歌转着眼珠子,故作坦荡的说道:“有吗?明明就是风大吹的。”

  疏雨凑近姻缘古树嗅了嗅,脸色更差了,“凤姐儿,你怎么又取心头血去滋养这棵古树,当初我们明明约定好的,百年方取一滴,而且还必须有我在场,距离你上次取心头血才过三十年,你怎么又取呢?”

  凤南歌眼珠子又转了转,一脸恍然的说道:“什么?原来才过去三十年啊,你瞧我这记性,我以为又到百年了,血亏了血亏了。”

  “凤姐儿——”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你看你皱起眉头来像个小老太婆似的,我这儿取都取了,难不成还能让它还回来啊,我答应你,下不为例好不好?”

  疏雨运转仙力朝着姻缘树念诀而去,片刻之间,便在姻缘树前布下了一个结界,一张俏脸仍旧是板着,不容反驳的对凤南歌道:“下次取血,一百七十年后。”

  “不行不行,它都被我养娇惯了,撑不了那么久的,要不七十年零三个月好不好……我们饿它三个月……”

  “疏雨……小疏雨……我可爱善良的小疏雨……我可爱善良美丽动人活泼大方的小疏雨……”凤南歌拉着疏雨的衣袖把自己在戏文里记下的所有夸人的词汇都用上了。

  就在两人拉扯着在姻缘树前讨价还价的时候,整个南亭向晚突然间就暗了,只剩下微凉的月光笼罩着陷入黑暗中的南亭向晚。

  疏雨看着黑漆漆的楼阁有些发愣的说道:“怎么回事?长明灯怎么灭了?”

  凤南歌突然想到什么,心口漏跳半拍,“是洛河镇。”

  音落,凤南歌化作一条流光朝着南域的方向飞了出去,疏雨跟在她身后在化作流光飞出。

  两道流光划过紫金门,守卫感受到了凤南歌外放而出的上神之气,心道:“梓君夫人这么晚了,急匆匆往下三域的地界飞去作甚?还是先禀报境主吧。”

  凤南歌带着疏雨刚入洛河镇的地界就听见一阵扰人心智的萧音,曲调低沉宛如一首哀乐。

  凤南歌心下越发不安,她循着萧音往洛河镇的凤仙庙赶去,血腥味浓厚起来,直到一具具洛河镇村民的尸体鲜血淋漓的出现在凤南歌的眼前。

  她也曾是见惯了杀戮的,可眼前这些凡人的尸体却让她心口微微抽痛起来。

  萧声在此时更加清晰起来,凤南歌甚至感受到了萧声中那一缕缕的上神之气,她急速飞驰而去,终是凤仙庙前落了下来。

  庙宇前尸体横陈,凤南歌往庙观里望去,那里的尸体竟堆了起来,将她两丈多高的神像挡去了大半。

  她手握成拳,周身神力运转而起,唤出碧魂,剑指执萧之人。

  黑色斗篷笼罩下的吹箫之人遂停了音,取下罩于头顶的斗篷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容。

  看着眼前怒不可遏的凤南歌,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来,“梓君上神是要为了这些恶贯满盈之徒与我相斗吗?也好,近来新悟出一首音杀之曲,还请梓君上神指教一番。”

  月影萧置于唇边,曲声响起似是悠扬的音节中隐藏的杀机,在曲声中四方突然袭来万千利剑,以凤南歌为靶心,剑刃锋利无比。

  凤南歌挥出碧魂,剑气如屏障,轻巧的便挡下了四方而来的剑雨,凤南歌疑惑着月影萧吹奏出的音杀之曲不该只是这般攻势,宋温言究竟要做什么?

  疏雨唤出赤炎攻击宋温言,竟不小心割破了宋温言隐藏在音杀之曲下的结界,结界一破,疏雨便看到了被宋温言藏着的一个个被神火炙烤着的生魂。

  “凤姐儿,这个杀千刀的是要炼魂。”

  炼魂,以生人魂魄炼制出的魂气可入丹可融器,还可成就神级大阵。

  凤南歌手执碧魂,怒斩一剑,清幽的光芒破开万千剑雨,将这一柄柄利剑全都化为尘埃。

  “九重天阙早有铁律,炼制的生魂者,必得是大奸大恶之徒,你犯下今日杀戮,是要入魔吗?”

  宋温言转着手中的月影萧,冷笑道:“我方才不是同你说了,这些生魂都是恶贯满盈之人,况且他们可是自相残杀而死的,与我无关。”

  凤南歌面色阴沉的看着宋温言,随后,她寻了一具双鬓斑白的老人家尸体,以神识探入观其生平。

  老人家原也是一位二八年华的少女,因洛河镇的村民每每生病都要走上七八十里路去最近的修士城池求医。

  可是那些大夫哪里又会给洛河镇这样一个没有修士的村镇里出来的人看病了,更何况他们能拿得出手的只有自己栽种的粮食。

  后来少女自愿卖身到一个药铺里为奴十载,而后回到了洛河镇成为了洛河镇唯一的大夫,一生救人无数,不求回报。

  收了神识,凤南歌眼中恨意更甚,“宋温言,这就是你口中的恶贯满盈,一生未嫁,只为一颗济世救人的纯良之心,你……真是该死……”

