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C位曾经是校霸

第二十一章 为何

C位曾经是校霸 九卿一下 2412 2019-12-03 04:12:55

  颜卿和时婕牵着手。

  刚坐下时,时婕在点菜。

  莫非突然对颜卿说:“你和我是不是穿的情侣装?”

  “不是情侣装!”只是风格差不多。

  “那是兄弟装!”顾池马上接话。

  莫非和顾池击掌。

  “哈哈哈,你看吧,卿儿,我说你这样像爷们儿,你还不信我。”时婕及时撒盐。

  “你信不信我打你们?”颜卿又奶凶奶凶的挥起小拳拳。

  “卿爷饶命卿爷饶命!”顾池双手合十,假装很害怕的样子。

  “不信!”莫非勾起嘴角说。

  “那你过来,你看我敢不敢打你!”颜卿勾勾手指。

  莫非计划得逞,嘴角裂开笑:“好,我过来,你不敢打就不是卿爷!”

  莫非和时婕换了座位,坐在颜卿旁边。

  颜卿举起小拳拳想了想说:“嘿!不对啊,那我打了就是卿爷,不还是爷们儿吗?”

  “哒哒哒哒”颜卿还是对莫非来了个连环奶拳:“反正都是爷,不打白不打!”

  莫非被打完,笑得更开心了。这奶拳对他来说就是挠痒痒,可能还挠到他心里了:她今天好阔爱!

  颜卿也意识到自己好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仿佛刚才回到了小学时和朋友开玩笑疯打的日子。

  铺满辣椒和花椒的地道火锅底料开始沸腾,服务员往里倒各种入荤菜。

  “麻烦这个莴笋头也倒一点进去。”时婕戴着一次性塑料围裙,手指素菜拼盘。她一向爱吃素菜。

  “多倒点,我也喜欢吃。”颜卿接过顾池递过来的啤酒,熟练的往杯子里倒。

  啤酒随着杯壁流下,没有一点气泡。

  莫非也拿了一瓶酒满上,可就没有她那么斯文了。

  “来,干一杯!”顾池举起自己的酒,他们三人也陆续举杯,“额,是不是该说些什么?”

  “新年快乐,友谊长存!”颜卿豪迈的把杯子和他们三个一一碰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嗯,长存...”

  “干杯...”

  “干!”

  不一会儿颜卿就干完一瓶啤酒。

  “卿儿,你酒量是不是很好?”时婕吃着顾池给他夹的莴笋头,一边问颜卿,因为她看到颜卿好像喝每杯酒都像是喝水似的。

  “不知道好不好,只是我爸爱喝酒,我从小也多少沾过点儿。”

  莫非端起酒杯单独和颜卿碰了一下,两人都是一口闷。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感情深,一口闷?

  “那你可能遗传了你爸。”时婕被莴笋头辣到,自己呡了一口。顾池见状,便让服务员拿了瓶凉茶给她。

  不知不觉,他们四人喝了一件啤酒。期间聊了聊每个人小时候的趣事。

  顾池说他小学一年级的时候骗莫非说自己是奥特曼,结果莫非真的相信了,那时候可崇拜他,一直信到了三年级!

  “怎么可能,莫非怎么会那么天真信你是奥特曼?他又不萨!”时婕一脸不相信。

  “我当时是班长,又比大家高,所以很多人崇拜我!”顾池突然想抽烟嘚瑟嘚瑟,想到两个妹纸在场,还在吃饭,也就忍住了。

  颜卿在喝酸奶,吸管儿又被她咬在嘴里,本就由于喝酒后双颊微红,听顾池和时婕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双眼空洞,没有聚焦。

  莫非则背靠椅子,手里把玩着一个白色zippo打火机。

  “那后来莫非怎么就不信你了?难道他突然变聪明了?”时婕说这话后“嘿嘿”的对着莫非一笑。

  “因为我发现他两三年都没变过身!”莫非眼神无语的昵顾池。

  “噗哈哈哈哈”时婕差点一口凉茶喷出口。

  “什么?什么变身?”颜卿回过神来。

  感情刚才这段儿她就没在线的啊。

  “卿儿,你是喝醉了吗?我们在聊顾池和莫非的小时候。”时婕再次端起酒杯,“来来来,我们两喝一杯,你不在状态啊。”

  “小时候...小时候我还是挺开心的。”颜卿说完便喝下那杯酒。

  “你现在不开心吗?”莫非把打火机打开,又关上,坐直身子,一只手肘撑在桌子边缘,看着微醺的颜卿。

  “现在...这一刻还是挺开心的。来,再开一瓶给我!”颜卿向顾池伸手,想再要一瓶啤酒。

  “今天不喝了行吗?我们去走走,散散酒。”莫非拦下颜卿伸出的手。

  “也好,差不多了,再喝,我可能要醉了。”时婕将凉茶喝完,站起身准备去结账。

  “你干嘛,坐下!”顾池拉住时婕的手,将她往椅子上使劲儿一带,还用命令的语气对她说。

  然后就去收银台买单。

  他们四人从火锅店出来就直接去了电玩城。

  电玩城在一个商场里面,不是很大,但却是坏孩子们的聚集地。

  一进大门,就看见一男一女在跳舞机上随歌舞动,看得出来,是资深玩家。

  颜卿和时婕本来就是学跳舞的,看到跳舞机莫名的兴奋。

  于是莫非便去兑换了几十个游戏币。

  顾池往跳舞机里投了十几个币,心想:跳吧跳吧,就爱看你跳舞。

  当然这个“你”是指时婕。

  不过莫非也很乐意,因为自从看到元旦那个舞蹈后,就再没有看到过颜卿跳舞了。

  时婕是学韩舞的,正好跳舞机里很多韩国舞曲,都是她学过的。颜卿虽然没有报韩舞班,但是一些经典的歌曲,她还是会跳。

  时婕选择了(G)I-DLE《Uh-Oh》,类似Hiphop风,但又带点小性感的JAZZ,再适合不过她们两个跳了。

  颜卿和时婕脱掉外套分别扔给坐在观看蹬上的莫非和顾池,他们很乐意为她们服务。

  接到手的衣服还有一股淡淡的火锅香。

  但他们怎么会嫌弃。

  颜卿只穿了一件黑色格子衬衣,衬衣一角扎在黑色工装裤里,头上的帽子也扔给了莫非,头发披散开来。

  莫非毫不客气的将她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

  时婕穿的就是让颜卿想抱抱腰的那件白色修身毛线长裙,曲线优美,真是个小妖精。

  随着音乐响起,她们两配合脚镨做着原版动作,时而酷帅,时而娇美。

  原本只有几个看客,逐渐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她们两一白一黑,一柔一刚,连刚才的资深玩家都情不自禁的赞叹一声:“炸了!”(“炸”是街舞圈常用夸奖词,类似“赞”)

  一轮共可跳三只舞,获得三首SSS,还可以赠送一首。

  三只舞连续跳下来已经有点出汗,颜卿想休息一下,刚准备把这赠送的送给那个资深玩家跳,没想到,她刚走到莫非面前,准备拿过衣服,莫非直接掷在她怀里:“拿着!”

  然后将头上的鸭舌帽拿开再重新戴上,看一眼颜卿的衣服,再看一眼她微红的脸:“穿上!”他怕她感冒。

  此时顾池已经去选歌了,时婕还在懵圈中,她靠近颜卿纳闷道:“什么情况?刚顾池说他要跳跳舞机!他会跳舞?”

  “不知道,可能...他们就想玩玩儿而已...吧!”颜卿抱着衣服坐到刚才莫非坐的位置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