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汝为君烟火人间

第四十章 明镜天君

汝为君烟火人间 南宴欢 3620 2019-12-26 10:00:00

  一向自诩公正的神罚殿居然与魔魂界中人相交,神罚中的诸神天律此刻看来更像是笑话,想及此处,目光看向殿内的石柱,凤南歌不禁笑出了声来。

  空灵的笑声打断了两人的说话,元夙天尊皱眉看向被关在水晶器皿中的凤南歌,“你笑什么?”

  凤南歌看向一脸好奇的苏子墨,指向他身后的石柱,石柱上的苍劲有力的字迹让凤南歌愈发想笑,“诛九天邪魔,除世间险恶,这邪魔险恶皆在于前,神罚殿匡扶正道的匾额立于身后,正邪如此相谈甚欢,莫不是要联谊?亦或是这匾额也是魔魂界所赠,怎能不好笑。”

  元夙天尊冷哼道:“封了你三百年还是这般牙尖嘴利,如今到了这般境遇还能笑得出来,你可知困住你神魂的是魔魂界专克诸神的噬魂杯,若是再晃几圈,你的神魂就会湮灭于这噬魂杯中,成为杯壁上的一粒尘埃。”

  凤南歌不以为意的看向苏子墨,“你们魔魂界送的?”

  “小玩意儿,不值一提。”

  “所谓礼轻情重,不知元夙天尊可要还礼?”

  元素天尊见关在噬魂杯中的凤南歌眼神里毫不掩饰的嘲讽之意,心下气极,拿起苏子墨桌案前的噬魂杯正欲摇晃,手腕却被苏子墨抓住,“噬魂杯虽送了你,可里面的东西是我的,我能动,你不行。”

  元夙天尊瞪着苏子墨,很快就平复了下来,缓缓放下了噬魂杯,“墨少主难不成真想将她引入魔魂界?”

  “你神罚殿都能与我合作,更何况一个三百年前就被神罚殿定了性的女魔头呢?”

  凤南歌好奇的打量着两人的关系,按理说元夙天尊比上仙境的苏子墨整整高出了三个位阶,拍死他跟拍死只蚂蚁没什么区别,为何偏偏对他极为恭敬甚至可以说是忌惮。

  他在忌惮什么?难道是当初在战云台救走苏子墨的魔帝?

  可苏子墨不过是岁秋境的少主,难道……

  “苏子墨,岁秋境与魔魂界也是一伙的?”

  苏子墨看向凤南歌,笑容突然柔和起来,“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只要你愿入魔魂界。”

  “我突然好奇心又没这么强了。”

  “凤南歌,龙族要你死,魔魂界是你唯一的退路,你以为白七染、烟明庭他们能保下你吗?他们自身都难保,你知道苍穹坛算出的触鳞人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与整个龙族为敌,这个滋味我想白七染最为清楚不过了,他虽身为天帝境,但却只能在下三域逍遥度日,若是出了下三域,他必遭灭杀。”

  苏子墨的话刚说完,一名紫衣殿灵卫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禀报道:“殿主,有人闯……”

  一个“闯”字还含在嘴里,整个人就在元夙天尊的面前化作尘埃消散,白七染负手而立。冷眼瞧着殿上的人,元夙天尊身边一直守着的青灵卫杜若飞身而起,唤出灵兵一剑刺向白七染的咽喉。

  “回来——”元夙天尊运转天尊之力将飞出去的杜若又给抓了回来。

  剑尖在离白七染一寸之地又被拉开,白七染身形未动,抬眼看向被元夙天尊拉回去的杜若,伸指一弹,位居神罚殿第四阶的青灵卫杜若便在元夙天尊的身边神魂消散化作尘埃了。

  元夙怒极,拿起关着凤南歌的噬魂杯对白七染道:“你敢灭杀我青灵卫,我定要让此女陪葬。”

  元夙天尊正欲晃动手中的噬魂杯却惊觉体内天尊之力无法运转,就连神体也被禁锢动惮不得,他此时方才从恼怒中醒悟过来,白七染乃天帝境,天尊境在他面前亦如婴孩,他渐渐平复下心来。

