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C位曾经是校霸

第十五章 冲突

C位曾经是校霸 九卿一下 1557 2019-11-30 03:31:31

  莫非家的沙发可以拉出来拼成床,他平躺在上,双手枕着头,眼睛闭着,却久久不能入睡。

  他回想颜卿跟他聊起这些事情时,她虽然极力平稳自己的情绪,但他能感受到她回忆时透出来的一点点伤感。

  打架斗殴,欺辱霸凌,这些在莫非的世界里都是常事,甚至可以没有任何原因,仅仅因为你碰了我一下,我不爽,就可以干一架,更甚的是就是突然看不惯你了,就想打你。

  女生之间的冲突,往往酝酿已久,身体的创伤可以恢复,偶有留疤,不痛不痒,心灵的创伤难以平复,疼痛难减,即使经过时间良药的愈合,却也经不住一丁点撕扯。

  莫非上楼,坐在床边,颜卿送给他的小兔子夜灯微弱昏黄的灯光照亮颜卿姣好的面容,他伸手轻拭她眼角的泪痕,做梦了吧,梦里的她又在经历什么?

  莫非嘴唇轻啄颜卿额头,转身,下楼,他躺在沙发上,回忆起和颜卿的相遇.....

  ......

  .....

  莫非的回忆...

  那天,初一的莫非正好经过9班窗户,听见教室里的掌声,往窗内看去,正好看见一个温婉可人的女孩下台,一个安静内敛的女子上台,她们正好擦身而过。

  温婉女孩对安静女子露出可人的笑容,并细声细语对她说:“加油!”安静女子回了个礼貌的笑容。

  站上台后,窗外已经围了好几个其他班的男孩,安静女子往窗户漂了一眼,窗外的所有男生都看着她,包括自己。

  “这首歌叫《荡漾》,是一首老歌。”她后来说过也是她妈妈最喜欢的一首歌。

  “摒住了呼吸像沉入深海

  凝视你竟然没一句对白

  ...

  心荡漾

  馀情未了的心荡漾”

  ...

  她的音色很干净,但很清冷,和她那张脸很搭。

  黑色中分直发梳的低马尾,一件白色羊羔毛外套,搭配直筒牛仔裤,裤脚卷了一点,为了配合黑色短靴。

  干净,这是莫非对颜卿的第一印象。

  后来,某天体育课,他和兄弟几个在操场打篮球,又见到那个安静女子,但这次的她不再是安静的感觉。

  她们五人身穿蓝白校裤,在升旗台上跳舞,她穿了白色卫衣,今天头发扎的高马尾,看起来还是很干净,但多了分精神。

  前奏响起,操场上的不少同学望向舞台,只见五个女孩舞姿整齐,表情冷峻,每个动作与音乐卡都得非常到位。

  于是,他们几个收了篮球往舞台方向走去。

  他走在最后,他记得当时只穿了一件黑色t恤,外面套了件球衣,紧身运动裤外套了条同款球裤,一双AJ篮球鞋,外套搭在左肩上,仰头喝了口矿泉水。

  他喝完水递给林宇,双手抖开外套,边走边穿边看着舞台上那个穿白色卫衣的女子。

  “诶诶诶,非哥,我发现台上那几个妹纸颜值都挺高啊!”林宇一只手拿着他的矿泉水,一只手激动的拍打他左肩,手劲儿还挺大。

  拍完就昂头往舞台走,眼睛都直了!

  他眉头一皱,抬脚往林宇的屁股踢了一脚:“你丫别老对我动手动脚!”

  “非哥你这不公平!你老爱对我动脚不是!”林宇欠揍的说。

  “就你这天天作天作地爱作死的样子,非哥只动脚都是爱你!”和他并排走的顾池双手插在裤兜里,看一眼自己再看一眼林宇,漏出邪魅的笑。

  本来寸头就够显得他坏了,这一笑,简直体现了顾池坏透顶的感觉!

  他们一行六人,打打闹闹的靠近舞台。

  他看见那个白卫衣女孩朝这边看了一眼,又再清冷的别开视线。

  接着就看见让他记忆深刻的一幕...

  白卫衣女子右手做成手枪,手背放在额前慢慢下滑,左手自然下垂,双腿稍微弯曲,身体稍往后仰,突出垮和肚子,随着节奏扭动。

  她好似天生舞姬,全身上下,面部表情都透出一股妖娆与酷帅并存的气质。

  林宇和其他几人早就看呆了,唯有自己和顾池波澜不惊的欣赏完整支舞。

  帅气,这是莫非对颜卿的第二印象。

  “诶,你们几班的啊?”林宇脸不红心不跳,双手抱在胸前,首发当炮灰。

  白卫衣女子正将掉下来的碎发别在耳后,面容冷淡,但双颊因为跳舞运动后微微红得像没熟透的小苹果。

  “非哥,你看是不是好像害羞了?脸都红了。”林宇和他说悄悄话。

  可目前这距离一堆在台上,一堆在台下的,而且是上课时间,操场只有两个班的人,林宇这悄悄话至少周围人都听得见,包括台上的五个美女。

  其中两个美女瞬间脸红,可林宇这话指的正主儿还面不改色,冷漠气场不减。

  “别管他们,再来一遍吧,快下课了。”说话的是另一个气质身材俱佳的美女,她边说话边把披散着的头发扎起来,露出白皙天鹅颈。

  他发现顾池眼睛从白卫衣女孩脸上移开,转向说话的女子,她在上,他在下,抬眼正好看到那女孩儿抬高手臂扎头发时露出的肚脐,细腰,平腹。

  “呵,有意思...”顾池自说自话。

  闻言,便直接转头好奇地看他,刚好看到顾池望向那女孩儿的眼神,猎人捕捉到猎物的眼神。

  女孩们又开始舞动。

  林宇掏出了手机,对着舞台拍。

  一曲终了,刚好下课铃声响起。

  她们五人拿起衣服往教室走,他们六人往小卖部走。

  小卖部聚集了各个年级各个班的学渣们,这里也是随时可能爆发战争的上等场所。

  他和顾池背靠在墙上,一只腿屈着,脚抵住墙壁,另一只腿支撑着整具身体。

  顾池左手拿着一部手机,右手夹烟,他左手夹烟,右手放在裤子口袋,头歪向顾池,正看着他手机里正在舞动的女孩。

  “怎么样,哥哥我这回是不是够机智?!”林宇像个拿了双百分正在向父母讨奖励的乖儿子!

  “很阔以!赏你一个吻!”顾池拿烟的手放自己嘴上啵了个,迅速的将手朝林宇贴去。

  “滚滚滚滚滚,老子是直的!”林宇连连后退,“谁要你奖励这个啊,我要非哥的奖励!”

  “把这个视频传我手机上,就奖这周不踢你了!”他拿过顾池手里的林宇的手机,点开QQ,传到自己手机上。

  自己嘴上虽是这么说,还是给林宇买了包烟。

  顾池也顺势要了这个视频:“非哥给你买烟了啊,我这吻就当附赠。”

  之后这个视频就一直待在莫非的手机里,有时想起颜卿,就拿出来看,包括今晚,他又看了一遍。

  而顾池说,他的很多个夜晚,也有这个视频的功劳。

  “拿瓶农夫,一盒绿箭薄荷糖。”一个清冷的音调从背后响起,但他当时看视频看得入神,没有回头。

  直到林宇一声“卧槽”!

九卿一下

我相信世间定有一见钟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