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三十四章 清风聚魂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3379 2019-12-20 10:00:00

  五层的云阶有了凤南歌的坐镇后,白念安、祁商和左御东也都登上了五层来,六层云阶上修罗门的宁息眯着眼望向五层中人,目光在凤南歌的身上停留。

  “看来一涧渊当真是个好去处,短短数月便让一个初阶废物晋入灵修巅峰,你不要以为攻下潘楠和岚山就自以为能够越阶而战了,那潘楠和岚山不过是强行以尊品的宝丹提升上来的半仙之境,你能胜过他们无非是依赖于掌宗传授的神级剑术,不过你也到此为止了,你若敢登上六层云阶……”

  他话音未落,凤南歌的身形已然飞至六层之上,“你废话可真多,我登上来了,你要如何?”

  “你——”宁息气结,翻手间唤出一柄蓝光宝剑,剑出鞘后竟隐隐有着剑灵的震动之气,一剑挥下,逼得凤南歌后退开来。

  “哟,居然还有是把神品灵兵,只是可惜了用它的人修为太低,虽有剑灵,却召唤不出,以你的资质,若是运气好点,估计再有个万把年的应该能让那剑灵出来透会儿气。”

  “哼,我的古蓝剑岂是你一个灵修巅峰能够抵挡的?即便不用剑灵,我也能赢你。”

  古蓝剑剑气森然的朝着凤南歌劈砍而来,她闪身躲避,并未灵力化剑与其相碰。

  宁息一连出了十几剑连她衣裙都为碰到,“白梓君,你就只会躲吗?”

  本以为手握神品灵兵,十招之内应该能够拿下白梓君,谁知此时已经打了四五十招了,仍旧未能伤及白梓君分毫,他运转体内半仙之力,将其聚于古蓝剑之上,这一剑蕴含了他八成半仙之力,他就不信这一回白梓君还能躲。

  就在他蓄力之时,周围感觉越发的雾气缭绕,目光锁定下的白梓君竟有飞逃至四层云阶之势。

  此剑若中,白梓君即便不死也要掉半条命,身为独魁的白梓君平日里若要动她,极为困难,今天她自己找死跑到这战云台中,即便重伤了她,掌宗也不会多说什么,而且以一涧渊的资源,若再任其修炼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这白梓君就要入仙了。

  思及此处,宁息挥剑而出,身体朝着白梓君遁逃的方向猛地追逐而去,就在他即将追上白梓君时,不远处的白梓君的身影突然溃散开来,他的身体猛然下坠,四周的云雾这时才散开,他不知何时竟自己跳下六层云阶,飞入深渊之中,抬头望去,白梓君正站再六层云阶之上挥手同他告别。

  他此时才恍然醒悟,自己已然闯入玄阵之中,白梓君一直的躲闪只是为了凝结玄阵而已,原来她……竟是一名玄阵师。

  “人族果真是下等血脉,一个四方线图的玄阵都能被迷惑,你倒是什么人都愿意结交。”月泠汐此话虽是对苏子墨说的,可目光却是挑衅般的看向了凤南歌。

  苏子墨没有理会她言语中的讽刺,只道一句:“听闻岁秋境的公主六千载便修入阵仙之列,乃中三境奇才之辈,只是不知与这一涧渊的独魁,孰强孰弱?”

  “你不用激我,她不过一个阵灵,怎能与我比较?你且看着,待我收拾了她,再与你夺这第八层云阶。”

  月泠汐神魂凝线,玄纹线自眉心而出在指尖游走不断凝画,最终勾勒出六方线图朝着凤南歌飞出。

  “此玄阵名为锁灵,死于此阵中的上仙不计其数,以此阵为你送葬,倒让你占了便宜。”

  六方线图一出,云阶上到昆仑弟子皆倒吸一口冷气,锁灵玄阵在九重天阙可是威名赫赫,即便是上神遇到了也不敢强闯,这位独魁怕是要栽了。

  “你若此时认输,向我磕头认错,送回我的乾坤伞,我倒是可以考虑留你一个全尸。”

  “你一个女子,贵为神族,心肠却如此歹毒,难怪岁秋境的风评在中三境中一直垫底,看来连幽君治境的能力有待考量。”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妄言我父君。”她指尖微动,六方线图的玄纹线散发森冷杀意。

  凤南歌生生被六方线图罩于其中,无数的黑色链条如鬼魅般缠绕上凤南歌的神体,而后链条化为炙热的烈火,如无数火蛇撕咬凤南歌的体内的灵力,不愧是六方线图勾勒出的锁灵玄阵。

  凤南歌闭目凝神,眉心处飞出玄纹线缠绕于被锁灵捆缚住的身体,她的指尖急速游走,玄纹线勾勒出的线图从四方到六方,神魂仍旧在凝聚玄纹线,直至八方线图勾勒而出。

  原本神采飞扬的看着凤南歌被困于锁灵中的月泠汐脸色猛地一变,六方线图的锁灵玄阵轰然裂开,因玄阵被破反噬到月泠汐的神魂中,她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目光死死地盯住破开的锁灵玄阵。

  “不可能……我的锁灵玄阵不可能被破……”她难以置信的看向四周,“是谁?是谁破我的锁灵?”

