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十五章 仙品关卡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3274 2019-12-01 11:19:13

  凤南歌回来后,左御东第一个眼尖的看到了她脑门上的红印,不由得笑问道:“你这是撞树上了?”

  凤南歌白了他一眼,不准备回答,目光看向闭目打坐的祈商,正欲询问他雷雨剑的事情,白念安走过来说道:“太子殿下的雷雨剑已经凝炼好了,但是由于耗费了太多灵力,所以就在此调息。”

  “白姐姐,你猜太子殿下凝炼出的雷雨剑是什么品阶?”

  “上品灵兵咯。”

  听凤南歌毫无波澜的猜对祈商的雷雨剑品阶,白念安奇道:“白姐姐一早就知道了吗?”

  “我帮他找的雷云自然是知道那雷云中的神力可以凝炼出什么品阶的灵兵啦。”

  白念安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在一旁竖起耳朵听着两人聊天的左御东气道:“你既然能感应出雷云中的神力可以凝炼出何等灵兵,为何不给我也找一个他那样的雷云了?给我找的这个神兵这么弱,就凝一个中品的雷雨剑,太不经看了吧。”

  “嫌中品灵兵太低啊,好啊,你后边还有一朵雷云,你要是吃得下就赶紧动手引出惊雷,若是太阳能打西边出来,说不定你真能抽出里面的神力,凝炼出仙品灵兵。”

  左御东不敢置信的朝着凤南歌所说的那朵雷云看过去,“那里面的神力真能凝炼仙品灵兵?”

  看着他蠢蠢欲动的样子,凤南歌招呼着白念安和祈商,道:“来来,我们都走开一点,给他的墓地腾出点位置来。”

  本是一脸正气斐然的祈商都被凤南歌给逗笑了,劝说道:“左少主,我方才凝炼的那道神力也是极为凶险,我们同为灵修巅峰,若是引动能够凝炼仙品灵兵的惊雷,怕是连灵魂都会被轰碎吧。”

  “我……我当然知道仙品灵兵的惊雷不是我此时修为能够肖想的,我只是怀疑这个女人话里的真假罢了。”

  “姑娘之语绝无戏言,若非姑娘指点,我也不能凝炼出这上品灵兵的雷雨剑,此恩祈商记下了,在此谢过姑娘,说来实在惭愧,与两位姑娘相处这么久还不知两位姑娘姓名了,不知两位姑娘可否告知?”

  凤南歌指着白念安道:“我叫白梓君,她是我妹妹白念安。”

  她刚说完,淅淅沥沥下着的雷雨突然间就停了,雷云散开,一瞬间拨云见日的光芒照射下来,东南西北四面的登山路时不时传来阵阵哀叹。

  空中浮现出宴竹的巨大幻影,他的声音传至无极山的每一个角落,“雷云第一关结束,手中握有雷雨剑的修士皆可获得入门试炼资格。”

  “下面是仙品关卡,此刻的无极山中,共有三千柄雷雨剑被凝炼而出,也就是说共有三千名修士获得入门资格,各位凝炼出的雷雨剑虽品阶不一,但无人能将雷雨剑凝炼至仙品,因而本轮关卡通关条件便是雷雨剑提升至仙品者便可通过本关,你们有六个时辰的时间。”

  “雷雨剑提升的唯一途径就是融掉另一把雷雨剑,吸取其中神力便可提升自己的雷雨剑品阶,为了考验各位的应变能力,昆仑宗将会有三位首席进入无极山收缴雷雨剑,各位小心了,可不要被他们遇上,否则失了雷雨剑便会取消入门资格。”

  就在宴竹的幻影消失前的一瞬间,他又留下一句,“顺道再提醒一下各位,若是看到腰间佩戴着内门弟子标志的白玉令,便是昆仑宗收缴雷雨剑的首席。”

  宴竹消失后,青天白日的光芒再次被黑暗笼罩,唯有一弯冷月悬于夜色之下,更显神秘莫测。

  伴随夜色的降临,夜空中出现一幅幻影地图,地图上是无极山的地貌,沟壑山峦都精确的显现在地图中,地图上还有白、银、金三种颜色的光点不断流窜着。

  左御东凝视着幻影地图半晌后,问道:“那地图上的光点不会是……”

  “是我们手中雷雨剑的标记。”祈商眉目间有些凝重道:“若我所料不差,这三种颜色的光点应该分别代表着我们手中雷雨剑的品阶,白色是下品,银色是中品,金色则是上品。”

  白念安惊道:“这就相当于我们的坐标也被定位到了地图上吗?”

  左御东道:“不仅如此,地图上可看不到那三位进入无极山收缴雷雨剑的首席。”

  祈商点了点头,继续道:“昆仑宗的三位首席,相当于隐藏起来的三位上神,这一关卡可不易过啊。”

  见他们一个个愁云惨淡的,凤南歌却是心情不错,“自古福祸相依,昆仑宗设置这么变态的难度,自然奖励也就越丰盛,风险越大,获利越大嘛。”

  左御东越发看不懂这个女人了,围着她绕了几圈,道:“你该不是吓傻了吧,现在的无极山每一步都是凶险,哪里来的什么丰盛奖励。”

  祈商也同意左御东的话,前有幻影地图定位坐标,后有隐藏上神收缴灵兵,此时的无极山怎么看都是凶险之地。

  “姑娘难道想出了应对之法?”

