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五章 神罚天律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3448 2019-11-21 08:45:31

  “南亭向晚的梅林……”所有的疑问似乎都在此时得到了解答。

  凤南歌手指清弦思,只问了顾惜觉一句,“她……就是你在梅林设阵的原因吗?”

  顾惜觉眼神复杂的看着凤南歌,许久后才缓缓地点下了头,他的承认如亲手扼制住她的喉咙一般,让她难以喘息,她苦涩的再次开口,“心中既已有了牵绊,为何又要与我结为道侣?”

  不等顾惜觉回答,宋温言断续的咳嗽声间杂着一丝快意,开口道:“顾惜觉只有和你结为道侣才能名正言顺的让你住到瀚雪宫,南亭向晚本就是弦思的住所,她的神元养在了南亭向晚的地底,神体沉睡在梅林,自你住进南亭向晚,她的神元便不断在恢复,你这器皿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所以我家凤姐儿千年来不但修为没有半分精进,就连神体也虚弱畏寒,原来都是你们……你们这群骗子……竟骗了我家凤姐儿千年……可笑我家凤姐儿居然还为了那棵破姻缘树……”

  “疏雨——不需多言,倒是我妄想了。”

  凤南歌眼中溢满了雾气,但她一直强忍住,心底有个声音不断告诉她,凤南歌,你不能哭,不能在他的面前留下一滴眼泪,不能因为此时的脆弱从他那里换取片刻怜悯,不能视敌以弱。

  终是忍住了眼泪,艰难的开口道:“第一次见你时我才三千岁,万年一届的三境大比定在了烛日天,你手执傲雪同连幽君战了三天三夜,即便受了伤眼中也无半分波澜,那时我就在想,这人该不是修行修傻了吧。”

  “后来你连胜连幽、兰河两大境主,芳华境终因你在万年大比中荣升中三境之首,可你依旧是无悲无喜,直到你离开烛日天时在玄武崖错救下我,那日刚好是我母亲魂归混沌的祭日,她的神墓就在玄武崖底。”

  “那里也是离混沌墟最近的地方,你误以为我要跳崖,将我救下,还冷着脸训斥我不该自断修行,我本就思母伤怀,被你训斥之后便不管不顾的哭了起来,你手足无措的唤出傲雪剑灵,捻决成雪,我在玄武崖上看着满天飞雪,只望了雪下伫立的人一眼,便私藏于心底数千年。”

  她诉说着于他的相遇,诉说着爱恋开始的那一幕,诉说着心底的那场雪,可终究只是一个人的故事。

  “顾惜觉,你该直接告诉我的,用玄武崖上的那场雪来换千年的神魂温养,于我而言也算值了。”

  顾惜觉想要说什么,却终是沉默了下去,就连一心想要看凤南歌笑话的宋温言也在此时闭口不言。

  反倒是听了半天故事的清弦思柔声开口道:“梓君上神,长白借你神元为我养魂一事,是我们不对在先,你为我养魂千载,于我为重恩,我愿剥离神魂内属于你的神元之气,希望你不要再为难长白和言之了。”

  清弦思说着便要开始运转神力剥离体内的神元之气,还好顾惜觉及时制止住,他紧握住清弦思的手,目光看向凤南歌,“能让弦思神魂恢复的唯有你神体内的月神神元,此事算是我欠你的,至于你受损的神元之气,我可以将我神元之气补给你。”

  正当顾惜觉准备抽离自己神元之气时,神魂突然不受控制的惊惧起来,他猛地望向远空,那里似有一阵空间波动传来。

  神魂的惊惧感不仅是顾惜觉感受到了,林肃、萧赫、牧也他们的神魂同样也在惊颤,就连身着凤魂的凤南歌神魂都有一丝的不安。

  这是……天尊的神魂镇压。

  顾惜觉看向宋温言,发现他似乎并未感觉到,一瞬间他便了悟,皱眉看向远空的那处空间波动,“元夙天尊撕裂空间降临芳华境不知有何贵干?”

  元夙天尊立于坐骑轩辕天鹰之上自波动裂缝中飞出,他双手负于身后,神魂镇压并未撤去,立于高处,桀骜的俯看一众上神,目光最终停在了宋温言的身上,

  “不成器的东西,被一个毛丫头打成这般模样,丢人。”

  宋温言沉声道:“我的事不劳元夙天尊费心。”

  元素天尊似乎早已习惯了宋温言的这般腔调,也不多理会,反倒是神色阴沉的看向凤南歌,“我的儿子虽不中用,但也轮不到你这个小辈来教训。”

  凤南歌拧着眉望着轩辕天鹰上的元夙天尊,朗声质问道:“神罚殿不是向来督查诸神之过,刑责分明的吗?贪狼神君宋温言杀戮洛河三千凡人,炼制生魂,此过该当何责?”

  元素天尊眯着眼审视凤南歌半晌后冷笑道:“你说宋温言杀了洛河三千凡人,可能拿出证据来?”

  “亲眼所见。”

  “笑话——如你这般说来,我还怀疑你才是杀了那三千凡人的罪魁祸首。”

  凤南歌怒极反问道:“你如此颠倒黑白,又能拿出什么证据?”

  “证据……自然是有的。”元夙天尊朝着凤南歌的方向轻轻伸手一抓,凤魂战甲微微抖动一下后,无数腥红的血液自凤魂双翼下飞升而上不断汇聚于元夙天尊的掌心,“这些血肉之气藏于你的凤魂之中,若非你亲手碎裂凡人躯体,怎会沾染如此多的血肉之气呢?”

