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C位曾经是校霸

第四章 偶遇

C位曾经是校霸 九卿一下 1942 2019-11-23 01:23:42

  颜卿左手伸出食指,右手撑茶几,想站起来,朝他扑过去。

  不料盘腿坐了会儿,血液不循环,撑起来的速度过快,导致她两条小腿酥麻,往前栽去。

  他下意识接住。

  “嘶...腿麻。”颜卿由于腿部不适,声音也变得轻柔,就响在莫非耳边,犹如一只轻羽,挠动他的耳廓。

  “好了。”颜卿推开莫非,坐在他旁边,气氛有一瞬尴尬。

  “那个,刚不好意思啊。”颜卿双手撑在两腿边的沙发上。

  莫非看着略带羞涩的她,以前怎么没见她这么不好意思过。

  忽然,他食指和拇指捏起她的下巴,迫使她微扬起头,嘴角上扬,露出邪气勾人的笑容:

  “颜卿,以后你喝了酒不可以随便跟男人回家,除了我,知道吗?”

  他松开下巴,食指勾过一股发丝,继续说着,

  “不是所有男人都像我这样,现在,还跟你在这儿说话,并且,就算是我,也保证不了下次你在我面前这么害羞的样子,而我,不想做点什么。”

  莫非右手将颜卿散落下来的头发捋到耳后:“你变了,我也变了。”

  果然,颜卿耐着性子听他说完后,还是毫不犹豫的抬起头打开那只碰她头发的手,并皱起了眉头:“凭什么?凭什么要听你的话?你根本就不当我是你朋友。”

  莫非无声的苦笑了下,心里腹诽:没把你当朋友,是把你当宝贝,可我在你心里不是“别人”吗?

  你不也还是和以前一样连你的头发丝我都碰不得吗?

  “颜卿,那我在你心里,算什么?”

  “......”颜卿端起他的麦兜杯子喝了一口,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个答案,或者说,她根本不想回答。

  “算了”,他拿过一支烟夹在指间,没点,“那你告诉我今天为什么到网吧上通宵?以前,你可没有这么不乖。”

  颜卿放下杯子,又拿过茶几上的酸奶。

  “咕噜咕噜”酸奶只有一口,喝光了。

  “给我支烟?”

  颜卿屁股抬起来,够着身子,将酸奶盒扔在莫非腿边的垃圾桶里,重新坐下时,右手撑着有点昏沉的脑袋,试探的问他。

  莫非虚着双眼,审视着的意味,将手中的烟咁在嘴里,然后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点燃。

  他将烟盒和打火机都握在手里,嘴里咬着烟走到落地窗前,他吸一口,再双手撑在防护栏杆上,对着夜空吐出去。

  周遭很安静,只有变频空调时而发出声响。

  六七月的夜晚是很燥热的,可是,此刻,只有他们两人的loft公寓却凉爽得让颜卿感到一阵寒意。

  窗户只开了一个缝,莫非抽着烟看着玻璃窗里倒映出的颜卿,她这会儿背靠在沙发上,脑袋也搁在沙发背顶端,双手抱着自己的背包。

  她似乎有些疲惫。

  莫非转过身,双手手肘搁在栏杆上,背靠玻璃,一脚踩在栏杆底端的横杠,一脚撑地。

  他看见她睁着眼,看天花板,但眼神空洞,一动不动,让他感到不真实。

  “我想抽烟。”她没动,当声音传来才证实她还是个活人。

  “想抽,自己来拿。”莫非不忍再看到她这副样子,偏过头向窗外看去。

  颜卿将背包放在一边,站起身将左边脸颊的头发顺回耳后,朝他走去。

  她和他一样的姿势背向夜空,在他左手边。

  莫非左手轻轻抖出一只烟的烟头,递出,颜卿直接用嘴咁出来,他把烟盒扔在茶几上,划开打火机,点燃。

  他一直看向右边窗外的公路,一共开过去五辆车,“咻”就过了,就像这三年,“咻”的过去,什么都抓不住。

  忽的,右脸颊被拂上一只手,这只手将他偏着的头掰回来。

  颜卿左手夹烟,右手掰莫非,迫使他面向自己。

  她没有用他手上打火机的火,她的烟对着他正在燃烧的烟头。

  由于颜卿吸着烟嘴,双颊的皮肤也凹陷进去,烟丝很快燃起星星点点的火花。

  莫非被掰过来同时盖上左手的打火机,双眼看不出情绪,只是直视着她的眼珠微微滑动。

  莫非将她点烟这一幕的样子深深刻画在眼里。

  颜卿松开他,微仰起头朝空中吐出淡淡的烟雾,呈直线的。这是会抽的人。还挺熟练,看来不止一次了。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她低下头,看这双男士拖鞋。她穿起来有些大。

  “会抽多久了?”莫非的烟已燃烧到头,他走两步摁灭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又退回来,换了个姿势,侧靠在栏杆,面对颜卿的侧颜。

  “三百五十七......额过了十二点了,是三百五十八天了。”。

  “记得还挺清楚。”

  “主要是特殊日子,记忆深刻。”颜卿呼出烟,勾起一边嘴角,苦笑,眼珠有水光在晃动。但她低着头,莫非并未看见。

  可他听得出声音里的不痛快。

  “你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莫非问得直接。

  她仍低着头:“莫非,这些年,我过得不好。”

  终于,终于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了。

  ...

  ...

  “我妈有了新家庭,那天抽的第一根烟。”颜卿说得很平淡,但她抬起头时,左眼有一滴水珠划下。

  莫非看到了,他想帮她擦掉,可他仍未有何动作。

  心里某个地方塌陷。

  ...

  ...

  那是中考后的某天,妈妈才决定告诉她,有了新的家庭。

  妈妈说那个男人对她很好,他们在两个月前就领证了,那时颜卿即将中考,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她。

  就在那天,她在爸爸家接到的这个电话,妈妈还让她到她那里玩,她拒绝了。

  她突然有一种被世界抛弃的孤独感,她不是很伤心,是很落寞,很失望,是又一次失去的感受。

  就像莫非转学好几天后,自己才得知这个消息时的心情。

  她很烦闷。

  尤其窗外知了的叫声。

  她仰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

  “怎么不出去玩儿?”爸爸从外面回来,在裤子荷包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支点燃,然后去厕所,烟和打火机随手扔在了茶几上。

  颜卿看着烟盒,想了一分钟。

  然后坐起身,在盒里抽了一只,她学爸爸点烟的样子,生疏而迫切的点燃。

  男士烟浓烈,她被呛到,一边咳,一边跑进自己的卧室。

  她背靠着门滑下,坐在地板上,又抽了一口,慢慢的,这次没呛出口。

  颜卿将烟吸进了喉咙,她渐渐适应,烟雾吞吐间,也渐渐不那么烦躁。

  心情也安定了一些。

  头有些晕,这第一只烟只抽了一半儿。

九卿一下

来,跟我互动呀   另外,温馨提示一下:每天都可以签到领红豆哦,章评和书评都可以领取呢。   ʚ{︎︎◌ˊㅿˋ︎︎◌}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