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十四章 凝炼雷雨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3436 2019-11-30 11:11:19

  看到凤南歌铁青的脸色,左御东也清楚这女人是真的发火了,虽然她脾气不好,可毋庸置疑这里能帮他凝聚雷雨剑的也只有这个女人了,思及此处,左御东乖乖的闭上了嘴。

  凤南歌问白念安,“什么时候开始的?你血侍了她多久?”

  她老实答道:“我自记事起便是她的血侍,至今……三百年整。”

  “三百年的血债,我会帮你讨回来的。”

  就在凤南歌怒气未散之时,左御东不敢置信的说道:“什么?你才三百岁就修至灵修境啦?”

  白念安疑惑的问道:“三百岁到灵修境很快吗?”

  “你居然跟我一样,岂止是快,简直算是极有天赋。”

  凤南歌翻起白眼,道:“你用的着这么丧心病狂的往自己脸上贴金吗?”

  “你懂什么,常言修道天才皆是三百年灵修,千年巅峰,万载便可入列仙位,五万载成就上神,在这九重天阙但凡五万载入神的哪一个不是名动九霄,中三境的芳华境境主不也是五万岁时入主的上神吗?”

  “四万八千六百岁。”

  “什么?”

  “没什么。”

  凤南歌不再理他,而是将目光投向身旁的祈商,“你很聪明,知道如何不露痕迹的将人拉到自己的阵营,不过……我不太喜欢别人在我面前卖弄聪明。”

  祈商也不介意被凤南歌揭穿自己刚才故意说破董薰儿以白念安为血侍之事,就是为了激起凤南歌对董家的怒气。

  “那至少我和姑娘并非敌人。”

  凤南歌狡黠一笑,“也对,说不定我们还能成为朋友了。”

  “还请姑娘指教。”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说完还不望看了话多问题也多的左御东一眼,而后指着左御东正上方的一朵雷云道:“太子殿下若是灵力充裕可愿帮我引下雷云?”

  “自决定入昆仑修道开始,我便不再是夜王朝的太子了,姑娘唤我祈商便好,至于雷云,我为姑娘引出便是,就当为隐于密林一事向姑娘赔罪了。”

  他运转灵力正欲朝着雷云打出之时,凤南歌出声提醒道:“切勿将灵力全部打出,运转六成便可,惊雷飞出之时,立刻收了灵力,其余的交给我来。”

  “好。”

  他照着凤南歌所说的方法即刻顺利的引出了惊雷,在惊雷出现的瞬间,祈商就收了灵力。

  凤南歌如同刚才止住左御东的惊雷一般,如出一辙的将这道惊雷同样掌控于身前,轻车熟路的探手而入,轻巧的就将一道深银色的神力抓在了手中。

  她抓着神力递到黑不溜秋的左御东手上,“你歇了这么久,多多少少应该也聚了些灵力出来吧,雷雨剑自己凝练吧,再搞砸了真的只能回去继承你的苍南家业了。”

  左御东没想到凤南歌真的帮他抽出了神力,一时间脸色有些复杂的看着凤南歌,本想道声谢,可那“谢”字硬是没法从喉咙里挤出来。

  凤南歌看着他的黑脸都快扯出青筋来,赶紧制止道:“我从你狰狞的脸上已经感受到你的谢意了,收了吧。”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汇聚灵力开始凝练雷雨剑。

  凤南歌看了一眼微微有些疲惫的祈商,虽是只用了六成灵力,可是雷云的引动还是极为耗费心神的,尤其是灵修境还未凝聚出真正的魂识。

  “祈商,你右上方的那朵雷云你应该能够掌控,不过这一次你引动雷云必须得将所有灵力都用上,惊雷引出时,先不要急着用灵力去融合,先以灵气将其包裹住,然后一点点的放出灵力去渗透它,直至惊雷被你的灵力耗干,消散后显出的神力立马凝练雷雨剑,懂了吗?”

  “嗯,我知道了。”

  凤南歌看着他一步步地跟着自己所说的步骤去做,直至惊雷渐渐消散,一道淡金色的神力慢慢透出光芒来,眼看马上就到凝练雷雨剑的时候了,凤南歌目光突然一凝,拔出砸在左御东面前的雷雨剑就急匆匆地往北面的密林深处走去。

  刚刚凝练出一柄中品灵兵雷雨剑的左御东看着凤南歌离开,正要追上去,只听凤南歌的声音传过来,“你那点破修为别来添乱,给我守好念安和祈商。”

  左御东骂骂咧咧的说道:“一个初阶修士还好意思说我这个灵修巅峰是破修为,脸皮也是够厚。”

  话虽如此,但还是没有追她而去,白念安走过来,有些担忧的问道:“白姐姐急匆匆的是去哪啊?不会有事吧?”

