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二十六章 三万宗仪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2994 2019-12-12 10:00:00

  润雨琼楼在一涧渊的正东位,自琼楼而出,往寒室去路上,一涧渊的弟子见头戴青龙冠的凤南歌皆形色恭敬施以宗礼。

  一路走至寒室,凤南歌发觉一涧渊中,无论男女,容貌气质皆是上乘,甚至有几个女上仙简直倾国倾城。

  她此时易容下的模样怕是拉低了整个一涧渊的容貌水准吧。

  寒室门外,六彩宗服的弟子见到凤南歌后,上千行了一个拜礼,“寒室守门弟子徐愿,见过独魁。”

  “徐愿?你这名字倒是个好兆头。”

  徐愿有些木讷的笑了笑,本以为掌宗亲传的独魁定然与掌宗一般不苟言笑,未曾想这独魁还算亲和,没有亲传和首席的傲气。

  “独魁来此是要入寒室修炼吗?”

  “对啊,师尊叫我来此凝魂,你也别叫我独魁了,唤我梓君便可,我修行还差几百年才至万载,不知徐愿你修了多少年岁?”

  “回独魁的话,我资质愚钝,修行至今一万三千岁。”

  “都说别叫我独魁了,我观你已至仙位,你为人族修士,如今一万三千岁便至仙位,资质已然很不凡了,不必妄自菲薄,你长我四千岁,我便唤你一声徐愿师兄,你便叫我梓君师妹可好?”

  “这……这……”

  徐愿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看门弟子,这一涧渊的独魁上来就唤他师兄,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答话。

  “不好吗?”

  “好……好,只是没想到也会有人唤我师兄的一日。”

  在昆仑宗,无论是身处七绝之地的哪一处,但凡资质平庸之辈都会被分自杂扫和看门的活路,虽为内门弟子,却无缘上乘的神术仙决。

  因而许多内门弟子从来都是直呼其名,未将其同等对待,这也是昆仑宗内不成文的规矩。

  初来乍到的凤南歌自然不知这规矩,只道一句,“你比我大,自然是要唤你师兄的,难不成你还想老牛做嫩草,让我唤你师弟?”

  徐愿被她此言逗笑道:“梓……梓君师妹当真有趣,你能来这一涧渊,真好。”

  “看你呆呆的,原来也会笑啊,对了,我问你件事,你这可有宗……宗什么来着?”

  想了半天硬是没想起后面那字,只能通俗的说道:“就是记着你们昆仑宗规矩的书卷?”

  “自然是有的。”徐愿自储物袋中取出一块竹简,“这是昆仑三千宗规。”

  凤南歌接过竹简,凌空一投,浮空出现一条巨幅长卷,长卷显现出一位正襟危坐的男子,不苟言笑的逐条念着宗规。

  凤南歌看向徐愿,“这是哪位?一看就不好惹的样子。”

  “这是问道峰的太禾长老,也是昆仑宗的执法长老。”

  看着一脸严肃的太禾长老念着宗规,总感觉听错一个字,他就能一掌拍下来。

  凤南歌生无可恋的说道:“看着他这张刚正不阿的脸,我真的是听一个字忘一个字,三千条,怎么背啊?”

  “三千条其实也不多,我们一涧渊的宗仪可有三万条了。”

  “三万条?还好不是让我背……等一下……你刚才说一涧渊的宗什么?”

  “一涧渊的宗仪啊,是掌宗亲自编写的。”

  此刻,凤南歌总算回想起烟明庭说得那两个字了,可不就是宗仪吗?

  常言道,心理落差都是对比出来的,突然间再看长卷中刚正不阿的太禾长老,真的不要太亲切。

  她认命般的收了宗规竹简,还给徐愿,道:“你身上会不会恰巧没有那三万宗仪?”

  “宗仪只有一涧渊的弟子才会发,我自然也是有的。”说完,徐愿就取出了一块玉简递给凤南歌。

  凤南歌心不甘情不愿的将玉简朝着空中一投,“这三万宗仪,投出的不会是我师尊吧。”

  “不是师尊。”

  “那还好。”否则能凤南歌背吐着三万宗后,再看见烟明庭,估计会有欺师灭祖的打算。

  刚要庆幸烟明庭没有亲自上阵,一转头看向浮空出现的冗长卷轴,卷轴上那一抹懒散至极的白衣人影,下巴都惊掉在地上。

  宗仪上的浮影居然是白七染,以他的脾性也不知被烟明庭抓住了什么短处,竟会老老实实的念这三万字的宗仪,还被烟明庭烙印浮影?