  只听白七染冷声玩笑道:“从我进到此处来,一共才灭杀了你十八个殿灵卫,你就这般急眼,比起神罚殿里那些老不死的,还需磨砺啊。”

  白七染朝着噬魂杯轻轻一招手,噬魂杯瞬间飞驰入他的手中,“想要威胁我?我记得你神罚殿的长老院一共十二名天帝境的长老,你们那个老人团也威胁过我,后来被我杀了三个,你若能将剩下的那些都叫出来,我或许能将你方才的话听进去些。”

  神罚殿的长老院算是六大殿的最高层,当然这是除开第七殿长生殿以外,但是神罚殿的长老陨灭一直都是隐秘,神罚殿中甚少有人知其缘由,如今听白七染说起竟是被他所灭杀,元夙天尊不禁心中惊骇,不敢再多言一句。

  白七染将凤南歌自噬魂杯中放出,随即又将噬魂杯化为齑粉。

  “可有受伤?”

  如今只是神魂幻影的凤南歌摇了摇头,担忧的看着白七染道:“你怎么来了?你不是不能出下三域的吗?”

  未等白七染回话,一阵肃杀的气息席卷大殿,白七染挡在凤南歌的身前,只见同样被白七染禁锢住的苏子墨突然动了,朗声道:“明镜,你还不出来吗?”

  自苏子墨身边的虚空撕裂而出一名白发少年,左眼下有一颗泪痣,他轻咳两声,一副病态,“墨少主,此行我只是保你平安。”

  见到这个少年,凤南歌猛地一惊,急声开口问道:“你是玄苍天的明镜天君,怎会与魔魂界为伍,难道玄苍天也成了魔族爪牙?”

  明镜看向凤南歌,烟波平静,微微轻咳道:“我见过你,你是炎奕的女儿。”

  凤南歌与他的确见过,明镜虽为玄苍天天君,虽修为已至天君境,但不知为何神体却如碎片拼凑一般残破不堪。

  而烛日天的东凰宫内有一处烈焰井,常年浸泡可铸神体,上三天中父君本就与他交好,因而明镜时常出现在东凰宫,凤南歌在东凰宫见得最多的,除了父君,便是这明镜天君了。

  “玄苍天为上三天之首,明镜天君这般做法难道要与诸神为敌?”

  又是一阵轻咳,他指着白七染对凤南歌道:“他可是你的心上人?”

  凤南歌心下慌乱,未曾答话,明镜又问道:“若有一日,他身受屈辱,你当如何?”

  凤南歌想都未想便脱口而出道:“上天入地,为他洗刷屈辱。”

  “若是你也因他连累成为诸神之敌呢?”

  “那便为他……战诸神。”

  明镜毫无波澜的脸上终是显出一丝笑意,“以前也有一人为我如此,只是……被我弄丢了。”

  说完又咳了起来,白七染看向凤南歌,眼神炙热,似不敢相信方才话语出自眼前这个女人,“你刚才所言,几分真假?”

  凤南歌心虚的别过头去,转移话题道:“我方才说了那么多,哪里知晓你所问的是哪句?再说眼下也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吧。”

  两人的对话被苏子墨突然的话语给打断,他指向白七染,对一旁咳嗽的明镜道:“你若杀了他,你要的东西我便给你。”

  咳嗽声止住,明镜眼中现出杀意,一枚镶嵌红花的玉簪被他唤出,此为红玉簪,是他的本命灵兵,簪虽小,却是一件实打实的帝品灵兵。

  明镜本身应该只是天尊境,但这红玉簪却是帝品,且在灵兵之中颇为神秘,这也是为何苏子墨笃定以明镜的天尊境可战天帝境的原因吧。

  就在簪子自他指间飞出的一刹那,红玉簪上的红花便脱簪而出,变成一个无脸的红衣女子将玉簪化剑刺向白七染的眉心。

  红玉簪竟已化灵,且这红衣无脸女子散发出的气息与天帝境者旗鼓相当,这红玉簪当真诡异至极。

  就在红衣女子的剑尖抵至眉心时,一道剑芒突飞而至,挡住了红衣女子手中的剑,烟明庭的身形也在此时显现出来。

  白七染不满道:“你到底是多久没使剑了,出剑这般慢条斯理,倒不如与他闲话家常,讲讲道理。”

  烟明庭白了他一眼,“要不我收剑,让他砍你几剑再出手。”

  白七染看向一旁的凤南歌,故作委屈的说道:“你看你这捡来的师尊,简直是心思歹毒,明知我韶华剑不在身边,还要言语恐吓我,你都要为我战诸神了,不如先拿小本子替我记下这一仇,将来为我欺师可好?”

