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三十八章 剑灵婆娑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2826 2019-12-24 10:00:00

  因战云台一事,金煜天尊被掌宗罚了三年禁棋,昆仑宗弟子每每看到金煜天尊总是一脸生无可恋,反观行吾天尊倒是心情大好,时常拿着棋盘到处寻人对弈,每每遇见还兀自感叹高处不胜寒的空虚感,引得金煜天尊咬牙切齿。

  子午峰的上官睿在战云台断了一臂,鲲鹏地的叶十三倒是日日往子午峰跑,不过冷霄长老知道自己儿子的手臂就是因为叶十三断的以后便对这叶十三生不出半点好脸色来。

  若非上官睿护着,怕是冷霄早已一剑劈了叶十三,哪里还管她鲲鹏地的亲传身份。

  战云台的异变终归是因凤南歌而起,上官睿也因此断臂,凤南歌心下有愧便去望月城寻来了苏筱筱,一开始冷霄长老还不愿这么个灵修境的小丫头给自己儿子看诊,后来听闻苏筱筱是第一药尊座下药使,这才勉强同意。

  苏筱筱看了上官睿的断臂后,对冷霄长老道:“炼化风雷剑中的剑灵婆娑本为魔魂界的千变魔神,他修的死灵力可化作世间万物,以婆娑之灵重铸手臂便可。”

  冷霄疑惑道:“姑娘修行不到千年,怎知我昆仑宗的风雷剑中剑灵为婆娑?”

  “曾听北尊君说过。”

  “原来如此,只是婆娑封在风雷剑中数万载都不曾炼化,这要以婆娑之灵铸臂可有炼化之法?”

  苏筱筱想了想,说道:“黄泉塔的孟婆煮汤用的三色火可以将其炼化。”

  “要去黄泉塔便要闯鬼门关了。”

  “我去。”叶十三想都未想的便脱口而出。

  冷霄瞪了她一眼,冷声道:“我儿子因你断臂,这三色火自然得是你去寻。”

  “不行。”躺在床榻上的上官睿坐起身来,制止道:“鬼门关本就凶险异常,黄泉塔更是难寻踪迹,我堂堂一个子午峰的首席,怎能让一个姑娘家为我冒险。”

  冷霄指着自己儿子的脑门,气恼道:“你这个首席是老娘放水给的,她那个亲传是在排位战中单挑上任亲传自己打来的,她若不为你冒险,你不是白替她挨这一刀了吗?”

  “娘,你就不能稍微给我留点面子吗?反正她不能去,要去让……”他目光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凤南歌的身上,伸手一指,“要去让她去。”

  冷霄看了一眼凤南歌,凑近上官睿的耳朵,“你是上赶着给你老娘送终了,咱们这掌宗比你老娘还护短,更何况还有一个杀神白七染,你给我消停会儿。”

  叶十三站出来说道:“上官睿,你别婆婆妈妈的了,冷霄长老说的没错,我欠你一条手臂,便是还你一条命我也认了,鬼门关我会去闯,你在子午峰好好养着。”

  叶十三留下这话便要离开,凤南歌将她拦下,道:“叶师姐,闯鬼门关者需得上神之下的修为,以你接近半步天君的修为是闯不进去的,寻三色火的事情不如交给我,反正我也要找孟婆要点东西。”

  叶十三打量了凤南歌半晌道:“你才巅峰境,掌宗可同意你去闯鬼门关?”

  凤南歌想起这几日白七染和烟明庭有商有量极为和睦的为她准备着鬼门关之行,嘴边不禁脱口而出道:“师尊就差敲锣打鼓为我践行了师姐不必担心,还是留在子午峰好好看着上官师兄吧,否则以上官师兄这不靠脑子的冲动劲,指不定师姐你前脚刚走,他就顶着独臂跟去鬼门关了。”

  上官睿给了凤南歌一个“知兄莫若妹”的表情,凤南歌无奈地叹息一声,带着苏筱筱摇头晃脑的走了出来,刚巧碰上来探望上官睿的宴竹,两人打了声招呼,正要离开,宴竹的目光突然看向凤南歌身后低垂着头的苏筱筱,“这位姑娘好久不见,上回见你还是在望月城的城门处,你陪着梓君师妹一同来参加入门试炼。”

  苏筱筱静默许久后方才回道:“公子好记性。”

  “你既同梓君师妹亲近,不如与她一样唤我师兄便好,只是还不知姑娘叫什么名字?”

  “我非昆仑弟子,唤公子师兄实在不妥,至于我的名字……也不值一提。”音落,苏筱筱急匆匆跟凤南歌道了别便下山了。

  凤南歌疑惑道:“宴竹师兄从前可有见过筱筱?”

