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三十三章 灵力化剑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3345 2019-12-19 10:00:00

  刚进战云台,入眼便是漫天黄沙,虽是艳阳高照,可温度却是寒冷无比,双脚踩入沙漠之中如同坠入冰窟一般,再也无法抽出。

  凤南歌半只脚尴尬的卡在了如冰渣一般寒气逼人的沙漠中,此情此景和真实感受简直两种极端。

  凤南歌试着想要抽脚而出,可即便动用了体内巅峰境的灵力仍旧无法动弹,她看了看四周遍布的枯木,目光一转,清了清嗓子,朝着虚空中的某一处,喊道:“金灿灿,我让金煜地尊把你放进来可不是让你袖手旁观的。”

  金灿灿圆滚滚的身形浮空而现,身怀布阵图的他并不会被战云台内的法阵限制,于战云台而言,他更像是一个掌控全局的局外人。

  “独魁,待我查看一下此处的布阵印记,找出救你的法子。”

  他张开手掌,布阵图捻诀而出,粗略的查看一番后,朝着身陷沙漠中的凤南歌道:“独魁,你伸手在东南方悬空摸找一下,应该……应该有什么东西被隐藏了起来。”

  “应该?布阵图上没有显示是什么东西吗?”凤南歌照着他的话在东南方向虚空乱摸了一通,“你确定这里有什么东西被隐藏了吗?我怎么什么也……等一下,真有东西……”

  凤南歌似乎摸到了绳子,她用力一拉,身子猛地被手中摸索到的隐形的绳子一带,整个人就从沙漠中飞出,神体并没有如预想中的那般再次落到沙漠里,而是被摸索到的这根看不见的绳子带着悬空而坐。

  正当凤南歌疑惑自己身下坐着的被隐形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一声动物的叫唤声响起,随后手中紧握住的绳子开始渐渐显现出来,而绳子的另一端也正是凤南歌身下所坐的物体也随之露出真容来。

  “这里居然隐藏了一只冰雪幻化的骆驼。”凤南歌盯着自己身下这只骆驼看了半晌,难怪一坐上总感觉寒气逼人。

  烈日沙漠之下,一只冰雪幻化的骆驼,浑身冒着寒气,凤南歌只觉这战云台越发诡异。

  金灿灿自空中而下,在这只冰雪骆驼的周围打量着,“过了这关的昆仑弟子不会每人都骑着一只雪骆驼吧?”

  “应该不会,战云台主要针对的是新进弟子的排位,那些等着被挑战的首席应该都等在战云台登顶的云阶上,到这里来的弟子应该只是新进的内、外两门弟子这雪骆驼藏得极为隐秘,上神之下的境界应该发现不了。”

  金灿灿疑惑道:“若是他们没有发现这隐藏的雪骆驼,那他们又是怎么走出这片诡异的沙漠呢?”

  凤南歌指着沙漠中遍布的枯树,“化灵力为绳,拴住那些枯树,借力而出……”

  她的话还未说完,金灿灿就迫不及待的化灵为绳实验起来,化出的灵绳刚拴住那些枯树的枝丫,一用力,就碎掉了,他脸色更加疑惑的看向凤南歌,“这树枯成这样,怎么可能让人借力而出呢?”

  “我话这不还没说完吗?你看那些枯树的枝丫上有些长出了藤蔓,这些藤蔓又缠绕了另一棵枯树,你的灵绳要拴在这些长出了藤蔓且缠绕在另一棵枯树上的枝丫才能借力。”

  金灿灿依着凤南歌所言,又找了一棵有藤蔓的枝丫,果真一用力,身子就被带飞起来,实验成功后,他问凤南歌,“独魁既然知道破解之法,为何还要让我找出这雪骆驼来?”

  凤南歌白了他一眼,“一棵树一棵树的借力不得累死我啊,既然有破阵图当然要走捷径啊,要不然我何必拿珍珑棋谱跟你家金煜地尊换这破阵图呢?”

  金灿灿眼睛一亮,“珍珑棋谱?难道是洪荒流传下的三大棋谱之一的珍珑局?”

  “你知道的还挺多。”

  “我们家地尊没别的嗜好,就痴迷棋局,所以对此多少也了解一些。”说到此处,金灿灿恍然醒悟道:“难怪以金煜地尊平日循规蹈矩的做派居然会将破阵图给我,还让我护送独魁进入,想来刚才独魁定然与金煜地尊传音交易了吧。”

  “不给他点甜头,他能让我进来?”

  金灿灿也深觉有理,“不过独魁的珍珑棋谱又是从哪里得来的呢?据传三大棋谱早已失传,难道……是掌宗流存的,独魁不会是从掌宗那里偷出来的吧?”

