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六章 封棺万载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3270 2019-11-22 08:58:34

  顾惜觉运转神力唤出傲雪正欲上前为她抵挡天雷,清弦思却在这时拉住了他。

  “长白,我知你心中对她有所亏欠,可元夙天尊所言洛河的杀戮皆是因她一手造成,世人皆要为自己的所做之事负责,上神也应如此,更何况……若说亏欠该是我欠她更多,即便要还也该是我去。”

  清弦思运转神力正欲飞身而起,却被顾惜觉制止了,“莫要胡闹,你的神魂好不容易修补好,即便离那天雷稍近一些都会有所损伤,你在此处哪也不准去。”

  清弦思始终不放开他的手,“你若要去便把我也带上,我欠的恩,我自己还。”

  就在两人拉扯之间,四道天雷以惊天之势对准凤南歌轰然砸下,凤魂伸展羽翼将她包裹住,可是同时降下的四道天雷,即便是凤魂也被轰碎,一起碎去的还有她自己的神元,若非月神的另外半颗神元还在,凤南歌此时怕也唤作尘埃消散天际了。

  神罚殿的十道雷罚总算是结束了,被清弦思纠缠住的顾惜觉此时才得以挣脱而出飞身至凤南歌的身旁。

  看着半跪在血泊之中的凤南歌,他的心口竟不自觉的抽痛起来,这种感觉让他的呼吸有些急促。

  手足无措的想要将血泊中的人影扶起,伸出的手却在触碰到她肩膀的瞬间被她突然抬起的清冷目光给制止住,“我……带你回……南亭向晚……碎掉的神元我会想办法帮你……”

  “顾惜觉……你觉得此时的我……还会在乎一颗神元吗?”

  她咬牙忍住周身痛彻神魂的剧痛,一点点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原本月白的裙衫浸满血渍,衣裙残破却已是血色腥红。

  她目光如火的扫向眼中闪过震惊之色的元夙天尊,“神罚殿的十道天雷,凤南歌记下了,天尊可要保重神体,后会有期啊。”

  面对神元破碎的凤南歌这番不足为惧的威胁,身为神罚殿殿主的元夙天尊本该一笑置之的,可不知为何元夙天尊就在那一刻心神莫名的一紧,哼,仅存半颗月神神元的小辈,还能掀起多大风浪来。

  元夙天尊一甩衣袖,卷起重伤的宋温言便再次破开虚空乘着轩辕天鹰离开了。

  顾惜觉挡在了正要离开的凤南歌面前,轻声问道:“你要去哪?”

  “回烛日天。”

  “你不能回去。”

  “为何不能回?”

  “因为……因为九重天阙皆知,你是我芳华境的境主夫人。”

  “我倒忘了……”

  凤南歌强行运转体内所剩无几的神力,而后朝着瀚雪宫的南亭向晚飞去,顾惜觉也飞身跟上,直到见她落在了南亭向晚的半空处,唤出碧魂,朝着正中央那棵似隐隐有着花开迹象的姻缘树一剑斩去。

  傲雪随后飞出却也不及阻止,姻缘古树就这般被碧魂劈成了两半,“定情之物已毁,你我……各生欢喜吧。”

  看着毁去的姻缘树,顾惜觉久久无法回神,直至凤南歌化作流光飞去,他才醒过身来,看向她离去的方向,自语道:“烛日天已乱,我虽不愿你回去,却也再无借口留你了……”

  凤南歌飞抵烛日天的东凰宫,一路上的守宫神卫似乎全都换了新人,没有一个是凤南歌认识的,若非凭着凤魂战甲,凤南歌连未央门都入不了。

  她拖着重伤的身体寻到了焱奕天君的流火殿,看着殿内天君坐台前头戴天君云冠背对着她的人,凤南歌终是卸下所有防备,柔声唤了一句,“老爹……我回来了。”

  当天君坐台前的人影转过身来时,凤南歌猛地一惊,本能的唤出碧魂执于手中,呵斥道:“凤烈阳——怎么是你?我父君呢?”

  凤烈阳摸着胡髯,阴柔的凤南歌道:“凤南歌啊凤南歌,本君好歹也是你的大伯,如此不知礼数没有教养,真是被我那大哥给宠坏了,难怪会犯下神罚殿的杀戮大罪。”

  凤南歌冷冷的看向凤烈阳,“你当年奸污月神宫仙娥早已被我父君从凤族除名,终生不得再入烛日天,你怎么敢……怎么敢出现在流火殿……我父君呢?”