  宴竹想了想,不曾见过,她叫筱筱?青松翠筱的筱?”

  凤南歌点了点头,只听宴竹又道:“青松翠筱是为竹也,倒是有缘。”

  凤南歌笑了笑便与其别过。

  还有一月便要去鬼门谷闯鬼门关了,昆仑宗上神之下的弟子皆可去闯,人数上鬼门关并无限制,只因鬼门关前的十二柄招魂幡自会挑选闯关者。灵魂薄弱者根本见不到鬼门关的大门就会被招魂幡给招入幡内,等鬼门关再度关上时,下三域的仙门道家备足神玉自去鬼门谷赎人。

  昆仑宗自洪荒起便积蓄了家底,最不缺的就是神玉,因而三千年一开的鬼门关,烟明庭从未限制人数,这也算是历练了。

  凤南歌与宴竹别过后,在回一涧渊的路上遇到了金灿灿,战云台后他便成了鲲鹏地剑池的执事,出门时身后还跟了两名弟子,好不威风。

  见到凤南歌,金灿灿的眼睛笑成一条线,挤在了那张圆滚滚的脸上,“我的飒爽英姿的独魁大姐大,战云台一别甚是想念,本是要去一涧渊寻大姐大,可是奈何我刚上任剑池执事,一堆的事情实在是走不开,今日刚巧在此处遇见大姐大,还真是极其有缘啊。”

  “我看你是新官上任忙着在鲲鹏地耀武扬威这才未去一涧渊寻我,今日我俩也算不得有缘,你应该是特地在此处堵我的吧。”

  “大姐大,你这就误会我了,我真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走着走着就遇见你了,当真是天赐良缘……”

  “你等等,你在这堵我就为了恶心我?”

  “这个……这个词没用对,我就是想表达表达我对你的崇高敬意,顺便……”他咳嗽了一声,后面跟着的两名弟子识趣的离开了。

  只剩下两人后,金灿灿狗腿般的笑着道:“大姐大,听闻你要去闯鬼门关?”

  “哟,你可以啊金灿灿,冷霄长老家的墙角都敢蹲,说说还听了什么?”

  “嘿嘿,恰巧……恰巧路过,耳力甚好,这才听了这么一句。”

  “你怎么不直接进去,非得蹲在门口听?”

  “你不知道,冷霄长老向来跟金煜地尊不对付,觉得金煜地尊动不动就以棋道论长短,抱着个破棋盘,见人就来上一局,赢了就开始说自己的大道理,也不管别人爱不爱听。”

  “冷霄长老输过?”

  “输啊,输的可惨了,三柄尊品灵兵都输了还听了三日的棋经,不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闯鬼门关大姐大得带上我。”

  凤南歌好奇的看着这个小胖子,问道:“我为何要带上你?”

  “我可以做你的护卫啊。”说完还不忘运转灵力在凤南歌的面前秀了秀。

  凤南歌一脸怀疑道:“你一个马马虎虎的上仙之境能有多大优势?”

  金灿灿笑容收敛,同样怀疑看了看凤南歌,“大姐大,你不也才巅峰境吗?还低我一阶了,嫌弃我可不厚道。”

  “就你这样的上仙境,我能打你十个。”

  “大姐大,咱们熟人熟事的就莫在自夸了吧。”

  凤南歌见他不信,随即唤出了羽桓龙骨扇来,帝品灵兵方一出现,便将金灿灿体内的灵力压制的死死地。

  金灿灿看着她手里的龙骨扇,后背冷汗四起,传闻念孤城主将自己护身灵兵送给了一涧渊的独魁,初闻时金灿灿以为送的只是一件不称手的君品灵兵罢了,被昆仑弟子以讹传讹夸大其词了。

  此时见此灵兵的威势,看来传闻是真的,那位性格阴晴不定的白城主送出的真是帝品灵兵。

  金灿灿眼珠一转,严肃道:“大姐大,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明明就能打我一百个,你太谦虚了。”

  凤南歌轻笑出声,看来他一眼,不再多言,转身离开,金灿灿皱眉略微失望的叹息了一声,只听凤南歌的声音传来,“若你实力不济,被鬼门关的招魂幡收了,赎你的神玉自个儿出。”

  金灿灿面上一喜,“大姐大愿意带我去了?”

  “你虽心思多了些,但还算有趣,带上你解解闷也好。”

  金灿灿脸上笑意再次荡漾开来,看着凤南歌离去的背影,眼中更多了一分坚定之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