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十二章 自北入界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3017 2019-11-28 08:59:28

  “在下三域,妖族与修士结合生下的混血就被称作魂奴,因为融合了妖族的血统,所以生来便是温养神魂的器皿,又被世家修士成为人形化的养魂兽,因为我们这种特殊的功效,所以世家修士对于妖族与一些修士的结合是乐见其成的,姑娘没听说过魂奴,想来应该是中三境的人吧。”

  听及养魂器皿之时,凤南歌心口微微抽痛了一下,曾几何时自己也为她人魂奴。

  不禁感叹道:“你我还真是有缘啊。”

  “不过你为何认为我是中三境的人呢?”

  “下三域中许多边界都紧挨魔魂界,妖族在魔魂界地位极低,时常受其蚕食,因而大多数妖族都会迁徙到下三域来,这里的修士虽也不喜妖族,但不至于如魔族那般残忍嗜杀,而且大多数修士对妖族还是比较宽容的,久而久之也有了两族的通婚,所以在下三域没有人不知道魂奴之名的,不过他们都称我们魂奴为贱籍。”

  念奴眸光暗淡了下去,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原来如此,魂奴在下三域中虽屡见不鲜,但遭遇也实在坎坷,世家修士大多如董薰儿那般,哪里又会善待这些人了。

  世家修士这些不入流的行径从他们给人妖结合的孩子取名魂奴就可见一斑了。

  凤南歌摸着念奴的头,柔声道:“以后咱们不叫念奴了,你就与我同姓,叫凤……”

  凤字刚说出口,凤南歌就止住了,凤氏在下三域太惹人眼了,更何况如今她都易容而出了,不能再用凤南歌的名字入这昆仑宗。

  想了想,不如就借老妖怪的姓氏用用吧,反正念孤城这个后台也算是强悍了。

  “我叫白梓君,以后你就叫白念安吧,一念平安,多好。”

  有了新名字的白念安眼中有着蒙蒙的雾气,她重重地朝着凤南歌点了点头,“好,以后我就叫白念安,我很喜欢这个名字,谢谢你,白姑娘。”

  凤南歌摆摆手,道:“我虚长你……至少也得万把来岁吧,当你姐姐正合适,你就叫我白姐姐吧,咱们家还有一位大伯,以后要是我不在你又遇到什么危险的时候,就报咱家这位大伯的名字,应该还是能唬人的吧。”

  “哦,不知道大伯叫什么名字?很老吗?”

  “老——老得令人发指,他叫白七染,你记住了啊。”

  凤南歌没有告诉白念安,她长得很像她的妹妹,那个一天到晚唤她“凤姐儿”的管家婆。

  当两人顺着北面的山路行去时,一道流光瞬间消失于此地。

  念孤城,忘川府内,白七染突然出现在离兮的丹房中,离兮正欲从丹炉中取出练好的宝丹,见白七染身形一现,宝丹一滑,掉入炉火之中。

  心底老泪纵横,抬眼笑面如花,“容与君找我有事吗?”

  “我……老吗?”

  离兮心想,我这个活了七八十万年的人都不知道你到底活了多久,你不老谁老。

  “老……”刚说出一个“老”字,离兮就感觉丹房内温度急剧攀升,丹炉中的火苗似有炸开之势,赶紧补上道:“老是不可能会老的,容与君看着也不过少年之姿,若按人间的年龄计算,你看着也就是十七八岁的少年郎啊。”

  对于离兮这口不对心的话语,白七染似乎很是受用,他转身负手走出,嘴里还是不是的自语着,“那她唤我大伯作甚?没礼貌的小神棍。”

  “阿嚏——”

  行至北面结界处时,凤南歌莫名打了一个喷嚏,“不知是谁在骂我?”

  白念安笑道:“我看是有人想白姐姐了才对。”

  凤南歌笑着自讽道:“如今九重天阙会想我的人大概都巴不得我早些死掉吧。”

  “白姐姐有仇家吗?”

  “有啊,来头还不小。”

  “哦,所以白姐姐才会到昆仑宗来拜师求道吗?”

  拜师嘛,她可还不清楚白七染让她拜的烟明庭到底是何尊位,若与那宴竹一般是个上神,那她还不如自学成神了,反正以前的她也是自己一步步摸索过来的。

  “你呢?为什么来这昆仑宗?”

  白念安带着一丝自卑感,道:“我……我不想继续在国师府中被董家当成一个魂奴豢养着,我想要变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我的家人,还有……白姐姐你,你是这世间除了爹娘以外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所以……我也要变强来保护你。”

  凤南歌微微愣神,脑海中浮现出另一个女孩为了入主仙位,强忍着烈火劫炙烤之痛时,凤南歌也说过相同的话。

  “疏雨啊,我们不历劫了好不好,我让老爹给你找神品的防御灵兵,再用尊品的宝丹吞服助你入仙位好不好?”

