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十七章 半仙之境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3349 2019-12-03 09:30:00

  此刻借助了玄纹线悬于高空的凤南歌显得极为显现,手中的上品雷雨剑发出金灿灿的光芒,在这黑夜笼罩下的红木密林中,方圆百里之内的修士都能看到她的位置。

  “快看,东面有一个运气不错的初阶修士居然凝炼出了上品的雷雨剑,我们快过去。”

  “可惜了,修为太低又不懂得低调,注定要为他们做嫁衣,我们也过去看看。”

  “初阶修士可配不上这上品雷雨剑,这简直就是白送到嘴边的肉,我们赶紧过去,别让人抢了先。”

  一拨拨凝炼了中品雷雨剑的修士往凤南歌的方向赶了过去,她这一露相甚至还吸引力隐藏在暗处的上品雷雨剑的持有者。

  看着幻影地图中不断围过来的玄色光点,还有几个金色光点也在朝这边移动,凤南歌嘴角含笑的对下面守株待兔的三人说道:“都各自就位吧,第一批猎物马上就到。”

  祈商道:“我收缴的雷雨剑都给念安吧。”

  左御东不满道:“你怎么不给我?”

  “念安凝练的雷雨剑才下品,她需要融炼的雷雨剑比你多。”

  凤南歌画出一条玄纹线捆住了左御东的耳朵,提留起来道:“脑子已经没有了,现在连脸都不要了么?跟个女生争东西,也亏你说得出口,我们念安在这次狩猎活动中只是陪练,重点是你们俩,尤其是你……左御东。”

  “疼疼疼,你先放开我,我不就随口一说,脾气这么大,大不了我这边先融炼出上品后剩下的也给她留着,行了吧,你快点放开我的耳朵。”

  在玄迷阵最右方站定的白念安对两人笑着说道:“谢谢商哥哥和左哥哥了。”

  在空中操控着玄迷阵的凤南歌感受到了阵中的波动,凝神道:“人来了,开始吧。”

  第一波寻来的修士中大概有七八个人,他们一踏入这处密林就莫名其妙的和同伴分开,在他们自己的眼中,这片密林只有自己一个人,就连原本看到的初阶修士凤南歌也消失不见。

  但在凤南歌这个局外人眼中,这七八个人仍旧是在一起的,只是他们进入迷阵后被迷阵营造出的幻象给迷惑了。

  此地的诡异让这些人都小心翼翼的前进着,直到他们分别进入迷阵的三条通道尽头,守在那里的正是祈商、左御东和白念安三人。

  凤南歌根据最先进入通道的三人修为,指尖操控玄迷阵中的玄纹线将这三人分别送入了对应的通道中,碰上祈商和左御东的普通灵修境修士直接被两人灵修巅峰的境界碾压,雷雨剑还未出手人就败下阵来。

  白念安那边虽然速度不及祈商和左御东,但是凤南歌将这三人中初入灵修之人送到了白念安的通道。

  两人都出了雷雨剑,白念安的下品灵兵对上此人的中品灵兵,虽在灵兵上有所差距,但白念安在凤南歌的传音之下,攻伐有度,游刃有余的赢了这场战斗。

  没了雷雨剑,便失去了入门资格,这些被夺了雷雨剑的修士直接被结界送了出去。

  这一战成功缴获三柄雷雨剑,凤南歌再次操控玄纹线,又放进三人进入这通道,这一回依旧是毫无意外的再拿下一局,四人之间的配合也渐入佳境。

  三人每战十场,凤南歌便会操控玄纹线在四方线图中画出迷雾,让进入此地的人不敢再贸然前进,而他们也可以借此调息灵力,如此反复战斗了数十场后,左御东率先将手中的中品雷雨剑融炼到了上品。

  左御东融炼到上品雷雨剑后,攻势更快,他和祈商的战力也在不断战斗中得到了提升,两人似乎都感知到了上仙之境的那道壁障。

  三人在迷阵中又打了十场,凤南歌熟练的画出迷雾,正在四人都准备调息休息一番的时候,一柄金色长剑破空而来,准确无误的割断了凤南歌左手食指上操控的玄纹线。

  玄迷阵本就由一根根的玄纹线错综复杂的缠绕而成,每一根都彼此相连,一根断,根根破,这也是破除玄阵之法,只是玄纹线本就细如发丝隐藏于玄阵中,能够勘破玄纹线之人少之又少。

  不过凤南歌因境界太低,体内灵力不足,再加上她的玄迷阵本就只是针对一般灵修的修士而设,未曾想半路杀出来个异类。

  随着玄纹线断,四方线图也逐渐崩塌,原本困在玄迷阵中的修士突然眼目清明,身边的同伴也都一一显现出来,而凤南歌一行四人也显露在了这些修士的面前。

  四人中有三人都是上品雷雨剑,而且还有两人修为达到了灵修巅峰,他们目光灼热的盯着凤南歌手中的那柄上品雷雨剑。

  原本进入这里的数百修士在凤南歌玄迷阵的逐个击破下,只剩下了此刻的八名修士了,他们互相对看一眼后,为首的一个黑脸修士走出来,指着凤南歌道:“你们在这里做了什么?其他的人呢?”