  凤南歌耸了耸肩,随意的说道:“我从来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过……遇到昆仑宗的首席也不一定就倒霉透顶了,我倒觉得那三位首席简直就是行走中的大气运。”

  就连一直未开口的白念安都有些疑惑了,“白姐姐,三位首席不是为了收缴我们手中的雷雨剑,取消我们的入门资格才进入的无极山吗?怎么会是大气运呢?应该是大霉运才对吧。”

  “雷云关卡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了,这位宴竹首席说话虚虚实实,说一半藏一半,他不是说三位首席佩戴着代表了内门弟子的白玉令吗?”

  左御东听着她疑神疑鬼的语气,嘴上不由讥讽道:“怎么?难不成你还准备去抢人家的白玉令啊。”

  “可以啊,都会抢答了,我就是要去抢他们的白玉令啊。”

  左御东简直被她的话惊掉了下巴,“你疯了吧,你以为昆仑宗的首席都跟你一样是初阶修士,人家都是入主了神位的,你要怎么抢?”

  祈商的反应倒不至于左御东这般惊诧,他思索半晌后问道:“白姑娘为何要抢那白玉令?”

  “对啊,你去抢人家的白玉令干嘛?难不成你要去当那内门弟子啊?”

  左御东的话刚说完,似反应过来什么,目光震惊的看向凤南歌,“对啊,内门弟子的令牌不就是白玉令吗?按常理说昆仑首席佩戴的一般都是朱雀令才对……”

  祈商似也明白了什么,接着左御东的话说道:“所以白姑娘口中的奖励指的应该就是白玉令吧。”

  “不错,这三位首席佩戴的白玉令应该就是在第三关卡才会出现的内门弟子令,如果在仙品关卡就得到了白玉令,那就可以免去第三关的试炼,直接通关成为内门弟子,因而这昆仑宗也只放出了三个通关名额。”

  白念安听完凤南歌所言,不禁感叹道:“这宴竹首席还真是喜欢绕着圈子说话,不过白姐姐,那三位首席的修为可是上神之境,这白玉令怕是也不好抢吧。”

  “是不好抢,所以……我们几个抱团吧?”

  左御东嫌弃的看着凤南歌,“你一个初阶修士的修为直接拉低团队境界,跟你抱团也太丢人了。”

  “我没问你,我问的是凝炼了上品灵兵的祈商,你一个拿着中品雷雨剑脑袋还不好使的人我肯要你就该偷笑了,还有……”

  凤南歌看着左御东那张黑漆漆的脸,继续道:“我麻烦你能不能稍微运一下灵力洗涤一下你那张黑炭一样的大脸啊,要不这黑夜当空的,我看你就像是一具行走的无头尸体,太瘆人了。”

  左御东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一路都在同这个女人斗嘴,直接忘了处理自己被雷劈过的惨样。

  “我再是瘆人那也是灵修巅峰。”处理干净了脸上的污渍,他问凤南歌道:“你倒是说说你准备如何去跟上神之境的首席斗啊?”

  祈商和白念安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凤南歌,等待着她的答案。

  “无极山设下了结界,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再结界中使用自己的灵兵,进入无极山的三名首席自然也不例外,所以这三位上神之境的首席不可能使用到自己的灵兵,顶多也就是在无极山收缴的雷雨剑。”

  “人家可是上神,你以为不用自己的灵兵,我们这些灵修境的就够他打吗?灵修巅峰和上仙之境在境界上都如隔了一个天坑,更何况还是上神。”

  凤南歌瞪了一眼插话的左御东,下回见到苏筱筱一定找她要些能够毒哑人的药物,给左御东灌上几壶。

  “左御东,你究竟上没上过修道课,知道修道课的卷札长什么样吗?这么大一个结界中,一个上仙都没有,修为最高也不过灵修巅峰了,你觉得那三位首席会以全部的神力来跟你打吗?就算他们脑子进水了,拼尽全力的跟你打,就为抢你那破剑,这仅用来限制灵修境的结界能够支撑起他们过多的神力外泄吗?”

  祈商被凤南歌这话提醒,眼中一亮道:“对啊,我倒是忘了以灵修境为主而设置的结界会主动压制在其之上的修为,所以这也是宴竹首席话里隐藏的另一个通关点。”

  白念安似乎也明白过来,兴奋的说道:“所以宴竹故意告诉所有人昆仑宗的三位首席进入无极山是为了收缴雷雨剑,让我们先入为主的认为以昆仑首席的上神之境进入无极山就是一个巨大的危险信号,所有人在看到佩戴了白玉令的首席后,第一反应就是迅速逃跑,不可能再有勇气去跟上神一战。”

  “正是如此。”凤南歌看向脸色尴尬的左御东,道:“进了昆仑宗先补三年的修道课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