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七章 红梅少年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3195 2019-11-23 11:17:18

  一晃三百年过去了,堕落渊的罪孽海依旧风暴肆虐,怨气飘荡在海面上,更让此地显得死气沉沉。

  罪孽海被堕落渊的人唤作乱葬岗,但这里最恐怖的地方不是罪孽海的深处,而是罪孽海正中央的一处千年才显现的巍峨山峦。

  每一千年这里都会从海面升起一处高耸入云的山峦,而山峦之中还会出现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那些运气不好刚巧遇到罪孽海千年一出的山峦之人,全都陨灭在了此地。

  没有人知道山峦出现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当堕落渊的人看到北方突现的那处山峦时,不自觉的往相反方向逃离。

  因为山峦现于罪孽海的奇观也就千年一回,所以很多初入堕落渊的人都不知道这个隐秘。

  堕落渊的古籍列传中曾有记载,当罪孽海的风暴突然平息,海面重新归于平静,怨气四散而逃,似有日光破晓而出,那是杀神踏浪而来的警示,也是罪孽海最恐怖的时刻。

  神罚殿在此地守了三百年的殿灵卫在这一日看到了古籍列传中所描绘的景致,从一开始的风暴平息,再到海面静止,最后连一丝怨气都感受不到。

  四名不曾看到堕落渊古籍列传的殿灵卫疑惑着聚到了一起,他们齐齐的看向海面上缓缓升起的红日,其中一名殿灵卫疑道:“难道是哪位天尊大能降临此地才引来这般声势的吉兆?”

  另一名殿灵卫也觉得唯有天尊降临才能引发罪孽海的异象,随后朝着远空中朗声喊道:“敢问是何方尊神亲临此处?”

  轰隆——

  巍峨入云端的山峦缓缓地自海中央显现而出,山峦周遭仙雾缭绕,与这平静下来的罪孽海映衬而出,倒真像极了一处隐世的仙岛。

  四名殿灵卫的神魂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就连神元都开始慌乱不堪的在体内四窜,这不仅仅是神魂镇压,这是来自于神魂深处的震慑,四名殿灵卫双腿一软,本能的就跪了下去。

  只听山中传来一声极为不和谐的哈欠声。

  随后在日光的映照下,一人身着莹白的流光长袍,腰间挂着曼珠沙华的血玉,如墨的发丝被一条朱红的流苏发带松散的束着披在身后。

  眉心处似有一颗朱砂红梅痣从他雪色般晶莹剔透的肌肤中透出,如雪中红梅点于眉心。

  这般倾城之姿若生于女子怕是要祸国殃民,可从这山中走出之人偏偏是个美少年。

  只是清冷的眸光透出的邪魅又让人不觉生出惧意来,他赤脚走出踏浪而来,雪白的脚掌踩在飞出的浪花下,一步一浪花的朝着海岸上的四名殿灵卫而来。

  赤脚落于海岸上,挥手间浪花便化为座塌,慵懒的身姿坐靠了上去,浪花的水汽不染半点衣尘。

  一名跪倒的殿灵卫声音颤抖着声,小心问道:“不……不……不知……尊位……是……是何方大能……我……我们……四人……是芳华境神罚殿……元……元夙天尊殿内紫灵卫不知尊……尊位在此修行,多有打扰……还望……尊位赎罪。”

  神罚殿的殿灵卫一共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阶等级,虽是都已入主神位,但紫灵卫为最低级别。

  美少年似在闭目养神,忽闻这紫灵卫断断续续的念叨半晌,颇为不耐的亲启淡红的薄唇,道:“元夙天尊?没听过,倒是神罚殿这些年门槛低得有些没下限了,看来那几个老不死的家伙这数十万年来也没什么长进嘛。”

  听这美少年所言,估计他嘴里那几个老不死的家伙就是上三天里坐镇神罚殿的老祖宗,思及此处,区区紫衣级别的四名殿灵卫就更加心惊胆战了,生怕说错一句话就被眼前的美少年给直接陨灭。

  见跪着的四人哆嗦着身子不敢再说一句,美少年突然失了兴致,伸手轻指罪孽海深处,“下面可是沉了一副石棺?”

  “回尊位话,下面却是有一副石棺,是我等在三百年前受命封印的重罪之人。”

  “哦?神罚殿封印的重罪之人?罚了多少年?”

  “一万年。”

  美少年突然来了兴致,问道:“罪孽海封印一万年?怎么不直接劈几道天雷送入混沌了?还这般折腾,到底是何重罪啊?”

