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十章 入城望月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3379 2019-11-26 09:06:52

  北域,无极山。

  无极山下有一座望月城,因地处北域极北之地,人丁稀少,往年这个时候又正值寒冬,望月城甚少有外人入城。

  可今年不同,昆仑宗入世招纳弟子的消息不胫而走,引来了无数修士争先恐后的入这望月城,城内原本萧索的生意也因人流汇聚,仅用了半月时间全都复苏至北域盛都那般繁华之景。

  凤南歌从忘川出走时,离兮让苏筱筱陪她一路去昆仑宗拜习,若是修行途中伤了神体,也有苏筱筱这个得到了离兮真传的药使傍身,这也是临行前白七染找到离兮,阴阳怪气的问了一句,“我观那小神棍的神元不是很稳啊……”

  离兮擦汗,“毕竟不是她自己修来的,又要融入神魂,自然是不太稳。”

  “那让她一个人去昆仑宗是否不厚道了些?”

  离兮心想不是你让她去的吗?脸上却恭敬回道:“要不我让筱筱陪她同去,一路上也有个照应。”

  “那只小兔子精吗?她行吗?”

  “药理方面,堪比医仙。”

  白七染微微点头,半是威胁半是恐吓的嘱咐离兮道:“是你……死活非要让那只兔子精跟着小神棍的,我看在你医者父母心的份上就勉强同意了。”

  “……”

  就这样凤南歌带着苏筱筱出了堕落渊,一路赶至望月城。

  凤南歌为了避免神罚殿的探查,让苏筱筱给她炼制了一枚易容丹,此时的凤南歌一张平淡无奇的容颜如同路人甲般,丝毫不引人注意。

  凤南歌和苏筱筱两人刚要进城就被被一名上仙给拦了下来,“入城者,一人缴纳十块仙玉。”

  凤南歌看着眼前这个一脸老成的上仙,不满道:“这望月城什么时候还要缴纳入城费了?一千多年前我来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的规矩。”

  那上仙打量了凤南歌一番后,冷笑道:“不过一个修了数千年都没能跨入灵修的初阶修士,还敢在这里给我讲规矩,我昆仑宗在此地入世,是此地之福,你们这些没有慧根的修士想要进入望月城参加我昆仑宗的弟子入门考验就得缴纳仙玉,这是便是我昆仑宗的规矩。”

  “敢说我没有慧根,我真的是……”凤南歌刚想运转神力唤出碧魂,突然发现如今的她既无神力也无碧魂,就连仙玉……她都没有。

  就在她季度憋屈之时,身旁的苏筱筱开口道:“仙玉我们没有……”

  “没有仙玉就哪来的回哪去,别在这耽误我功夫。”

  “我有这个……就怕你找不开。”苏筱筱将一块神玉丢到那个上仙的面前,他捡起神玉,看上神玉上纯净的神之气,脸上的肉全都笑得堆在了一起,他朝着凤南歌她们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们进去吧。”

  凤南歌冷声问道:“不找钱吗?二十仙玉的入城费,怎么着也得退我们八十仙玉吧。”

  “刚刚你们入城前,缴纳的费用又被我上调了,一人五十仙玉,你们两人加起来刚好一块神玉。”

  “修仙修到你这么不要脸的,也算是仙门一绝。”

  “你敢辱我,找死。”

  凤南歌见他捻决,拉着苏筱筱率先朝着一旁闪去,他的仙法丢空后再次捻决,又是一丢,还是被凤南歌闪避掉,“你这定身诀还真是水到家了,仙力运转在体内捣鼓了七八个来回也没能全部运转出,就你这水平入主仙位时怎么没被三灾五劫给耗死。”

  “你……你……”

  “你什么你,是不是感觉喘不上气来,我以为你只是仙力差,没想到心理素质更差,我对你的升仙之路更加好奇了。”

  “无知修士,看我召出上品灵兵金刚剑,将你碎尸万段。”

  凤南歌见他唤出一柄金色长剑,鄙视道:“什么时候上品灵兵的门槛这么低了,一块烂金条打出的破剑也配灵兵二字?”

  长剑挥出刹那,凤南歌的身体便早早地躲闪开来,剑气在她身上扫过,她却没有半分的损伤。

  “你怎么可能在我的金刚剑气下毫发无损?”

  “都说了你这是把破剑,还好意思叫上品灵兵,能不能顾忌一下其他上品灵兵的感受啊。”

  见他不再挥剑,凤南歌双手抱胸,问道:“没招了?那换我了。”

  正当这上仙严阵以待之时,只见凤南歌突然放声大喊道:“救命啊——昆仑宗杀人了——”

  被凤南歌这一通乱喊,城门口已然聚集了众多修士。

  他们看到的就是两名弱女子瑟瑟发抖的站在一名上仙手持长剑的上仙对面,不由对这上仙指指点点,“这昆仑宗好歹也是隐世仙门,怎么一出世就以上仙对上两名女修士了呢?”

  “是啊,对上女修士还要唤出灵兵,当真是没下限了。”

  一帮修士正你一言我一语的批判着昆仑宗的这位上仙。

  只听不远处传来一声斥责,“施平,你不在入门试炼地那里守着,跑来这城门口做什么?”