  凤烈阳听着凤南歌旧事重提,心中怨气更重,沉声道:“我当年看上的不过是看上了琴韵身边的一个仙奴,你父君却为了那琴韵将我这个至亲之人逐出烛日天,八万年来我受尽屈辱,九重天阙无一地能够容得下我,还好……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他一顿,得意的笑道:“你不是问你父君去哪里了吗?他在玄武崖上凝聚洪荒古阵,妄想找出混沌墟的入口,可惜……他未入天尊便妄图动用洪荒古阵,被古阵反噬掉落玄武崖,烛日天因他这么个荒唐的行为差点被玄苍天和乾坤天蚕食,还好族老们明智,将我召回,这才解了烛日天祸乱之危,如今你回归,按规矩该是尊我一声天君的。”

  老爹定然是为了娘亲才动用洪荒古阵的,只是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提前知会我一声了,玄武崖下是昆仑虚的黄泉路,没有人真正下去过,或者说下去的人都已入了混沌,想到此处,凤南歌竟有一丝绝望之感。

  她抬头冷笑着望向凤烈阳:“整个烛日天能配得上天君尊位的只有我父君凤烈安一人,你修道诡变,早已失了本心,你若为天君,这烛日天怕是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上三天最肮脏的地方。”

  “看来你还没有认清形势,如今的烛日天早已不是千年前你出嫁之时的烛日天了,如今的烛日天……一切以我为尊,在你回归之前,元夙天尊早已给我发出了神罚殿的阴阳令,令上严明你在洛河的种种恶行,虽说神罚殿已然罚下了十道天雷,可是你的杀戮之罪终究不是十道天雷就可平息的,所以……神罚殿要你沉入罪孽海,封印万载。”

  “颠倒黑白的神罚天律我已然承受,无论是你还是他元夙天尊都没有资格让我沉封罪孽海。”

  “阴阳令已出,这可由不得你。”

  凤烈阳释放出周身神力,威慑着只剩下半颗神元勉强支撑着的凤南歌,碧魂在凤南歌的手中止不住的抖动着,她神元太虚弱了,没有办法以神力支撑着碧魂的剑灵。

  “噗——”一口鲜血吐出,凤南歌朝着东凰宫四周以稀薄的神力长声喊道:“我父君护佑凤族数十万载昌盛太平求的就是各位族老此刻的冷眼旁观吗?”

  “你不用白费心思了,若只是我,他们或许还能保下你,可惜……你惹到的是神罚殿,若是他们敢救下你,那么下次发出阴阳令的可就不是芳华境的神罚殿了,烛日天的神罚殿……可没有芳华境的那般温和。”

  音落,凤烈阳朝着凤南歌一掌拍下,随后朝着凤南歌的心口处虚空一抓,似有一个铁钩勾住了凤南歌的神魂,钻心的剧痛让凤南歌嘴角溢出血渍来。

  随着凤烈阳的用力一扯,凤魂战甲苍邪被活生生的从凤南歌的神魂深处剥落而出,飞到了凤烈阳的手中。

  “凤魂苍邪不愧是天尊至宝,生受了天雷之刑后居然仅是三成战力受损,在你手中倒是淹没了它的威名,你既要沉封罪孽海,凤魂战甲就由本君暂代你保管吧。”

  凤烈阳再次发出一掌,犹如山河之重,压在了凤南歌本就残破不堪的神魂之上,一次次的攻击,一重重的剧痛,凤南歌终是承受不住,神元如被利刃切割一般,在撕心裂肺的痛楚中闭上了眼睛。

  碧魂还来不及召回神魂之内,在她倒下后,重重地落在了地上,清幽的冷光四散而开,似乎碧魂剑灵也感受到了她的苦痛,凤烈阳走过来捡起掉落的碧魂,眉目含笑间将碧魂收走,而后看了一身血衣昏倒在流火殿中的凤南歌。

  “你既为烛日天的天之娇女,我便以烛日天最浓重的礼节送你入罪孽海,你就安心的沉封万载吧……也不对……谁能在罪孽海待上万年了,哈哈哈……”

  这里是下三域与魔魂界的交界地带,有妖、有魔、有修士、还有神仙,唯一没有的就是规则。

  修为的高低界定着这里的生死,神灭魔,魔诛神,修士和妖结盟斩杀上神又或者上神同魔结伴灭掉修士宗门,这些混轮不堪的厮杀在此地比比皆是,因为没有规则的束缚,神魔在此皆被一视同仁的看待。

  战力才是此地的生存之本,因而九重天阙将此地称为堕落渊。

  堕落渊也是九重天阙中唯一不受神罚殿管辖之地,也有许多神门仙宗将此地当做是门下弟子的历练之地。

  但真正到此历练者也少之甚少,因为在这里神罚殿的天律教条统统作废,唯有强悍的实力才能获得尊重。

  堕落渊的最北边有着一片风暴肆虐的海域,海域中囚禁着神罚殿数十万年来镇压着的魔兽神魂,这里便是罪孽海。

  因为这里镇压了数十万载的魔兽神魂的缘故,所以怨气之深若是被一般上仙沾染此地怨气,怕是当场烟消云散,仙骨无存。

  当风暴云再次肆无忌惮的游走于海面上时,神罚殿的四名身穿紫衣的殿灵卫托着一方上着铁链的石棺降落在了海岸之上。

  为首的一名殿灵卫唤出阴阳令的令符送入石棺之中,随着令符的打入,石棺朝着罪孽海深入沉入。

  唤出令符的那名殿灵卫看着沉入海底的石棺,颇为不满的说了一句,“我们四人虽说受命在此镇守石棺万载,但罪孽海深处的那些魔兽神魂怕是用不了千年就能将石棺中那位的神魂啃食殆尽,我们也能早早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其余三名殿灵卫连连附和点头,而后各自占据四方,定住神魂盘膝而坐准备入定千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