  “那是我唤出凤魂强攻宋温言时,被他以凡人尸体挡下我的攻势这才沾染这些血肉之气的。”

  “哼,强词夺理,来此之前我已亲自去过洛河镇,那里只有你一人的气息存在,你在洛河镇炼制生魂后怕事情败露便跑到这贪狼神府栽赃给宋温言,唤出凤魂还想要对宋温言一击必杀,死无对证吗?”

  凤南歌目光冷冽的看向元夙天尊,“好一个公正严明的神罚殿,诸神之过便由你一人说了算吗?”

  “九重天阙其他地方的神罚殿我管不着,但在芳华境……的确是以我为尊。”

  凤南歌清冷一笑,“既如此,那便战吧。”

  以上神之体战天尊,这怕是九重天阙头一遭了。

  “以我之念,祭天诛神,天地裂,苍邪现。”凤南歌耗费神元,唤醒风魂苍邪,烈焰双翼在她唤醒苍邪的那一刻,便从她的身后分离而出,成为一只真正浴火重生的凤凰。

  苍邪脱离于凤南歌后化身数十丈的火凤,火凤震动双翼带着肃杀的烈焰神火飞向元素天尊,元素天尊皱眉看向烈焰中的火凤苍邪,竟不由自主的运转了八成天尊之力汇聚于周遭结成了屏障。

  火凤苍邪一遍遍的朝着那道屏障撞击而去,可屏障在多次撞击之下仍然完好无损,与苍邪神魂相连的凤南歌调动全身神力融入苍邪之中,巨大的烈焰双翼再次展翅重击,元夙天尊的屏障在这一瞬间突现一道裂痕。

  顾惜觉紧张的盯着凤南歌,全身运转神力,做好随时将她救下的准备,而在他身旁半个身子都趴在地上的宋温言见到天尊之力凝结出的屏障被凤南歌冲破时,眼中露出一抹惊叹。

  他从未想过自己这位入主天尊的父亲也有被上神挑衅的时候,而且天尊之力凝结出的屏障居然会被一个神之力给攻破,他在这一刻对凤南歌倒是有些佩服了。

  元夙天尊生疑道:“你入主神位不到万载,怎能让苍邪发出如此攻势,不对……难道这才是你炼制生魂的原因,化生魂为苍邪之力,所以才破了我的天尊之力,凤南歌,你还要如何狡辩,上神残杀凡间生灵,炼制生魂,罪犯杀戮,三千生魂按神罚殿的天律当……受十道天雷之罚。”

  “哈哈哈……”凤南歌只觉可笑,“善恶混淆、黑白颠倒,你与魔尊有何区别,神罚殿与魔魂界又有何区别?”

  “哼,冥顽不灵。”元夙天尊挥掌成决,以体内天尊之力引动天雷,一时间,雷云颤动,漆黑的夜色愈发死寂。

  “轰隆——”

  第一道雷罚迅猛而至,天雷之中似还夹杂着天尊之力的波动,就在凤南歌冷漠的看着这道天雷准备硬抗下的时候,一道赤红的流光瞬移到了她的面前,生生的为她挡下了这道天雷,还未等凤南歌反应过来,又是四道天雷齐齐降下,同时轰在了那道赤红流光上。

  凤南歌看着那道流光显现出来的人影时,身子不自觉的颤抖着,当第六道天雷轰下时,凤南歌竟燃烧起了自己的神元,发了疯似的朝着那道人影飞去,

  在第六道天雷轰下的瞬间,她终是将那代她生受了五道雷罚的人影紧紧地护在了身下,雷罚中隐藏着天尊之力果然比一般的天雷还要痛彻骨髓,即便体内还残留着她母亲的半颗神元,面对这道天雷,她依旧是无法抵抗。

  她抱起身下护着的人,声音都在抑制不住的发抖,一直隐忍着泪水的凤南歌终是在一次次的冲击下再也无法支撑下去了,她痛哭着唤道:“疏雨……你怎么这么傻啊,这天雷是你一个上仙能扛住的吗?”

  疏雨艰难的伸出手来想要为她拭去不断落下的泪珠,“凤姐儿……不要哭……我一点都不疼……就是……就是想睡觉了……以后……可能没有办法再待在你身边吵你闹你了,你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啊……”

  为凤南歌拭泪的手突然落下,疏雨的神元终在此时溃散而出,神魂连同着神体在凤南歌的怀里慢慢淡化直至消失,以上仙之体生受五道天雷之罚,只能是烟消云散留不下一丝痕迹。

  “啊——”

  修行万载,虽入上神,却也只能看着自己的妹妹神魂消散于眼前。

  执念千年,虽入芳华,却也不过是她人神魂温养的器皿。

  是非对错、善恶黑白也能玩弄于掌间,这便是九重天阙的诸神之道吗?

  凤南歌目光冷冽的看向元夙天尊,“敢问元夙天尊,若神罚有误,天律又当如何定罪?灭了神罚殿吗?”

  “神罚天律岂是你能轻易质疑的,你不过一个小小的上神,即便那个半只脚入了天尊的凤烈安,在我眼里同凡人修士也无区别。”元夙天尊有些不耐烦的看了眼凤南歌,“你还剩四道天雷,能不能扛下就看你的命了。”

  他的话刚说完,四道天雷便乘风破浪般的席卷而来,天雷中的雷火之力有一种撕裂神魂的恐怖力量,就连三大战将感受到了一股神魂的恐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