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二十九章 万骷牢笼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3186 2019-12-15 10:00:00

  白七染心中虽有了几分猜测,但真正看到血泉后,嘴角终是挂上一副稳赚了的笑意。

  虽然九彩祥云的屏障挡住了凤南歌的整个身体,但沸腾的血泉还是让白七染感受到了一股熟悉而亲切的气息。

  他微微安下心来,对还在结印的烟明庭道:“你这师尊还算凑合,我就不与你计较了。”

  看着屏障内的凤南歌,小声自语道:“你这小神棍运气可真不错,这小气的老家伙居然会分一滴心头血给你,有了他的心头血,你这人族血脉怕是比原本的神脉都要强悍些。”

  “你不用说得这般小声,她的神魂还未融入血泉,从你出现到此刻为止,我们说得每一句话,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什么?”

  烟明庭再次将安魂印打入凤南歌的神魂内,打入时还不忘挑眉示意白七染那神魂所在的位置。

  “小神棍,你记得我的好就行,我可是未着鞋袜就急急地跑来了,生怕你被这老家伙欺负了去,刚才我说的那心头血,你也不用太在意,反正他活了千万年,存了好多心头血,偶尔说不过我,还能被我气出一两滴来,这件事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白七染,我可还在这里了。”

  白七染翻了一个白眼,“我知道,就是说给你听的,省得你……”

  他话语一顿,目光突然森然的望向寒室外。

  原本结印的烟明庭也是眉头微皱,“有死气……”

  “你先帮小神棍融入神魂,我去看看。”

  白七染一出寒室,就看见守门的徐愿被一团黑色的死气包裹住,脸色铁青似要不能呼吸一般。

  白七染朝着那团死气抬手一挥,死气消散,得到解脱的徐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手指上的指甲盖被微微的掀开半截,似乎方才那团死气是要自指甲盖开始剥离皮肉。

  白七染冷哼道:“当真是魔魂界的脏东西。”

  一团血雾浮现而出,血雾下,一个佝偻的老妇,杵着一把骷髅拐杖,死气沉沉的看着白七染,“我嗅到这昆仑宗里强大而鲜活的血脉之气,你若开眼便莫要挡我的道,省得我下手没个轻重,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哈哈哈……”

  白七染一脸看白痴的表情,“你要笑死我吗?魔魂三界,你是从哪一界出来的蠢货?对你动手我都觉得有点丢人。”

  “找死——”

  骷髅拐杖重重砸向地面,无数骷髅自地面升起将白七染包围起来,骷髅中透出阵阵死气,将白七染完全淹没。

  就在老妇得意之际,白七染再次轻挥衣袖,死气如灰层一般被他挥散,他不屑的看向围住他的骷髅牢笼,“你拿这六重的万骷牢笼就想困我?你到底是怎么在魔魂界存活下来的。”

  白七染张开手掌,虚空一握,万骷牢笼瞬间化为齑粉。

  老妇这才显露出惊惧之色,忌惮的看着白七染,“你……你是天尊巅峰?”

  “天尊巅峰你就怕了?也对,你一个魔君,哪敢跟天尊境斗呢?”

  “哼,你也莫要张狂,区区天尊,能奈我何?”

  “你一个魔君奴才,我也不欺你,让你家主子出来同我说话。”

  老妇一愣,刚要出声,便感觉后背微凉,立即躬身下去,“狸奴拜见幽主大尊。”

  幽主大尊曼妙的身姿包裹在血红的衣裙下,眼神魅惑的打量着白七染,“当真是九天难得一见的绝色美男,若是从了本尊,本尊带你腾云驾雾,行极乐之法。”

  白七染有些犯恶心的看着眼前的幽主大尊,“魔魂界都不照镜子的吗?长成这样也敢诱我?”

  “哈哈哈……有趣……等你感受到死意,便会懂得我的美了。”

  掌心翻转之下,一条墨黑的铁链自她掌心飞出,猛地甩向白七染,就在铁链即将触碰到白七染的时候,他如幻影般消散,出现在了幽主大尊的身后。

  幽主大尊急速转身,再次挥出铁链,白七染的身影又一次消散,再次回到了寒室门前。

  如此反复数次,幽主大尊也被戏耍得怒气飙升,“你就只会躲吗?有种与我正面一抗。”

  “既然你想死得快些,我便如你所愿。”

  音落,羽桓龙骨扇飞出,幽主大尊猛地甩出铁链相抗,一声巨响,铁链自幽主大尊的掌心被龙骨扇生生斩断。

  以龙骨扇面断幽主铁链,幽主大尊亦如老妇狸奴一般显露出忌惮之色,她凝视着重新飞回白七染手中的龙骨扇,沉声道:“你竟有帝品灵兵,你……你不是天尊境,你是天帝境……”

  狸奴听了幽主大尊的话,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怎么可能?下三域怎会出现天帝境者?”

  就在幽主大尊和狸奴惊惧之时,烟明庭自寒室走出,白七染急急问道:“小神棍的神魂稳固了?”