  隐于虚空中的金灿灿心神一凛,传音给凤南歌道:“这位师妹在玄阵上的造诣已经够惊艳的了,只可惜遇到的人是你,灵修巅峰勾勒出八方线图,啧啧,这可是阵神方才能勾勒出的玄阵,你……你也太逆天了吧。”

  凤南歌没有理会金灿灿,她兀自从破裂的锁灵玄阵中走出,掌心托着八方线图对月泠汐道:“此阵名为清风聚魂,专克锁灵,你可要亲自试试?”

  “清风聚魂?你怎么可能凝画出阵神的玄阵,你……你定是用了什么法器?对,你连梦语花都能拿出来,区区凝画玄阵的法器又怎会没有?”

  “究竟是我神魂凝线勾勒而出还是法器凝画,你自己进去试试不就知晓了。”

  音落,凤南歌作势将清风聚魂的八方线图朝着月泠汐的方向一扔,月泠汐身形一闪,果断的跳入了深渊之中。

  身为玄阵师的月泠汐明白八方线图勾勒出的清风聚魂究竟有多可怕,若是身陷其中,以她如今的半仙之境,只有死路一条,因而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退出战云台。

  就在月泠汐跳入深渊的一瞬间,苏子墨也以极快的速度飞向第八层云阶,八层云阶前似有一层禁制的壁障,苏子墨运转体内所有仙力方才撕开壁障的一处裂缝。

  挤身而入,落到八层云阶上时,只感觉身体一轻,体内仙力顿时消失不见,就连灵兵也无法召唤,此刻的苏子墨亦如凡人。

  苏子墨进入第八层云阶后,白念安、祁商和左御东也都登入了第七层,就在凤南歌准备登入第八层时,一柄玄铁重剑带着清冷之意拦在了凤南歌的面前。

  执剑之人是摩诃古原的少原主轩辕飞。

  凤南歌问道:“你要跟我打?”

  轩辕飞指着凤南歌掌心托着的清风聚魂阵,老实回道:“我破不了此阵。”

  “那你为何拦我?”

  轩辕飞又指了指凤南歌身后刚刚登上七层云阶的白念安三人,道:“我破不了八层云阶的壁障,七层云阶已是我的极限,但你身后的三人无非是因你的关系才能一路直上,我不管其他云阶弟子是否甘愿任其登入,但在七层云阶,不留无名之辈,若想留在七层,至少战力需得与我比肩。”

  他说这话时,言语神色倒是让凤南歌想起一个人来,子午峰的首席宫藏。

  “你不会是子午峰的弟子吧?”

  “你怎知我出自子午峰?”

  果然与凤南歌猜测的一样,子午峰的人天生一副油盐不进的脸,“你与宫藏首席简直……一丘之貉。”

  “什么?”

  “不好意思,说错了,一表人才……都是这么仪表堂堂的……”

  凤南歌擦了擦冷汗,随即对身后的三人道:“这家伙也是一个半仙之境,你们能打不?”

  左御东正要说话,凤南歌又道:“你们两个大男人不能打也得上,要不太丢我面了,我们家念安就算了,毕竟一个女儿家跟他一个大男人打,传出去也有损摩诃古原的威名。”

  “你说是吧,轩辕飞。”

  “我们摩诃古原的女子向来是不弱男子的,更何况修大道者哪有什么男女之别,只有高低之分,若是她战力不足,还是尽早退回第六层云阶吧,无论是谁我都会全力应战。”

  “你……真的是没打过架是吧……这么好战,你信不信我……”说着忍不住就想把手中的清风聚魂往轩辕飞那里扔过去。

  “白姐姐,轩辕师兄说的对,修行之道不该依赖别人,修为的提升才是关键,我愿意与他打一场,若是不敌,我会退回第六层云阶。”

  轩辕飞眸光一闪,道:“你放心,我不会伤人。”

  左御东冷哼道:“说得好像你已经赢了一样,今天小爷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灵修巅峰生起气来究竟有多可怕。”

  左御东紧握一拳,一个玄铁手套便出现在他右手之上,居然是一件非剑灵兵,还是一个铁拳手套。

  “看我灵兵拳魂打碎你。”

  左御东重拳而出,他的拳魂应该是一件仙品灵兵,一拳砸在轩辕飞的头顶,轩辕飞以玄铁重剑挡下,两人再次出招,皆是用尽全力。

  两人打得不可开交之时,云阶突然出现震颤,紧接着前三层云阶猛地炸裂开来,虽然前三层云阶上已无弟子停留,但炸裂时的震荡还是波及到四层云阶上的外门弟子,严重者甚至灵魂受创。

  轩辕飞和左御东停止了打斗,云阶的震荡随着前三层的云阶炸裂越来越大,祁商看着第四层似隐隐出现裂痕,沉声道:“第四层也快支撑不住了。”

  凤南歌看向第四层的云阶,急声道:“所有弟子迅速登上第七层来,快——”

  第四层云阶的弟子在凤南歌的急声中猛地登入第五层,就在他们离开第四层的瞬间,第四层云阶再次炸裂开来,又有三名外门弟子灵魂被波及。

  只听一声惊叫,原来有外门弟子想要跳入深渊走出战云台,可惜在他从云阶上跳下时,整个人立即身死道消,只余一声惊恐的尖叫响彻深渊。

  白念安有些着急的问道:“白姐姐,战云台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跳入深渊却无法出去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