  “你以为我师尊的东西这么好偷,我就不能自己有点家底啊。”

  这个破棋谱还是在凤南歌在须弥戒中找到的,正巧她有,正好金煜地尊需要,这才促成了这场交易。

  突然间,天空燃放出冰雪焰火,在一瞬的炙热后便是漫天的雪焰四散,冰寒刺骨,一冷一热极尽和谐的在这片天地中释放着冰与火的力量。

  金灿灿惊呼道:“雪焰绽放,说明登顶之战开始了,让雪骆驼带我们过去。”

  音落,金灿灿捻诀唤出破阵图在登顶之地的印记,随后射入雪骆驼的眼中,不一会儿,雪骆驼一脚踏开虚空,两人随着雪骆驼窜入虚空缝隙中,眨眼间便被雪骆驼带到了战云台的登顶之地。

  战云台顶,总共十八云阶,前六阶上错落的站无极山试炼通过的九人,白念安、左御东、祁商皆在其中,还有洞庭府的潘楠、楼家的楼盛初、浑天阁的岚山和屈氏的屈吟,摩诃的轩辕飞的修罗门的宁息登到了第七层,而苏子墨在第八层,还有凤南歌的另一个老熟人也在第八层,岁秋境的月泠汐。

  当初月泠汐被凤南歌以梦语花给迷晕,还被顺走了乾坤伞,本是板上钉钉的内门弟子,却被凤南歌搅和成了一个外门弟子,就这外门的资格还是看在岁秋境的连幽君面子上才得到的,这简直就被月泠汐视作奇耻大辱。

  因而当凤南歌和金灿灿骑着雪骆驼凌空出现时,月泠汐满含杀意的目光便投射过来,“是你,将我的乾坤伞还来。”

  凤南歌一脸疑惑地看着她,“什么乾坤伞?莫不是这登顶的云阶太难,这位师妹吓得说胡话了吧?”

  “白姐姐——”白念安也看到了凤南歌,她站在第三层云阶上朝着凤南歌喊道。

  与此同时,站在第四层云阶上的祁商和左御东的声音也同时传来,“白老大——”

  这两人自从被凤南歌一路带出无极试炼并因此获得了内门弟子资格后对凤南歌这个所谓的老大倒是越发认可了。

  凤南歌飞至三层云阶上,同白念安站到了一起,“你们没被他们欺负吧?”

  凤南歌口中的‘他们’自然指的是苏子墨一行人了。

  白念安轻叹一声道:“本来左哥哥和商哥哥他们都已经上到第七阶了,可是被苏子墨给打下了第六阶,又在第六阶遇到修罗门的宁息,宁息又将他们打到了第五阶,而洞庭府和潘楠和浑天阁的岚山守在第五阶上,宁息也下到第五阶来,三人一起将我们拦在了第四阶。”

  左御东沉声道:“若非你出现,他们应该是想直接把我们撵出登顶之地的。”

  “我就知道此次新进弟子排位战,你们定然会被苏子墨他们针对,也怪我连累了你们。”

  祁商摇头道:“不怪你,他们这些神族本就看不上我们这些凡人修士,即便没有你,他们也不会让我们登顶的。”

  神族自诩血脉天赋了得,却不曾想许多人族修士一步步自灵修到巅峰再至入仙封神,经历的苦难磨砺比之神族要艰辛得多,即便诸多血脉限制,可人族依旧能入仙封神,光是这一点,就不该被看低。

  巅峰境界,神魂可运转灵力化剑,曾经,凤南歌未执碧魂前,皆以神力化剑,剑意通达,如今虽只修到灵力,但对付仙位,却也绰绰有余了。

  灵力化剑而出,嘴角噙着一抹自信笃定的笑意,她看向五阶上的潘楠和岚山,“两个半仙之境就敢霸居五阶,下三域的战力水准就是被你们这些蠢货给拉低的。”

  手执灵剑飞身而上,速度极快,第一剑毫不犹豫的看向潘楠,潘楠唤出仙品灵兵挡下,还未及反应,凤南歌右手的灵剑突然换到左手来,又是极其迅猛的一剑劈下,攻势迅猛让潘楠手中的仙品灵兵一震,随之震得后退三步,刚要反击,手腕抬起之时,又是一剑砍来,她的剑招快得与运转上神之力所出的剑招一般,他以一个半仙之境的修为根本难以反抗。

  凤南歌的灵剑划破他的手腕,而下一剑则是对准了浑天阁的岚山,一剑劈下,他在凤南歌迅猛地剑招中反应过来,同样唤出仙品灵兵抵挡,一连挡下三剑后,岚山握剑的手腕被凤南歌的灵力化剑震得生痛。

  神魂和神元已经完全相融的凤南歌虽为巅峰修为,但战力绝对能够比拟上仙之境,再加上曾执碧魂以剑灵作战的她,对于剑道更是比上神之境都要悟透得多,因而她的灵力化剑中更多了一份威势。

  就在岚山和潘楠准备合力攻下凤南歌时,她手中的灵剑突然间一分为二,双剑朝着岚山和潘楠同时劈下,两人震惊之余,躲闪不及,双双自五层云阶落下。云阶下形如万丈深渊,落入深渊中便会被逐出战云台,排位战上首位逐出者自居排位战末位。

  凤南歌立于五层云阶之上,看向此刻五层云阶中还剩下的两名新进内门弟子,一人是屈氏的屈吟还有一人是楼家的楼盛初,皆是下三域颇有名望的仙门道家,也是无极山试炼的通关者。

  两人见凤南歌看了过来,同时别开眼去,相视而望,屈吟先开口道:“这里景致不错。”

  楼盛初附和道:“嗯,是不错,你看那边,似有鸿雁。”

  凤南歌看向楼盛初所指的方向,万里云层,雾气重重,她一本正经的问道:“鸿雁在哪?”

  两人与她目光相对,神色皆是一副“我们只是单纯想要化解不和你打的尴尬氛围”,凤南歌读懂两人眼神后,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