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十一章 魂奴起源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3263 2019-11-27 08:51:46

  凤南歌陪着苏筱筱在望月城中买下一家药铺,算是在此有了落脚之地。

  三日之后,凤南歌在苏筱筱千叮万嘱下去了昆仑宗试炼入口,无极山下的结界。

  原本凤南歌以为只是普通的筛人结界,可当她真正到了试炼入口才发现这里布下的结界中凝聚了天尊之力,结界处雷云厚重似有闪电穿插在入口处,而凤南歌所处的位置却是万里无云。

  结界内外呈现出了两种极端的天气,凤南歌淹没在前来参加入门试炼的众多修士中显得毫不起眼。

  凤南歌转悠着打量起被雷云笼罩起来的山路,东南西北四面皆被浓雾弥漫,再加上诡异的雷云闪电,这条入门试炼的上山路怕是不简单。

  凤南歌虽然境界跌落至初阶修士,但是神魂早已凝练,因而神识也如上神之境般强大,她将神识探入四方,许久后收回,心中便已决定了从那一个方向上山。

  抬脚正欲前行,只听一声鞭响,身体便被一名女子压倒在地上。

  待她支起身子一看,眸光一愣,压着她的是一名身材瘦小的女子,一身灰色的麻布衣裙,头发简单的扎了一根独辫,独辫下只有一根不起眼的木簪插着,看起来极为窘迫。

  凤南歌和这女子还没来得及起身,前方的始作俑者再次高举银鞭狠狠地抽在了女子的身上。

  “你个贱籍之人也敢挡我的路,难道你也想入这昆仑宗,真是可笑,你以为昆仑宗会收你这样的贱籍为弟子吗?也不看看自己一身的穷相连给我提鞋都不配也敢跑到这里来污我的眼。”

  凤南歌审视着这位言语泼辣的女子,穿得倒是锦绣华服再加一头的金簪步摇,骑着一只三品火麒麟,她手中那银鞭散出的气息应该也是上品灵兵。

  灵兵在修士中大都分为上、中、下三品,上品之后便是仙、神二品,再往上就是尊品、君品和帝品了。

  凤南歌原先的碧魂和凤魂战甲都是天尊至宝,也是尊品灵兵,城门处收缴她入城费的施平用的金色长剑就是上品灵兵,所以在凤南歌看来不过就是破剑一把。

  如今再看火麒麟上的女子,手握银鞭一股子傲气,让凤南歌这位用惯了尊品灵兵的人实在体会不到她的自信到底是来自何处。

  “我说你骑着一头不会喷火的畜生还行凶伤人,怕不是魔魂界派来的卧底吧。”

  三品火麒麟除了样子霸道些委实级别太低,毫无技能可言,市场上贩卖的也只是三品以下的火麒麟,因而许多有钱的世家修士都喜欢买来充充门面。

  女子横眉看向凤南歌,“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废物,还是个初阶废物,长得也跟这个贱籍之人一样,一脸穷相,修行不高,胆子倒是挺大的,敢这般同本小姐说话,我就让你尝尝本小姐手中银蛇鞭的厉害。”

  她的阴蛇鞭刚一挥出,凤南歌便已移步躲开,接连挥下十几鞭,却无一鞭能够伤到凤南歌。

  以凤南歌上神之位的神识强度,就连入主仙位的持平都无法攻击到她,更何况这个才入灵修境自以为是的货色了。

  “就你这功夫,恐怕手挥断了也不可能伤我分毫。”

  “你——”女子气喘吁吁的看着凤南歌,心中怒极却又拿她无可奈何,她收了银蛇鞭,朝着身后唤了一句:“祁文哥哥,有人要伤害薰儿。”

  不多时,又是一头火麒麟顶着它的主人摇头晃脑的走了过来,这头火麒麟倒是比那头三品的高出了一品,且终于会喷火了。

  来人虽是衣冠楚楚的模样,但眼中的桀骜跟那女子如出一辙。

  之前被银鞭抽打的女子走到凤南歌身边,小声的提醒道:“刚才多谢姑娘相救,只是这两人背景极为强大,我怕是连累姑娘了。”

  “有多强大?”

  凤南歌这个自小被人唤作烛日天小天君的人,倒是时常出现在别人的谈资中,均以仙门背景强悍为前提对她品头论足,所以一听骑着三、四品火麒麟的人也能叫做背景强大时不禁生出了几分好奇。

  “姑娘有所不知,这女子名叫董薰儿,是夏王朝国师之女,在夏王朝即便是上仙都要对她行礼,而被她唤作祁文的男子是夜王朝的三皇子,他的母妃本就是上神之境,在朝中势头直压太子祈商,这两人自小便定了亲,姑娘为了我寻了董薰儿的不快,这祁文定然是要替董薰儿出头的,都怪我,不该连累姑娘。”

  “不碍事,天尊我都没在怕的,还怕这两个灵修的白痴吗?”

  凤南歌说到此处,话音一顿,好奇的看着眼前瘦弱的女子,“倒是你,怎么对这些王朝内的事情如此清楚?”