  “估计又是发现了什么人吧?这祈商凝练雷雨剑正是关键的时候,她过去应该是不想让人过来打扰,这女人嘴巴虽毒如蛇蝎,但心肠还不算坏,而且以她的行事作风,谁有本事让她吃亏。”

  凤南歌跟随神识的探知,一路寻了过去,有两股气息在她的神识感应下离她越来越近,气息中透出一股熟悉的厌恶感,还有一丝火焰的炙热感。

  若是她猜的不错,这两股气息应该来自之前与她有过冲突的夏王朝三皇子祁文和夜王朝的国师之女董薰儿。

  “是你?怎么就你一个人,那贱籍之人没有和你在一起吗?”董薰儿高抬着下巴不可一世的看着凤南歌。

  而她身边的三皇子祁文则是看到了被凤南歌拿在手中的雷雨剑,了然道:“果然北面才是真正凝练雷雨剑的地方。”

  凤南歌目光转动着,指着左御东他们所在的方向道:“对啊,就是那边,虽然远远看上去那边的雷云暴动的厉害,可那些都是用来迷惑人的,你们现在赶紧过去,说不定一到那里就能像我一样凝练出一柄上品灵兵的雷雨剑了。”

  董薰儿一脸嫉妒的说道:“什么?你居然凝炼出上品灵兵的雷雨剑?祁哥哥,我们也赶紧过去吧,莫要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她迫不及待的拉着祁文就要往左御东他们的方向赶去,祁文却一动不动的看着凤南歌,“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那边明显就是雷云暴动区域,我们若是过去说不定要活活被雷劈死,若那里真是什么凝练雷雨剑的宝地你为何急匆匆的逃出来呢?”

  “我……我自然是……自然是出来寻人的?”

  董薰儿冷笑道:“寻人?你莫不是想说寻的人就是我那个血侍吧,以她的修为估计连结界都未能进入吧,你又要去哪寻她呢……”

  听到她口中的“血侍”二字,凤南歌握紧了拳头,若是换作以前的她,真想一掌拍死这两人。

  董薰儿阴冷的看向身边的祁文,“祁哥哥,不如我们帮她一把可好?”

  “还是薰儿聪慧,我也正有此意。”

  祁文运转神力朝着凤南歌的心口就是一拳砸去,这一次凤南歌看着他拳意中夹杂着的汹涌灵力竟未移动半步,而是抬头看向远空,“老妖怪,你可要救我。”

  拳意在凤南歌的一寸之地戛然止住,无论祁文再是如何灌注灵力,拳意也难以再进分毫。

  凤南歌似有不甘,丧着这张平淡无奇的脸继续盯着远空处,“就这样?”

  一声不耐在她耳边回响,“你还要如何?”

  “一巴掌拍他们个稀巴烂。”

  凤南歌刚说完话,眼前与她对峙着的祁文和董薰儿突然间就消失在了她的眼前,远空中轻微的空间波动后,虚空撕裂出一个裂口,月白长袍的白七染慵懒的自裂口中走出,玄血红梅印依旧夺目耀眼。

  束发的流苏在风中飘逸而动,他仍是那副不咸不淡的表情随意的倚靠在一棵红木树下,淡淡的望着凤南歌。

  凤南歌凑近他,问道:“那两祸害呢?你真把他们拍烂了?”

  白七染伸出食指点在她的眉心,将她凑过来的脑袋又给指了回去,“你才是那个最大的祸害。”

  凤南歌心道:我再祸害能祸害过你?

  “你不用妄自菲薄。”

  凤南歌一惊,不敢再乱想,赶忙转移话题问道:“你把他们送哪去了?”

  “魔魂界。”

  “你够狠。”

  把灵修境的人送到魔魂界去,无异于送两只蚂蚁去大象窝里散步,怎么走都是死,还是死无全尸的那种。

  “不过你怎么会来这里?是来考察我的试炼水平吗?”

  白七染审视的看了她一眼,“初阶修士,还有考察的空间?”

  “你……算了。”眼前这个人即便是她神元完美的融入神魂也不可能打得过他的,“那你来这里干嘛?”

  他理所当然的答道:“我……迷路了。”

  “你迷路迷到了昆仑宗的结界里来?”

  他点头,似乎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

  好吧,凤南歌彻底的认输了。

  她一脸无奈地看着他,问道:“你闯入别人家的结界就不怕被人发现吗?”

  “整个昆仑宗还不存在能够发现得了我的人。”

  这个人无论说什么,都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好像有错的都是别人,

  “那你原本要去哪里?”

  白七染眉目一挑,“想要打探我的行踪?”

  凤南歌脸色微微抽动,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接下他这句自恋到家的话,就在她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准备避开他这句话的时候,白七染突然捏住了她的脸颊,扯了扯后一脸嫌弃的说道:“果然太丑,难怪树敌。”

  凤南歌咬牙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要不我找筱筱把易容丹解了让您老高兴高兴。”

  “易容丹?我以为她给你吃的是丑颜丹。”白七染放开她的脸颊,随口加了一句,“说得好像你真容有多好看似的,算了,凑活看吧,说不定可以吓吓烟明庭了。”

  “你专程迷路过来就是为了嫌我丑的?”

  白七染朝她招了招手,道:“把头凑过来。”

  凤南歌听话的把头凑到他面前,只见他中指弯曲于拇指上,朝着凤南歌的脑门就是一弹,在凤南歌吃痛之际,补了一句,“为了这个,试试手感,走了。”

  凤南歌顶着微红的脑门,肚子都快气炸了,这个老妖怪难道就为了弹我脑门才过来的?

  “你真走啦?”

  踏入虚空的白七染身形一顿,回头望着她,“舍不得?”

  凤南歌立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您老慢走不送。”

  眼见白七染消失于虚空后,凤南歌这才想起回去找左御东他们,也不知道祈商的雷雨剑凝炼好了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