  凤南歌一脸的黑线,指着被韶华剑挡下的红衣无脸女子道:“你们两位能不能尊重一下这位红衣姐姐。”

  一击不成,红衣女子反身又是一剑,韶华再次挡下,而后天帝之力汇聚剑刃,剑芒四散而出,明镜猛地将红玉簪收回,目光柔和的看向红玉簪,而后又咳了起来,“墨少主,烟明庭已至,我杀不了白七染,不过可保你平安离开。”

  苏子墨看向烟明庭和白七染,他倒是猜到了烟明庭会来,但却没想到白七染竟也出了下三域,“白城主,你不是早已被龙族禁足于下三域吗?如今突至这芳华境就不怕龙族震怒吗?”

  白七染不答反问道:“你将我的人抓来,就不惧我的震怒吗?”

  音落,四周天帝之力汇聚,朝着苏子墨的方向冲击而来,明镜猛地将人抓住,以红玉簪划开一道虚空裂缝,极为迅速的跳入裂缝之中,只听苏子墨的声音自裂缝中传出,“白城主,人可是元夙天尊抓的,我可是前来保她神魂的,你该谢我,凤南歌,我们还会再见的。”

  裂缝合十,虚空恢复如初,元夙天尊依旧被禁锢着,只是眼神中透着浓浓地忌惮和不安。

  白七染运转天帝之力,正欲一掌将其灭杀,却被凤南歌拦下。

  “你此刻杀了他,神罚殿加诸于我的污名也不会消失,留着他吧,终有一日,我会为自己正名,我会揭开神罚之下的恶,亦会拼尽全力让这神罚真正辨世间善恶,惩九天奸邪。”

  白七染柔声相问:“你可知此举是在挑战九天神权?”

  “若是这神权颠倒黑白、善恶不分,诸神之权为何不能重新定义,九天诸神受天道眷顾,自当行天道正义,这才是神权根本。”

  烟明庭听她所言,嘴角微微上扬,心道:“不愧是我徒弟。”

  白七染则是将脸凑近她眼前,若非她此刻为神魂幻影,白七染真想就此亲上前去,“凤南歌,你方才所言,让我心动了。”

  见白七染又在发情,烟明庭扯了扯嗓子,提醒道:“我在芳华布下的玄阵只能将你我的气息隐匿三个时辰,如今时间已过去大半,该走了。”

  白七染带上凤南歌刚走出正殿大门,一道暗力射入元夙天尊的右腿之中,他猛然吃痛,却因神体被禁锢无法动弹,只是表情狰狞的忍住腿部传来的剧痛。

  烟明庭跟在后面,亦是与白七染一样,一道暗力打入元夙天尊的左腿,就在三人离开之后,天帝之力消失,元夙天尊面色苍白的跪了下去,腿部的骨骼已被碎裂,怕是以后都再难站起,他眼中布满恨意,似要吃人般咬紧牙口看着三人离去的方向。

  

南宴欢

从《妃我倾城弃后霸宠》到《燕家茶楼》再到《东宁未安》我要说的故事也算被人听过、哭过、笑过、记住过。   如今《汝为君烟火人间》要说的这个故事准备了一年,希望那些年被我的故事骗过眼泪的人还愿意继续听我说故事   也希望新的朋友能喜欢我的这个故事细细想来不过是一堆活得太久的神仙为了神欲放下人心的故事活得太久总归是无法深情   可也有一些例外我想说的就是这些例外顺便再唠叨一句以前叫南安现在叫南宴欢   唯一不变的是我还在写故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