  烟明庭点了点头,“已经开始融汇血脉了。”

  刚说完,烟明庭才发现寒室门外多出的这两个不速之客,不满的对白七染道:“这么半天,还没把这脏东西处理掉?”

  “跑你家院子里来的,自然是你自己处理,我为何要白当你的苦力?”

  烟明庭随意的一掌,带着浩瀚的天帝之力拍在了幽主大尊的方向,幽主大尊的身影瞬间湮灭,天帝之力下,天尊无一丝反抗之力。

  狸奴颤抖着身子,结结巴巴的说道:“又……又是一位……天……天帝……”

  再拍一掌,狸奴的身影亦如幽主大尊那般消失于天地了。

  唯有瞠目结舌的徐愿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强大得太不真实,“掌宗太厉害了,这……这魔尊杀得……也太容易了吧。”

  白七染耳尖的听见后,补了一句道:“他杀的是分身,自然轻巧。”

  虽是分身,但被这般轻易湮灭,本尊定然也会遭受反噬。

  白七染道:“月丘遗地即将临世,魔魂界也坐不住了,这两个脏东西定然是嗅着你那滴心头血过来的,只是你这昆仑的护宗禁制也太弱了吧。这两个水货都能进来?”

  烟明庭咬牙说道:“若不是你这个疯子先破了我的禁制闯进来,会让她们捡漏?”

  白七染充耳不闻,伸了一个懒腰,道:“哎呀……为了帮你打架,身心俱疲,我要回润雨琼楼好好睡一觉了。”

  此话说得义正言辞,就连徐愿这般木讷之人都听不下去了,这白城主当真与那三万宗仪上的幻影给人的感觉一般无二,慵懒至极,他不过就是动了动身子,使得最大的力气也就挥了把扇子,最后还是掌宗将人打散的,可言语间倒是向他立了天大的功劳一般。

  徐愿瞥向自家掌宗,只见掌宗脸皮抽动,似在极力隐忍着,最后无奈一叹,“造孽啊……白七染你未着鞋袜,脚底皆是污秽,不得入润雨琼楼——”

  凤南歌血脉移种后,被白七染从寒室扛回润雨琼楼已有七日,可人却还是不见醒来,白七染只能日日将烟明庭抓到凤南歌的屋室里,一遍遍的逼着烟明庭神魂探脉。

  “我告诉你白七染,这是最后一回神魂探脉,你明日要是再来烦我,我就对你出剑了。”

  白七染不在意的问道:“你的浮尘剑还没生锈吗?”

  “砍你,尚可。”

  烟明庭虽是嘴上恼怒他,可还是依言神魂探入凤南歌的血脉之中,许久后收回神魂,瞪着白七染道:“血脉通顺,神魂稳固,神体安康,好的不能再好了。”

  “那她为何还不醒呢?”

  “整整十二日的血脉移种,虽有我的心头血护着,可你又不是不清楚,我那血也不是好相融的,她这才睡了七日,你急什么?”

  白七染阴阳怪气的说道:“你那老相好的妹妹不是三日就醒了,醒来便是仙位了,三灾五劫都免了,天天活蹦乱跳的来这润雨琼楼,跳得我心烦。”

  “一个小丫头,承了我这徒弟的血脉,关心一下她而已,你若见不得便回你的忘川府去,也不想想我见不见得你?”

  “关心小神棍?我看她日日来此都是请你的安吧,别怪我没提醒你,刚还了人家姐姐的债,可别又添一笔妹妹的债出来。”

  “不可理喻。”烟明庭甩头离开,瞬移间便出了屋室。

  白七染趴在凤南歌的床榻上,伸手刚点在她的鼻尖处,手腕就被凤南歌突然抓住。

  眨了眨眼睛,看向一脸做贼心虚的白七染,念叨了一句,“老妖怪,你好吵啊……”

  “吵的人是对你不闻不问的师尊。”

  白七染当真凤南歌的面理直气壮的造起烟明庭的谣来,凤南歌晃了晃脑袋,道:“我怎么记得满脑子里都是你吵吵嚷嚷的声音呢?”

  “大概是你对我思念过剩了吧。”他盯着一直被凤南歌握住的手腕,不怀好意的问道:“你对我就这么迫不及待?”

  不知为何被白七染说得有些心虚的凤南歌借着握紧白七染的手,突然撑起身子来,就在脑袋即将砸向白七染脑门的时候,他似早有所料的伸出右掌贴在脑门上。

  没有预想中的疼,凤南歌的脑袋撞在了白七染温润的掌心,两人面对着面,鼻尖相对,近在咫尺。

  他邪邪的轻挑嘴角,笑出一个极为蛊惑的弧度,眼中私有点点星芒闪烁,凤南歌心口狂跳的厉害,整个人也不知为何像是着了魔一般,朝着对面之人毫不犹豫的送上一吻。

  两张薄唇相贴合,白七染竟生出一丝贪恋,缓慢而柔和的吸吮着,似如玉液琼浆,让他冰封千万年的心门不可自拔的想要为其打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