  碧魂剑再次斩出,宋温言闪避开来,再次吹奏起音杀之曲。

  曲风中幻化而出的利刃光芒被气极了的凤南歌挥剑一一斩碎,即便是一些零碎的音芒偷袭而过在凤南歌的身上留下一道道小小的划痕,她似乎也不愿转攻为守。

  上神之间的决斗,疏雨这个上仙是完全帮不上忙的,她只能看着那些音芒掠过凤南歌的皮肤,血丝渗出沾染了凤南歌月白的裙衫,可杀红了眼的凤南歌根本不管身上这些小伤口,依旧攻势不减的朝着宋温言砍去。

  疏雨一时间有些慌了,唤出赤炎朝着偷袭凤南歌的音芒砍去,只听月影萧吹出的音杀之曲音节一转,无数音芒突变方向朝着疏雨飞去。

  神力操控下的音芒哪里是疏雨注入仙力的赤炎能够抵挡的,音芒汇聚为一柄长刀朝着疏雨头顶砍去,散发着清幽之光的碧魂,剑尖抵至宋温言咽喉半寸之处,只要剑气一震,瞬间便能取了宋温言的神元。

  可是,疏雨的心口处也有一枚音芒抵在了那里,杀机四伏。

  宋温言眼中毫无惧意,嘴角仍是挂着邪魅的笑,“凤南歌,你这上神之位倒也实至名归,可惜了,好不容易就能将我斩于碧魂之下,却不想被一个仙奴掣肘……”

  他的话还未说完,剑气就震动起来,与此同时,疏雨心口的音芒也划破了她的皮肤,“你最好稳住碧魂的剑气,否则我的音芒可不懂怜香惜玉。”

  凤南歌右手突然收剑,宋温言身体一松,却见凤南歌左手汇聚神力朝着疏雨心口的音芒重重一捏,音芒碎裂。

  凤南歌飞向疏雨,汇聚神力在疏雨心口处的伤口上一抚,划破的肌肤瞬间愈合。凤南歌看向宋温言,他并未离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就在这时,一名女子手持利刃追着一名三四岁的男孩跑了出来,女子眼中一片漆黑,像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女子举起手中的利刃朝着男孩的头颅砍去,凤南歌以神力朝着女子手中的利刃一指,神力入盾牌般刚要当下女子手中的利刃,却听“咣当”一声,月影萧飞驰而来击退了这股阻碍女子挥刀的神力。

  一声孩童的惨叫划破长夜,血流如注的孩童缓缓倒下,澎涌而出的鲜血溅到女子的眼中,原本一片漆黑的双眼瞬间恢复清明,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男孩,女子嘶吼着惨叫出声,“我的孩子……我……我亲手杀了我的孩子……啊……”

  女子心志崩溃,举起手中仍旧鲜血淋漓的利刃刺入了自己的心口,宋温言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嘴角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得意的开口道:“最后两个漏网的生魂总算是凑齐了。”

  凤南歌微闭双眼,心口如巨石一次次重砸而下,这就是天道选出的上神,这就是受众生香火供奉的上神,凤南歌第一次觉得上神二字有些让她恶心,“宋温言,你不配为神。”

  看着凤南歌眼中的痛楚,宋温言笑得更加开心。

  “凤南歌,九重天阙中如我一般的上神可多了,众生于他们而言不过蝼蚁,这些蝼蚁能够有幸死于神力之下也算是他们的造化,更何况你也看到了,我可没动手杀他们,是他们自己动的手,我不过是守在这里抓些生魂炼制而已,你可不能冤枉我。”

  “黑瞳之内的死气出自于你的月影萧。”

  听到“死气”二字时,宋温言的神色方才透出一丝的不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魔魂界的死气怎会出自一位上神之手,除非……宋温言,你入魔了。”

  凤南歌看向一旁的疏雨,“疏雨,一会儿离我远些。”音落,凤南歌念诀轻点眉心,“烈阳照棺椁,诛魔祭山河。”

  夜空里似有红云翻滚而来,漫天的红光将这诡异的黑夜浸染,凤南歌缓缓升至半空,一声凤鸣,腋下生出双翼,如烈火般飞腾而出,似要燃尽这黑夜中的浊气。

  凤南歌如浴火重生的凤凰包裹在铠甲之下,眼中尽是杀意红光,宋温言见此方寸大乱,他死死地盯着远空中的凤南歌,难以置信的说道:“凤烈安对你这个女儿可真好,连凤魂战甲苍邪都给了你。”

  风魂一出便是滔天火海的杀气,无数凝聚了风魂杀意的火焰朝着宋温言飞去。

  风魂双翼之下,即便拥有上神之体的宋温言也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凭借着神力四处躲闪逃窜,直到他感受着体内快要枯竭的神力,孤注一掷用月影萧将洛河镇所有人的尸体汇聚成为护盾。

  风魂的烈焰碰触到那些血肉之躯的瞬间便灰飞烟灭,而此刻的凤南歌早已杀红了双眼,她入主神位不过数千年的时光,凤魂战甲本不是此时的她能够动用的,可宋温言已然入了魔,上神入魔,唯凤魂方能击杀。

  可是凡人之躯的血肉之气还是让凤南歌有所触动,那些血气之中混杂着死者生前的惊惧和哀嚎,“凤南歌今日在此立誓,洛河三千亡魂之仇,我来报,三千亡魂之怨,我来平,若违誓约,神元消散,永坠混沌。”

  就在凤南歌被血肉之气触动之时,宋温言释放出一股魔烟,朝着疏雨飞去,凤南歌来不及多想。

  飞身而下,伸展双翼挡在了疏雨的面前,而宋温言却是借着这个空隙,化为一束流光,急速朝着芳华境的方向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