  见凤南歌吃惊不已,徐愿解释道:“原来的宗仪也是太禾长老的浮影,是最近几月掌宗才换了新的宗仪玉简来,据掌宗所言,这浮影乃念孤城的城主,以此人行事风格最适合念此宗仪,可有反面震慑之威。”

  看着卷轴中那浮影,言语随意,照本宣科,时而倚着墙,时而半卧在睡榻上,眼神颇为不耐,念着念着还不停打着哈欠。

  他这般坐不住的人,也亏得烟明庭有法子将他绑来念这三万条的宗仪了。

  凤南歌竖起耳朵听了几句,只听他懒散的声音极不认真的说道:“凡入一涧渊者,须容颜干净,气质纯粹,可登大雅之堂,可立天地正气……”

  容颜干净?凤南歌想起一路上遇见的一涧渊弟子,可不仅是容颜干净那么简单,看来自己这师尊要求还颇高,也不知道自己易容下的这张蒲柳之姿怎么就被他收为亲传的?

  思索半晌后,凤南歌心下了悟,定然是凭借着自己纯粹的气质,方才脱颖而出。

  当然多年之后,凤南歌知其缘由,一边呕血,一边痛心疾首的回望过去,还是自己太过年轻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收了玉简,凤南歌对徐愿道:“师兄,此玉简可否送我?”

  “梓君师妹拿去便是,此玉简凭一涧渊弟子身份便可去太禾长老那领取,我去太禾长老那儿再领即可。”

  “那谢过师兄了。”

  凤南歌正欲进入寒室,徐愿拦阻道:“梓君师妹要在寒室修炼多久?待我更改寒室中禁制的时间,你再进入。”

  “这寒室还有禁制?是要限制修炼时间吗?”

  “师妹你误会了,寒室虽为一涧渊的修炼之地,但它与其他修炼地不同,此处是洪荒时期上三天的忆寒天中天道碎片所化,里面的寒魄之气极为不稳,所以掌宗才设下禁制,凡入内修炼,必先在禁制内预先设下时间,否则进入后,不一定能再出来。”

  昆仑宗果然家底丰厚,连忆寒天这种只存在于洪荒古卷中传说之地的天道碎片都能找到,难怪中三境的子弟都来当这昆仑弟子。

  “那劳烦师兄给我设下五日的时间吧。”

  “什么?”徐愿有些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梓君师妹是要入寒室修炼五日吗?”

  “对啊,有何不妥吗?”

  “倒无不妥,寒室虽为掌宗私有领域,但若得掌宗首肯皆可进入,因此地寒魄之气深重,来此修炼者大都是四峰长老或者两地地尊,而且大都只敢在此修炼一两日已是极限,鲲鹏地的金煜地尊有回同麒麟地的行吾地尊赌斗,两人在里面耗了三日,最后还是掌宗出面才将冻成冰柱的两位地尊救了出来,为此两人还被罚了十年禁闭了。”

  凤南歌猛地后退一步,“天尊境在里面待了三天就成冰柱了?”

  徐愿老实的点了点头。

  “呵呵……打扰了师兄。”

  凤南歌转身就要走,刚走出几步,脑海中就闪过白七染走时那抹清冷的背影,罢了罢了,无尽地狱都走过一遭了,还怕这忆寒天的碎片不成。

  更何况不弄清楚老妖怪为何闹别扭,她也没办法静心下来修炼,如今提升境界重回神位,甚至入天君,至天尊,方才能重回烛日天,讨回曾经的一切。

  更何况还有一个九重天阙都忌惮的神罚殿,三百年前加诸于她身上的所有冤屈,她都要讨回来。

  境界实力才是她讨回一切的唯一途径。

  下定决心后,凤南歌再次走到徐愿面前,“师兄,给我设下五日时间吧。”

  徐愿犹豫半晌后,终是在禁制中设下了五日的时限,凤南歌进入时,徐愿提醒道:“梓君师妹,入寒室后,神魂万不可沉睡,定神魂方才是持久关键。”

  “我知道了,徐愿师兄,谢谢。”

  看着九彩祥云衣袍没入寒室的瞬间,烟明庭身影瞬间显现,徐愿上前见礼,“守门弟子徐愿,拜见掌宗。”

  烟明庭颔首后便不再多言,掌心凝印,拍入寒室,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人又再次消失于寒室前。

  徐愿感受着微微透出的一丝暖流,这是……守护神魂的安魂印,有此印在,梓君师妹应该不至于像两位地尊那般被冻成冰柱了。

  看来掌宗还是极为疼惜这位亲传的独魁啊。

  唯有烟明庭自己知道,白七染这个当人面甩脸色的老家伙,毫无骨气的传音给他,威胁恐吓着若是他这位新收的独魁身上的肉轻了一两,他都要拿着韶华坎上山来,与他不死不休。

  烟明庭立于润雨琼楼的观星台,一弹指散了他的传音印记,无奈摇头低语道:“韶华都被你放了百年假期,以那剑灵疯狗出笼的性子,你若召得回才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