  “回尊位,那天雷劈了,生受了十道天雷依然未能湮灭神魂,那可是天雷啊,一般上神一道天雷就能神归混沌,更何况是十道天雷,而且天雷中还隐藏了天尊之力都被此人硬抗下来,所以神罚殿才下了阴阳令将此人封印在这罪孽海里,至于这罪嘛……”

  还不等这紫灵卫说完,美少年似乎没了耐心般的说道:“罢了,你太啰嗦,我自己看吧。”

  他伸手朝着四名紫灵卫的识海虚空一挥,三百年前四人所有与石棺沉封相关的经历全都如一幅画卷一般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原来是屠杀了三千凡人,炼制生魂。

  掠杀凡人倒真是丢尽了上神的颜面,十道天雷确实轻了,难怪要封印在这罪孽海万载时光。

  他看向罪孽海的深处,似在犹豫着,半晌后,一声轻叹,“罢了,当初既向那女人求了逆天星卦,这卦钱怎么也得还上啊。”

  他自座塌而下,身姿依旧慵懒的朝着罪孽海而去,还跪在他身后的紫灵卫见他竟要下罪孽海,不禁失声道:“尊位,罪孽海不可入,那海水可是专门腐蚀神魂的啊。”

  “你倒是提醒我了。”

  他朝着罪孽海的两边随意的轻挥袖袍。

  顿时,罪孽海的海水翻滚着朝着两边聚拢退散。

  不多时便出现了让紫灵卫瞠目结舌的景象,罪孽海的海水整齐的分成了两半高的海墙,硬生生的从中间挤出了一条直通海底的阶梯来。

  美少年赤着脚走在海水幻化的阶梯上,越往下走四周海墙内便会时不时的出现一些囚在海底的魔兽神魂。

  就在那些魔兽神魂即将碰触到他的身体时,他伸手如同掸灰一般,轻柔的一扫,那些挨近他的魔兽神魂便直接烟消云散了。

  在海岸上看清了一切的紫灵卫齐齐咽了咽口水,他这哪里是怕海水腐蚀神魂的模样,怕是将这罪孽海一分为二也只是不愿被海水打湿衣袍吧。

  此人神魂乃是这四名紫灵卫平生所见之最,所用之力简直叹为观止。

  他自阶梯而下,步伐虽慢,但每走一步都似跨域山河般深远,直至石棺在他眼前显现。

  魔兽神魂滋生的魔藤将石棺紧紧包裹住,似有一息熟悉的神元之气从石棺中散出,“命还挺硬的,被这海底魔兽啃食了三百年,居然还能有一息尚存。”

  他朝着石棺一掌拍出,石棺剧烈震动着,许久后又恢复如初。

  他眉目轻轻皱起,似有些不耐烦了,目光落在捆缚着石棺的铁链上,“这……不会是神元化链吧,还是天尊神元,你这女人究竟得有多恐怖,才能让天尊耗损神元凝为铁链将你捆缚在这里。”

  他突然哀叹一声,早知道就毁约算了,反正琴韵那女人也死了快十万年了,为了一个屠杀凡人的女魔头,还真不值得我费力气啊。

  美少年心底虽不愿相救,可终究还是抬起右手无奈地喊了一句,“老家伙,该干活了。”

  一阵疾风呼啸而来,一道神力极为浓厚的星辰剑芒飞至他的掌心,墨黑如浩瀚夜空般的剑刃倾泻而出,剑刃之上闪烁着七颗璀璨星辰之光,此剑名曰韶华。

  美少年手握韶华随意的朝着石棺上的神元化链划拉了一道,只一瞬间,神元化链如尘埃消散。

  芳华境的神罚殿内,正在闭关的元夙天尊猛地一口血吐了出来,体内神元突现裂痕,他脸色苍白皱眉道:“我的神元化链竟被破了?杜若——”

  一名青衣殿灵卫受召而来,只听元夙天尊吩咐道:“你去一趟罪孽海,查证一下三百年前封印在罪孽海的石棺是否被魔兽神魂啃食殆尽了。”

  “杜若领命。”

  罪孽海内,轻易便断了神元化链的美少年似感受到了手中韶华的震动,他凝目看向韶华,嘴角微翘,“怎么?用你断这天尊之力化的神元还委屈你了?”

  韶华再次剧烈抖动起来,似在应答。

  “诶……你这挑人动手的毛病真是亘古不变啊。”

  话刚说完,他便似丢东西般将韶华扔了出去,“去吧,赏你百年自由。”

  韶华发出一道刺眼的星辰之光,似在表达自己的喜悦,而后便如脱缰的野马瞬息间便消失在了罪孽海。

  “这笔买卖还真是亏得紧啊。”美少年兀自叹息着走向石棺,挥手间便撤去了石棺的棺盖。

  石棺内,凤南歌白衣染血的安静沉睡着,露出的手背上和脖颈间还能清晰的看见天雷留下的伤痕,肉可见骨。

  美少年微微探了探她的神元,神色间越发疑惑起来,“这天雷劈得未免也太狠了些,直接将她原本的神元碎裂了个干净,若非琴韵事先给她留了半颗月神神元,怕是早就神魂消散了吧。”

  他摊开手掌,自掌心浮出半颗淡蓝色的圆形水晶体,“琴韵是早早推演星辰算出了自己女儿的生死大劫这才留下半颗神元在我这里吗?”

  他疑惑着将神元送入凤南歌的体内,两半神元合为一体,一道淡蓝色的光芒笼罩了凤南歌的周身。

  许久后,凤南歌开始有了反应,她闭着眼似在奋力的挣扎着什么。

  突然间,她猛地一睁眼,本能的坐起身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种感觉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然后突然松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