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C位曾经是校霸

第二十七章 孤立

C位曾经是校霸 九卿一下 1659 2019-12-06 00:37:29

  “非哥,你这演技可以拿奥斯卡小金人了!”林宇没发现这一拳一腿的力量,嬉皮笑脸的拍拍莫非弓起的背。

  “颜卿,你丫发什么神经呢?”顾池看出来莫非不是装的,好像是真的疼。

  “谁他妈让你揉我头发了,我最讨厌别人未经过我允许前碰我的头,我们关系再好都接受不了,何况...我们只是朋友,麻烦你以后别再这样!”颜卿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凌乱如鸟窝一样的短发,还有几撮呆毛随风飘扬,显得这剑拔弩张的气氛夹杂着些许滑稽。

  颜卿离去,给这三人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

  “糙!”莫非憋着疼,舌尖舔舐后牙槽,别人?只是朋友?

  这以后,莫非没有再找颜卿,颜卿也没有主动搭理谁的习惯。平日哪怕碰面,两人也是谁也不看谁,仿若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要么绕道而行。

  留着空气刘海锁骨发的时婕,是在好几周后才发现这个异常。

  那天,她照常和颜卿一起去食堂吃午饭,莫非他们仨在前面。

  “顾池!”时婕拉起颜卿小跑过去,“我们拼菜吧,AA,这样又合算又能多吃几个菜。”

  “好啊,那走,就不A了,我请。”顾池向来对时婕不客气,一手把她勾搭走,就不理颜卿了。

  “诶诶诶,卿儿,我跟卿儿一块儿走,你散开。”时婕把顾池的手拍开,倒退几步牵颜卿。

  颜卿任由她牵着,眼神越过顾池,看向莫非的侧颜:这下颚线是瘦了还是以前就这么明显呢?

  莫非双手插兜,微低着头,一只脚正在蹂躏一个易拉罐,从颜卿这个方向看去,他雕刻般的下颚线,从鼻子到嘴唇,再延伸到耳朵的完美弧线,就像一条标准的V字线条。

  颜卿轻咬下唇,似乎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走了走了,等会儿坐下聊,菜都要没了!”林宇说完率先朝食堂二楼走。

  莫非走在他后面,一脚将易拉罐踢到垃圾桶旁边。

  走在后面的颜卿把这些都看在眼里。

  饭桌上,林宇眉飞色舞的跟他们讲笑话,顾池和时婕也偶尔插几句话,只有莫非和颜卿整顿饭两人都在埋头扒拉大米,毫无任何交流。

  时婕再看不出来问题,就是眼瞎了。

  饭后,回到教室。

  时婕便抓着颜卿审问:“卿儿,你和莫非怎么回事儿啊?”

  “我打了他!”

  “What?”时婕不敢相信,好好的,怎么还打人呢?

  于是颜卿一五一十的跟时婕坦白。

  “这...你们打算一直这样呢?说好的友谊长存呢?”

  “我找机会跟他道个歉吧。”

  其实颜卿早就知道自己过分了。

  然而,颜卿还没来得及道歉,莫非却突然转了学,连哪天转的都不清楚。

  颜卿有些失落,毕竟莫非于她而言算得上是的朋友,虽然那天确实过分了些,但这种转学的大事,说一声总可以吧?

  ...

  ...

  颜卿有些认床,睡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又醒了过来,她躺在莫非床上,也想起了初中和他经历过的一切,想起他的不辞而别,到现在也没个解释,不禁耿耿于怀。

  带着些许气闷,沉沉睡去。

  ...

  ...

  ...

  莫非的房子是在23楼,窗外没有任何阻挡物,视线绝佳。

  他被太阳光线照射得用手背挡住眼睛。

  此时,墙上的钟报时12点整。

  各感官都醒来,便闻到一股米饭的清香,他猛的坐起,回头看向厨房,没人,但电饭煲插着电。

  他又手忙脚乱的掀开空调被,穿上凉拖,往楼上跑去,没人,但床上有一件白色t恤,一条宽松短裤。

  他又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下楼,找到枕边的手机,拨号。

  “喂”颜卿接起电话。

  “你去哪儿了?”莫非故作平静的问她。

  “我在楼下餐馆儿买两个菜。”颜卿在餐馆大厅的座位上等着老板打包。

  “哦,可以叫外卖的啊。”莫非呼出一口气,原来...呵,虚惊一场。

  “我不知道你这里地址,怎么叫?”颜卿接过打包盒,付钱,耳朵和肩膀夹住手机,听见手机里一声叹息,“你怕我跑了吗?这么紧张!”

  “谁怕你跑?好了,回来说。”莫非走到厕所,准备洗漱。

  刷牙洗脸结束后,他看着镜子里凌乱的头发丝儿,仔细扒拉了两下,又扒拉乱:“算了算了,爷的颜值爆表,怎么都帅!”他自言自语。

  他睡觉时穿的工字背心,沙滩裤也没换,习惯在家随意点儿。

  “叮咚”门铃儿响起,莫非拖着懒散的步伐到门边。

  “卧槽!我是不是走错了?”说着,颜卿就退回去看房号,“没错啊,你是谁?怎么一副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样子!?”

  “我是你哥,你非哥!”莫非像拎小鸡仔一样拎着颜卿后颈往屋里带,关门,一气呵成。

  “你是不是没睡醒?黑眼圈那么重!”颜卿将菜放在餐桌上。

  莫非确实没睡醒,颜卿在楼上睡着,他怎么可能睡得着,除非他无欲无求。

  莫非没理她,拿出碗筷,盛两碗米饭。

  “你几点起的?”他扒拉一口。

  “10点吧,太饿了,你家除了酸奶和几瓶拉罐啤酒,没找到别的,就看到点儿米。”

  “嗯。”以后多买点吃的,莫非腹诽着。

  “你下午要干嘛?”问颜卿。

  “回家。”

  “嗯,几点回去?我送你。”

  “下午五点多吧。”

  “好。”

  “心荡漾,余情未了的心荡漾...”是莫非的手机铃声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正是颜卿初一在班里唱的。

  “嗯?这不是我唱的吗?”颜卿正埋在碗里喝汤的脸迅速抬起,同时莫非也迅速按了锁屏键,铃声停止,但电话没断。

  “什么你唱的?你听错了。”他立即划过接听,对面穿来顾池吊儿郎当又欠揍的声音。

  “非哥,昨晚嗨吗?”顾池今一大早上接到林宇电话,林宇说莫非回来了,还特暧昧的提了颜卿被莫非带回家过夜了。

  “嗨你爷爷的!”莫非放下筷子走到窗边接电话。

  两分钟后,又回到餐桌。

  “你...今天...能不能再待一天?”莫非试探性的问。

  “干嘛?有事儿快放!”颜卿扯出纸巾擦嘴。

  “是顾池,知道我回来了,特地也赶回来,说要聚聚,”他观察着她的反应,接着说,“时婕也要来。”

  “我得跟爸爸说说。”

  莫非见她松口,心里也松口气。他其实是很想和她多待一会儿,她不知道分开后,他经常都会想起那个美丽又有魅力的女孩儿,说不上为什么,明明什么都没有开始过。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男孩子的初恋?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