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C位曾经是校霸

第三十六章 喵喵

C位曾经是校霸 九卿一下 1358 2019-12-09 16:04:26

  “猴儿哥,人美女嫌你臭呢。”旁边一个染着黄毛儿的男人说。

  “滚蛋,”猴儿不在乎颜卿嫌不嫌弃,自顾自的坐在她旁边的凳子上,投了一颗币,选择加入,参与对打。

  但颜卿并不想和他对打,要pk也只想和那一个人pk。

  颜卿站起来,脚踢开凳子,向游戏厅外走去。

  “诶~有个性,这么不给面子啊?”黄毛儿拉住她的外套,力气大,把她的外套一边拉落下来。

  “你放开,”颜卿挣扎两下,没挣开他的手,反倒让外套拉链划到了底,她内搭的一件白色紧身打底衫,包裹着她发育良好的女性特征,以及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身和平坦的小腹。

  猴儿和黄毛儿对视一眼,黄毛儿吊儿郎当的说:“今儿你不陪我猴儿哥玩儿几把,就休想从这儿出去。是吧,猴儿哥。”

  “美女,本来我们可以好好的高兴的玩两把,说不定还能当个朋友的,这你这么不给面子的,你让我这脸往哪搁呐?”猴儿把头往前伸,微偏过头,一手还轻拍自己的脸。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儿,下次陪你玩。”游戏厅鱼龙混杂,她不想撕破脸,不然对自己不利。

  “下次?下次猴年马月去了?”猴儿朝颜卿走去,“别他么废话啊,今儿个你不陪我玩爽了,我还就不让你走了,”猴儿掏出烟,“给我个火。”他对黄毛儿说。

  黄毛儿一只手从裤兜摸出打火机,给猴儿点燃。

  突然,颜卿趁他点烟这空挡,手臂从衣服里抽出,往大门冲了出去。

  “曹!欠收拾的种!”黄毛儿将手中的黑色棉服外套扔地上。

  棉服掉地上时落出了一张饭卡,卡背面写了:高一五班颜卿。

  出租车上。

  颜卿双手抱着自己,尽管车上开了空调,可一月份的天气,仍然冻得背疼!

  她在校门口下了车,碰巧遇见陈慕一行人。

  “哟,这不颜卿吗?到哪儿打野、战去了,连外套都不穿了。”陈慕嚣张跋扈惯了,一向口无遮拦。

  “她哪儿是不穿啊,可能外套是落哪个男人家里了吧。”孟冉故意说得很大声。这正是那天她教陈慕的:让所有人都讨厌她、孤立她、恶心她,比揍她一顿让人更爽快。

  校门口此时进进出出的学生很多,正是大家玩儿累了,返校的时刻。

  颜卿不想理,咬着牙向校内走。

  来往的许多学生都对她投来探究和打量的目光,然后待她走进去一截后,在背后指指点点。

  会讨回来的,受过的这些屈辱,会一点一点讨回来的。颜卿想。

  颜卿也不知道这学期是怎么挺过来的。

  她反思过自己,为什么季雪妮会不厌其烦的挑衅自己,为什么李子怡因为嫉妒而中伤自己,为什么自己会成为陈慕针对的目标,为什么校外的混混会纠缠不休。

  是因为脸?性格?表现出色?

  可这些都不是她想改变的东西。那如果自己就是她们口中的不良少女了呢,是不是就算是同类,就不容易被欺负了呢?

  尽管这样的想法太天真和不切实际,但颜卿就是固执的认为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

  随着父母离异的时间越长,父母对颜卿的爱越来越少,有时,她因为不满妈妈对自己关心得少,时常跟她反着来,也许,是可怕的叛逆期在这时也如约而至了。

  ...

  ...

  颜卿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儿。

  “那后来呢?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莫非右手轻触颜卿的脸庞,好几次,他都想让她别说了,他看着她再一次回忆时憋红的眼睛,久久没有再留一滴眼泪下来。

  她在硬撑,就像她在学校那样。

  ...

  ...

  后来。

  高一下学期四月一号愚人节。

  愚人节,一个西方的节日,也被称为幽默节。但,幽默吗?颜卿并不这么认为。

  在这一天,人们以各种方式互相欺骗和捉弄,往往在玩笑的最后才揭穿并宣告捉弄对象为“愚人”。

  ...

  “颜卿,请你喝可乐。”季雪妮从身后拍了拍颜卿的肩膀,岳婷及时递上一瓶可乐。

  颜卿接过,却没喝。

  “诶,你喝可乐呀!”季雪妮帮她把瓶盖拧开,“来,解解渴。”

  “我不渴。”而且她知道这瓶可乐配方有点独特。

  “切,扫兴。”季雪妮拿回,拧好瓶盖,准备去整下一个同学,这可是她到食堂辛辛苦苦要的醋、酱油、白糖什么的兑的高级可乐,不让它破个触,岂不浪费。

  这种整人方式,颜卿还是开得起这玩笑的。

  而陈慕的方式,她就接受不了。

  ...

  “颜卿,等等,我有话跟你说。”陈慕拦住颜卿的去路。

  “首先,我很对不起,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让你被大家说三道四。”孟冉竟然向颜卿微微鞠躬。

  “我也对不起,不该一直堵你,欺负你,架也打过两三次了,不打不相识嘛,来来来,我们拜个把子!”陈慕揽过颜卿的肩膀,向颜卿背后的孟冉使了个眼色。

  颜卿知道她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所以一直保持警惕。

  “别紧张嘛,放轻松,我们又不会吃了你。”孟冉拍了拍颜卿的后背,然后又和陈慕交换了个眼色。

  “啊哈,颜卿,下次我请你吃饭哈,我们就先走了,拜拜。”陈慕满脸堆笑的跟颜卿做再见。

  这人是怎么了?肯定又有什么猫腻吧。

  打死也不会相信陈慕突然跟她示好起来。

  直到她走到食堂,被几个人拿矿泉水泼了一身水,她才知道,原来她的外套上被贴了一张纸,纸上用麦克笔写着七个大字:向我泼水,必有奖。

  颜卿登时怒发冲冠,捡起地上的矿泉水瓶子朝那几个高二的女生砸。

  “你们有完没完?!”颜卿的吼声回响在食堂,所有人都看向这边,像在看一场闹剧。

  “这不你自己让我们向你泼水的吗,我们跟你闹着玩呢嘛,咋这么开不起玩笑呢?”其中一个有点姿色的女生用无辜的表情说着,这个人,她见过,和陈慕经常走在一块儿。

  “今儿愚人节,别那么小气嘛,看得起你才跟你闹,诶诶,我还没说完呢...”

  颜卿没再听她胡说八道,脱下湿了一半儿的外套拿在手里,跑去刚才陈慕离开的方向。

  “颜卿,你去哪儿?”正去食堂的秦也看见颜卿快速的从他身边跑过。

  “你们先去吃,”秦也对朋友说,“颜卿!”他追了上去。

  “嘭”颜卿一脚蹬在正在看他男朋友打篮球的陈慕背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