  被唤作施平的上仙看到走近的来人时,面色一白,抖着声道:“宴竹师兄,我……我在这等王放师兄了。”

  宴竹微微皱眉,正要说话,凤南歌却见此人一身正气颇有侠道之风,怕是与这叫施平的不同,估计是昆仑宗颇有话语权之人,她开口问道:“你是昆仑宗的人?”

  施平怕凤南歌将他收缴入城费的事情抖出来,赶紧出言制止道:“你算什么东西?宴竹师兄乃是我昆仑宗洛云峰首席,岂是你能随意质问的?”

  “施平,不得无礼。”

  宴竹看向凤南歌,施以一礼后,回道:“在下是昆仑宗的弟子宴竹,不知姑娘有何事相问?”

  凤南歌见此人颇有风度,想来昆仑宗应该也不全是施平这般的一丘之貉,她伸手一指施平,“我就想知道……这个人可是你们昆仑宗放出来作妖的?”

  “不知姑娘所指何事?”

  “收缴入城费一事,他在这城门口守着,以十块仙玉换一人入城,这该不是你们昆仑宗授命的吧?”

  宴竹神色一冷,看向施平,“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以昆仑宗之名在此收取仙玉,败坏我宗清誉,此事我会禀明子午峰的冷霄长老,按宗规处置。”音落,他捻决在施平体内下了一个禁制。

  凤南歌一惊,这个禁制换做未入仙位的修士见了怕是也不清楚具体封印的是什么,可凤南歌好歹也曾入主过神位。

  她初见宴竹捻决,便知晓这是一道封印体内仙力的禁制,而且唯有踏入上神方可封禁仙位。

  一个道宗仙门的首席居然都已入神,看来这昆仑宗比她想象的要厉害的多,至少现在看来,昆仑宗的实力该是中三境之流。

  宴竹封禁了施平后,就从他身上寻出一块神玉,而后递给凤南歌,“这神玉可是你们的?”

  凤南歌点头接过,递给苏筱筱,也不再同宴竹多言,正欲进城,宴竹突然问道:“姑娘可是要参加我宗入门试炼?”

  “对啊,不行吗?”

  宴竹一笑,道:“我观姑娘仅是初阶修士,若要参加我宗试炼,必先登无极山,而无极山下的结界需得是断骨炼魂凝聚出灵元后方可登山,以姑娘如今的体骨,怕是无法进入无极山下的结界,若是姑娘强行进入,怕会伤及姑娘灵魂。”

  说白了就是昆仑宗在无极山下设了一道必须是灵修境以上的修士才能进入的结界,以凤南歌这种除了境界过低外,神体神魂皆在的体质,那种基础结界对于她基本无效。

  不过对于宴竹的提醒凤南歌还是感谢道:“多谢提醒了,我会量力而行的。”

  宴竹含笑点头,正要离开时脚下一顿,目光看向站在凤南歌身后的苏筱筱,神色间夹杂着一丝疑惑,“这位姑娘也要参加我宗的试炼吗?”

  苏筱筱摇了摇脑袋,回道:“我是陪我家姑娘来试炼的,不会参加昆仑宗的试炼。”

  “原来如此,我以为姑娘也要参加试炼,还想提醒姑娘虽已入灵修,但体内似乎灵力不纯,因而若是去了无极山怕也是入不了那结界的。”

  “公子有心了,我不去试炼,不过我会在望月城这里开间药铺陪着我家姑娘修行。”

  宴竹听着她的语气好像她家的姑娘已经成为了昆仑宗的弟子一般,忽觉这姑娘还真是天真烂漫,宴竹对她笑着抱了一礼便入城了。

  待宴竹走后,凤南歌方才问道苏筱筱,“筱筱,你家北尊君的封印靠不靠谱啊,他真的能将你体内的妖气全部封住吗?我要是上了无极山修行不一定能时常下山,留你一人在这望月城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凤姑娘,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家北尊君虽然一天只懂药草,可是在天尊境中那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再说就算我的身份被人发现了,只要我拿出忘川府的府牌,即便是上三天的天尊都不敢把我怎么样的。”

  凤南歌一时间来了兴趣,突然问道:“你家北尊君这么厉害,那……你家那位城主怎么样?”

  “城主嘛……自然是更加厉害的啦,虽然我从未见过城主出手,但是忘川府里包括我家北尊君在内的四位尊君对城主可都是俯首称臣的。”刚说完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手上取下一枚须弥戒递给凤南歌,“这是四位尊君让我给你的,我差点忘了。”

  凤南歌接过顺手戴了起来,神识认主后微微扫视一番,不禁惊掉了下巴,“这……这是一个移动的宝库吧,灵兵、法器、宝丹还有三万神玉,他们怎么会平白无故给我这么多好东西。”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临走前一个晚上,城主将四位尊君都召到了星辰殿,等我家北尊君回来时就让我把这须弥戒给你了,不过还有一部分药草在我这里,戒指里的都是一些炼制好的宝丹,主要是给你调理神元用的,你要是神元不稳就吃几颗,吃完了我再给你炼。”

  凤南歌看向筱筱的目光有些湿润了,这样待她好的苏筱筱让她想起了那个为她挡下五道天雷的疏雨,不知道她的魂念是否归入了混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