  自空中落下的凤南歌盯着这个黑雷修士手中的雷雨剑,道:“你要这么想知道,把你手中的雷雨剑送我,自己出去看咯。”

  “哼,区区初阶修士,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他忌惮的看了一眼凤南歌身后的祈商和左御东,然后指着自己聚在一起的七名修士道:“虽然你们有两名灵修巅峰坐镇,可我们这边却是八个灵修境者,若真打起来,胜负可就不好说了,不如我们各退一步,你们让这个初阶修士交出她的上品雷雨剑,我们就不再难为你们,如何?”

  祈商和左御东同时上前挡在了凤南歌的前面,祈商道:“若战,随时奉陪,交剑,绝无可能。”

  左御东也道:“你们这些跳脚虾,还不够你左爷爷我踩的,要打就打,别在那磨磨唧唧的浪费你左爷爷的时间。”

  没想到这两人修为不高,可关键时候还是挺讲义气的嘛,就连不擅长打架的白念安此刻都牵住她的手,想要把她护在身后。

  凤南歌拍了拍白念安的手背,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把挡在自己前面的两人扒拉开,一脸为难的对黑脸修士道:“你也想要我这把剑啊,可怎么办才好了?上面那位也看上了我这剑,不如……你先同他打一场?”

  在凤南歌的提醒下,黑脸修士这才反应过来抬头望向高空,原本黑漆漆的夜空突然显现出一个人来,手握着的上品雷雨剑正是之前断了凤南歌玄纹线的那柄金色长剑。

  此人穿着一身明黄色金狮图腾长袍,发冠上镂空的勾勒出一个金狮的轮廓出来,周身灵力环绕,俯看下方的黑脸修士,发出轻微的一声冷哼。

  见他突然在空中显现,黑脸修士也是一惊,忌惮的开口道:“灵隐术,你是半仙之境?”

  半仙之境相当于一只脚已经迈入了上仙的门槛,这次昆仑宗的入门试炼中居然还有一个半仙之境者,就连凤南歌也没想到昆仑宗出世后的号召力居然这么强,一个半仙之境者都愿在这昆仑宗从入门弟子开始做起。

  这人似乎并不理会黑脸修士的问话,而是将目光移向凤南歌,一脸不屑的说道:“阵仙之下,皆为废物,一个阵灵级别的玄阵师,不过是才摸到玄阵师的门槛而已,也敢在我眼皮子底下设阵,你自毁神魂,交出雷雨剑,我便放你离去。”

  他言语霸道,似将眼下之人都视作蝼蚁一般,半仙之境就这么嚣张,若是入神,怕连天尊都不放在眼里吧。

  凤南歌盯着他衣袍上的金狮图腾,思索半晌总算是想了起来,“你与岁秋境的连幽君是什么关系?”

  “你不配知道。”

  凤南歌双手负于身后,缓声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猜得到,金狮图腾乃为岁秋境的连幽君所有,千年前连幽君与结了五万载的道侣斩断情缘后,马不停蹄的又娶了一位新晋上神,三百年后这位上神为连幽君诞下一女,甚得连幽君宠爱……”

  她一顿,看向飞身而下立于她对面眉目间英气勃发的‘男子’,故作疑惑的说道:“算起来他这女儿应该也六百岁了,不知阁下修行年岁几何?我见你居然敢将金狮图腾穿在身上,想来应该认识这位岁秋境的小公主吧?”

  凤南歌一边说着,负于身后的手不断地变动着手形,指尖隐隐有玄纹出现。

  站在她身后的白念安见此不由将疑惑的目光投向祈商,祈商小声在她耳边道:“她应该是在勾勒玄阵。”

  ‘男子’神色中透出不悦,“认识也好,不认识也罢,都与你无关,像你这样的下三域修士根本不配修行,蝼蚁之人也妄想入神道,简直痴人说梦。”

  手中雷雨剑指向凤南歌,“你的话太多,我有些反悔了,即便你自毁神魂,交出雷雨剑,也要死——”

  ‘他’的灵力运转极为迅速,想来应该也和凤南歌一样锻炼出了神魂,而且听‘他’方才所言应该也是一名玄阵师,且以‘他’如今灵力,应该是达到了阵仙级别。

  凤南歌闪躲开这一剑,手中的玄阵也已勾勒完成,她将勾画好的玄阵四方线图交给祈商,急声道:“你们带着这个玄阵把剩余的修士引到南边的密林中去,然后以灵力将玄阵引发,这个玄阵同之前的一样,只是我预先勾勒出玄纹线的走向,所以你们只有两个时辰的时间,待我解决掉这个麻烦就来寻你们。”

  祈商担忧道:“半仙之境,你可有法对付?”

  凤南歌老实回道:“对付不了,不过一个半仙之境也奈何不了我。”

  交代好一切后,凤南歌不在多做停留,聚集体内稀薄的灵力,尽可能的朝着北边飞奔而去。

  ‘男子’冷眼看着她逃离的方向,嘴角掀起一抹轻蔑的笑意,“我月泠汐要杀的人,还没有一个能逃得过。”

  在月泠汐追出去不久,祈商三人也引着黑脸修士一行人往南边飞去,两方人马,一南一北相继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