  “姑娘……我……”

  她的话还未出口,一柄森然的剑气便已至眼前,凤南歌猛地将她拉到了身后,剑气斩在凤南歌的身上,如同微风袭来,仅仅只是掀起了她的裙摆而已。

  出剑之人目光微凝,看着凤南歌易容之下的平淡容颜,居然轻易便能化解他的剑气,“就是你伤了我家薰儿?”

  “这位公子,劳烦你睁大双眼好好看看,骑在火麒麟上那位哪里看着像是受伤的样子,要说受伤也是我身边这位伤的严重好吧。”

  “祁文哥哥,不要跟她废话,直接用灵越剑砍了她的脑袋。”

  凤南歌看向董薰儿,“你还真是相由心生,心狠手辣啊,只可惜他那半吊子的剑气根本伤不到我。”

  “既然剑气伤不到你,我就让你尝尝灵越剑刃的嗜血滋味。”

  这祁文也是一个狠辣果断之人,知道剑气无法伤到凤南歌,便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以剑刃斩下去,他没有运转体内灵力,而是运用剑术招式直接对凤南歌使出了杀招。

  没有了灵力运转,凤南歌便猜不透他的招式,灵越剑斩下之时,她的神识本能的探入手上的须弥戒中,正欲找个防御宝器出来抵挡一下,却先有人以神之力挡下了祁文的剑招。

  灵越剑掉落,祁文跪倒在地,以单纯的剑招扛下上神之力,无异于以卵击石。

  董薰儿紧张的翻身下火麒麟朝他跑了过去,正要开口骂人,目光突然看到昆仑宗的七色祥云宗袍时立即禁了声。

  众所皆知,七色祥云乃是昆仑宗首席弟子的标志,因而即便跋扈如萧薰儿,也不敢在无极山下对昆仑宗的首席弟子出言不逊。

  “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凤南歌朝着救了她的人看过去,原来是在城门口被施平唤作宴竹的首席弟子,“方才多谢了。”

  “今日入门试炼由我主持,救下姑娘本就是我分内之事。”他又看向跪倒在地上的祁文,“结界之外不可武斗,若要武斗需得先入结界,登山之路上自有你们各展所长的时候。”

  他飞身于长空之上,以神力幻化出一幅入门试炼的规则卷轴,长袖一舞,一股神力飞入结界的雷云之中,刹那间,雷云轰然作响,漫天的雷雨飘下,闪电肆虐,远观之下都能感受雷雨中的杀伐之气。

  “你们之中唯有断骨炼魂者方能承受雷雨的冲刷,所以灵修境之下的修士便不要进入雷雨结界了,而达到灵修境者,入了雷雨结界后,所有灵兵法宝皆不可用,若要灵兵,需得以雷雨凝化为剑,若能成功凝化雷雨剑,便可算作得到了入门资格,切记,雷雨本是以神力混入灵泉水炼化而出,因而只持续三个时辰,且灵泉水有限,诸位各凭本事炼化雷雨剑吧。”

  规则公布结束,不断有修士从东面进入雷雨结界,只因东面的雷雨下得最为猛烈,南面和西面次之,反倒是北面的雷雨看起来零星几点,像是毛毛雨一般。

  宴竹看向凤南歌,问道:“你还是要进?”

  “来都来了,自然是要进去看看的。”

  宴竹刚要说什么,只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哀嚎,而哀嚎之人如同被火灼烧一般躺在结界边缘翻来覆去的滚着,他脸上碰触到的雷雨早已化作腐蚀骨肉的血水将他的皮肉撕裂,昆仑宗的弟子急急上前为他止住伤口。

  看到此处,宴竹摇头叹息道:“那就是初阶修士强行闯入结界的后果,你还要硬闯吗?”

  凤南歌目露坚定的说道:“修行之路哪有这般容易,更何况我不是他。”

  宴竹见她如此说,也不再多劝,叮嘱一番后便离开了。

  凤南歌之前神识探知了登山之路后便决定要从北面登山,刚走出几步,就发现刚才救下的瘦弱女子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她身后,她顿下身形,转身问道:“你要同我一道吗?”

  女子忐忑的询问她,“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不过……”

  “不过什么?除了灵力低微,我什么都会做,或者你要我帮你做什么都可以……”

  看她这般紧张,生怕被凤南歌扔下一般,凤南歌笑意温和的说道:“我是说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没有名字,他们都叫我念奴。”

  “他们?你是说刚才那两个拿鞭耍剑的狗男女?”

  似乎第一次听人如此称呼董薰儿和祁文,念奴谨小慎微的点了点头,“不瞒姑娘,我母亲是妖族中人,父亲是夏王朝国师府陪练灵力的武师,我自出生起便是魂奴,因而是不允许有名字的,只能以父亲的姓氏冠于奴前当作代号。”

  “这武师我倒是在戏文里听过,好像是一些世家修士修炼肉身时用来当靶子的,原本我还以为戏文里唱的都是假的,不曾想还真有其事,这些世家修士当真是为了修炼无所不用其极,难怪世家之人甚少有能跨入元尊境者,不过……你说的魂奴又是怎么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