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C位曾经是校霸

第九章 惊讶

C位曾经是校霸 九卿一下 4895 2019-11-27 02:59:13

  校医务室。

  颜卿清理了下身上的墨水后趴在床上,校医小月姐掀开她领口,露出右边蝴蝶骨,伤口正好在右蝴蝶骨处,长短不一的几条血线,周围有些肿块,幸好,季雪妮是女生,力量不大,没有伤到骨头。

  只是这段时间,她得受些皮肉之苦了,躺着睡也是不可能了。

  “这几天洗澡避开伤口,实在不好弄,让室友帮你擦擦,别沾水,小心化脓。”小月姐贴心的嘱咐她。

  “好的。”颜卿穿好衣服。

  “这是帮助伤口恢复的药,涂在伤口处,这是内服的消炎药。”

  “好的,小月姐。谢谢。”

  颜卿结账拿好药,微弓着后背出医务室。

  “怎么样?严重吗?”秦也一直等在医务室外,此刻见到颜卿疼痛的样子,焦急又关切的问她。

  “没事。”颜卿单手撑在腰上,忍着疼痛。

  秦也走在她旁边,想扶着她,又怕颜卿骂。

  “今天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打起来了啊?刚跳舞那会儿不还好好的吗?”秦也只好帮他提着药,帮她开了包湿巾递给她擦汗和手上的墨水印。

  “跳舞那会儿她就不爽我了吧,不然怎么解释我的作业被撕得稀巴烂,课本全部被胶水粘住?”颜卿拿湿巾擦着汗水。

  傍晚了,天没有一丝凉快的感觉,心情和这鬼天气一样烦闷。

  “是她做的吗?”

  “不是她还有谁跟我过不去?”

  “万一不是呢?”

  “我没想过万一,不是她们,我也想打她们一顿,整天就琢磨着怎么整我,我不想再任她宰割了。”

  “嗯。”秦也想了想,“但我觉得不像是她的作风,她那种的,宁愿跟你硬碰硬,也不屑在背后使坏的。而且,你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她。”

  颜卿听他说的也有道理,那不是季雪妮,又会是谁?

  ...

  ...

  莫非再次打断她,突然伸手紧紧抱着颜卿。

  “你怎么了?”颜卿没有拒绝他的怀抱。

  “没怎么,你让我抱抱。”莫非挺心疼她的,他很懊恼,自己放在心尖儿里的宝,怎么还受了这么些伤,他更懊恼不已的,是她在经历这些时,他不在她身边。

  他都不敢想象她被砸到那一刻时疼痛的样子。

  “背还疼吗?”莫非抱着纤细的颜卿,下巴搁在她肩上,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现在不疼了,只是,好像隐约有个疤痕而已。”颜卿垂着的双手慢慢抬起来,拍拍莫非的后背,“我现在没事儿了,啊。”她像安慰小孩一样安慰他。

  “嗯,你继续。”莫非放开颜卿,走到沙发坐下,深吸一口气,又捏了捏鼻梁。

  颜卿转向窗外看着浓墨一样的夜空,继续讲述......

  ...

  ...

  后来,颜卿仔细回忆了当天的情形,还想了想还有谁有这个可能。

  但,一无所获。

  她不知道除了季雪妮跟岳婷外,还有谁针对她,为什么针对她。

  寝室。

  四人间。

  颜卿和李子怡、胡灵、薛晓晓一间,那天扶她的人就是李子怡和胡灵。

  “卿卿,需要我帮忙吗?”李子怡在厕所门外问颜卿。

  “不用,我一个人可以。”颜卿在用湿帕子擦拭后背,很艰难,手够不到,幅度大了又会很痛,算了,就这样。

  过了一两天,颜卿实在粘得难受,便让李子怡帮忙擦拭一下背部。

  李子怡一边帮她擦,一边问:“卿卿,你舞蹈学了多久了啊?”

  颜卿将头发撩到一边:“认真算的话,大概快十年了吧!”

  “十年!天呐,那不是你相当于从小就开始学了。”

  “嗯。”

  “真好,我小时候也喜欢唱唱跳跳的,只是家里条件不允许,父母不支持。”

  “哦,现在学也不晚的。”颜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她早就习惯了独来独往,很少和同学聊天。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李子怡帮她擦拭背部和上药,颜卿很感激她,说是请她吃一周的饭,虽然都是吃食堂。

  渐渐地,大家都认为李子怡和颜卿很好。

  这天,她俩结伴去食堂,李子怡自然的去挽着颜卿,但她不习惯,所以抽了出来。

  她们点了一荤一素一汤,找了个空位坐下。

  刚吃没多久,秦也带着兄弟过来蹭座位。

  “嗨,颜卿。”秦也十分不客气的坐在颜卿旁边。

  颜卿没理他,埋头吃自己的。

  “嗨,你是高二的秦也学长吧,我叫李子怡,是颜卿的朋友。”李子怡见秦也没有要与自己打招呼的意思,便主动介绍自己。

  “嗯,知道,看见你们一起吃饭好多次了。”

  李子怡有些开心,秦也注意到了自己,哪怕是通过颜卿。

  秦也吃完饭便走了。

  他走后,李子怡继续和颜卿聊天。

  “卿卿,你知道秦也高一时打的那三个赌吗?”李子怡凑近颜卿小声说着。

  颜卿摇头。

  “我知道,我跟你说哦,可搞笑了。”

  颜卿听到搞笑倒还来了点兴趣。

  “秦也不是被高三学长古一天堵了吗,本来古一天是要揍他一顿的,秦也说揍一顿多没意思,就说打赌,谁输了,谁给谁当跑腿儿,就是小弟一年...”

  古一天当然同意了,他想要的就是让秦也服气。

  于是秦也说了第一个赌:吃一大碗面,谁先吃完谁赢!

  古一天乐呵,这算什么赌,吃碗面而已嘛,这有啥难的。

  于是古一天“呼哧呼哧”地把一大碗面吃完了,还打了个嗝!

  而秦也连半碗都没吃到。

  第一局,古一天胜。

  秦也又接着说第二局规则:绕操场跑3000米,谁先跑完算谁赢。

  古一天心想:3000米算什么,又不是没拿过奖。

  结果,由于他才吃了一大碗面条,没跑几步,胃部就开始疼痛,吃太胀了没消化,他只好龟速前行,反观秦也,面不改色,脚不见缓。

  第二局,秦也稳赢。

  第三局是古一天提出的,说分别到女厕门口收上厕所费,5毛一次,谁先收到50块就算谁赢,双方可派人监督。

  古一天以为自己混得久,人缘也好,哪知他搬着小板凳坐门口收费时,凶神恶煞的,搞得好多女生都到别的楼层去方便,实在太急才给他5毛。

  再看秦也这边,他贴心的准备了纸巾,姑娘们知道他们在打赌,又觉得5毛就能买到平时1块钱才能买的纸巾,很划算,而且方便快捷,重要的是,这个厕所所长颜值超高,态度又好,其他层的女生都跑这一层来了。

  一天下来,利用课间时间收厕所费的钱何止50元,秦也把多的钱还分给了帮忙收费的兄弟,甚至连那个来监督的人都被策反了。

  第三局,还是秦也胜。

  古一天再不服气,这面子上也过不去,只好认了。

  从此秦也就被安上了新校霸的名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