  “凤姐儿,借助外力而成的仙位终究无法再入神位,你不用劝我了,我能忍住。”

  “我已是上神了,我可以保护你的。”

  “可我不能总是让你挡在我的前面,我也想变强来保护你啊。”

  那时,她眼中的倔强让她放弃了劝说,凤南歌不以为意的一句话,终是成了真,她真的挡在了凤南歌的面前,为她挡下了五道天雷。

  白念安看着眼中隐隐雾气显现的凤南歌,担忧道:“白姐姐,你怎么哭了?”

  凤南歌揉了揉眼睛,“不是要到北面的结界了吗?大概是雾气散过来了吧。”

  “是这样吗?可是这里没有多少雾气啊,不过白姐姐,我们为什么要从北面上山呢?如果要凝练雷雨剑,不是应该走东面雷雨最大的区域吗?”

  凤南歌指着北面的不断震动的雷云,笃定的说道:“除了北面以外,其余三面虽然雨量大,可是雷云稀薄且毫无波动,唯有北面堆积着巨大的雷云团,虽然雨量不大,可是……你忘了刚才那位昆仑宗的首席说的话了吗?”

  白念安回想了一下,说道:“他说我们要凝练出雷雨剑方才算是有了入门的资格,而雷雨是神力融合灵泉水幻化出来的,所以我们只有三个时辰的时间,且这幻化出的灵泉水有限。”

  “对,他刻意加了最后一句灵泉水有限,让所有参与入门试炼的修士都以为灵泉水幻化的雷雨才是凝练雷雨剑的关键,可是若要凝练剑体必须有足够的神力加持方可凝虚为实,而他所谓的融合神力的灵泉水,不过用来稀释神力迷惑这些修士的。”

  “哦,我明白了,所以凝练雷雨剑考的其实不只是雷雨,更多的还是神力。”

  凤南歌颇为满意的看向白念安,“不错嘛,孺子可教。”

  白念安开心的笑着,指着结界内厚重的雷云道:“那神力难道就藏着那些雷云中?”

  凤南歌点了点头,目光突然一转,望向后方,“看来这里还是有人带脑子来的嘛,我们先入结界,这北面看来也不算冷清。”

  结界入口处,悬浮着一卷无字书和一支白玉笔。

  凤南歌和白念安方至入口处,无字书竟如生了灵智般出言道:“试炼者需留名昆仑弟子卷,通者,墨不散。”

  凤南歌提笔在卷上写道:白氏白梓君。

  白念安也随她写道:白氏白念安。

  落笔后,白念安率先进入了结界的屏障,她是灵修境初期,刚进入便感受到零星的雷雨落到身上,似有微微的刺痛感袭遍全身。

  “白姐姐,这雷雨虽不大,但是我境界太低被这雷雨打到还是有些钻心的痛了,你进来时可要小心些,若是太痛……”

  还不等白念安说完,凤南歌就如同散心一般闲庭闲步的随意走了进来,雷雨落在她的身上,除了湿漉漉的感觉以外再无其他。

  其实她这个以神体之身凝练了神魂的初阶修士在这种针对灵修境的结界中应该可以算是作弊了。

  凤南歌带着白念安跟随自己散出的神识,一路飞奔至神力最密集的雷云之下,这里是山路上的一处红木密林,朱红如血的红木在这片厚重的雷云之下显得越发诡异。

  “念安,快运转灵力,朝着西南方第三团雷云打过去,若有银光出现,立即以灵力融合,化虚为实,凝练剑体。”

  白念安立即照着凤南歌所说的话去做,一道灵力打入那团雷云,真如凤南歌所言,当真出现一条细微的白光。

  白念安将灵力融入那条飞出的白光中,白光不断变化着形状,似弯似直,许久后一直不能凝练出剑体的模样。

  风南哥有些担忧,提醒道:“念安,以气海凝聚剑意,将其送入自身灵力中。”

  终于,白念安满头大汗的将那条银光转化成了一柄白色的短剑,剑刃锋利泛着淡淡寒光。

  “哼,费了大半天的功夫,我还以为至少也得凝练出个中品的雷雨剑出来,不想却是个勉强算是下品的雷雨剑,真是可惜了那道神力啊。”说话之人是个银冠锦服的少年,他自红木深处走出,言语中满是不屑。

  凤南歌看着这个少年,眼中同样透出不屑来,“有本事你也找出一道神力来,别怪我没提醒你,不是每一朵雷云都这么温柔和蔼的。”

  “找就找,本少爷还能比一个破灵修的差吗?”

  他运转体内灵力,一掌朝着正南方与白念安找到那朵相近的雷云拍去,汹涌的灵力波动比之白念安强悍了至少三倍,灵力刚入云层,剧烈的暴动声顷刻间淹没了这片红木地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