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C位曾经是校霸

第五十二章 防备

C位曾经是校霸 九卿一下 1809 2019-12-14 01:28:56

  隔壁,莫非家里。

  两个英俊少年趴在窗边抽烟。

  “她就像我捡到的猫,我靠近一点,她就会退,她来粘我,也是看她心情,她更像被上一任主人虐过的猫,防备,却又想待在我身边。”莫非俯视楼下马路走过的一个行人,那人给他一种形单影只的孤独感。

  “需要时间,”顾池吸一口烟,呼出,看向他的双眼,此时是空洞的,像是在想什么,“你们需要时间,颜卿更需要安全感。”

  顾池听时婕说起过颜卿父母离婚的事情,说颜卿是看着她父母由深情款款走向陌路殊途,她潜意识里也许就认为爱情关系终有诀别的一天,而最安全的选择,便是不开始。

  莫非耳朵捕捉到“安全感”这个词,突然想起颜卿在她学校的遭遇,以及她奋力强大自己的原因,不也正是这样才能带给她自己足够的安全感吗。

  他恍然大悟,她没有安全感,他给她便是了。

  ...

  第二天一早,时婕给顾池发了个短信:我们准备出门了。

  今天她两都化了妆,时婕穿着一套牛油果色的吊带背心和百褶裙,一双白色平底单鞋,及胸的懒卷儿黑发随意披散着,满满的小性感。

  颜卿则是一贯的超A风,一件露手臂的黑色抽褶背心,衣摆被卷起,设计感十足,搭配高腰黑色五分裤,西装面料质感,一双黑色翻皮板鞋,黑色中长袜子,她也披散着自然柔顺的直发,不过她戴了黑色渔夫帽,整体看上去酷帅有型。

  她们两打开门,顾池和莫非早已等在门口,两人还是平时的风格,顾池偏极简休闲风,白色中袖圆领t恤搭浅色牛仔裤,裤脚束起搭配黑白色经典AJ高帮鞋。

  莫非穿了一件深蓝黑色巴黎世家简洁logo短袖衬衫,也配了一条黑色五分裤,一双经典黑色匡威高帮帆布鞋。

  颜卿开的门,一眼便见到好多天没有说过话的莫非,两人眼神碰撞,又都移开,又是巧合,两人的穿衣风格看起来像情侣装,全黑,禁欲的象征。

  ...

  鹿森小镇位于城郊,说它是个小镇,更像一个度假村,小镇特色即是每一栋民宿,都是经营者精心设计过的。

  有几栋民宿自带游泳池,顾池选择了其中一家,因为时婕叫他教游泳。

  “哇,好舒服啊。”时婕不顾形象的呈大字躺在圆形的叮当猫大床上。

  顾池走在后面,然后将她和自己的包放在凳子,再看着她雪白的细腿,差点忍不住。

  本来顾池都打算的他和莫非一间房,时婕和颜卿一间,谁知莫非提前跟他打了招呼说,他和颜卿一间房。

  顾池本以为时婕会拒绝,他更没想到她居然答应了,她的理由是给他们机会,让两人好好谈谈。

  这可咋整啊!看得着,碰不着的。不是考验他的定力吗!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东西一放,便走到床尾,再一只腿跪在床上,一只腿放在他两腿间,双手撑在她双臂两侧,眼神迷离的看着她:“时婕婕,你别不把我当男人。”

  “我怎么不把你当男人了?!”她将手放在胸前,挡住。

  顾池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番,再收回目光看她的眼睛:“你这个样子躺在我面前,是当劳资眼瞎吗?”

  时婕看了看自己的腿:“好像是不太合适,”她推他,“那你起开起开。”

  “我不!”

  “起开!”

  “我偏不!”

  “起开起开起开!”时婕闭着眼睛,手脚并用地打他。

  他抓着她乱挥的手腕举过头顶,双腿压住她的,直接吻了上去。

  治住了她的拳打脚踢,然后她闭上双眼,回应着他。

  ...

  相比这边的热情似火,颜卿和莫非之间的空气都透着一股寒气,纵然这大热的天儿,也觉得凉,兴许空调被莫非调得太低的缘故。

  莫非坐在阳台的吊椅上打游戏,颜卿则坐在自己的床上翻微博。

  没错,他们的房间是标间,两张床。

  由于太阳挺大,所以他们都各自先在屋内乘凉。

  莫非游戏打得很心不在焉,连输三把,他有些气闷,便单手解开衬衣第一颗和第二颗扣子,隐约可见凹陷的锁骨,然后打开窗户,点燃一支烟,夹在右手食指与中指间。

  “给我一支。”颜卿跷着二郎腿坐在床沿,手里仍在往上滑动,头也没抬。

  莫非放下手机,走到她旁边,将手中刚点燃的烟的烟嘴放在她唇上。

  她还是没有抬头,但右手食指和中指夹住烟嘴,先吸了一口,再放下手臂,在旁边的垃圾桶里抖了抖烟灰。

  莫非双手插兜站在原地,看着她这一连贯的动作,然后左手捏着她正要往嘴边放的手腕,右手拇指和食指取下她夹着的烟:“只能抽一口。”

  她这才抬头看向了他,不说话。

  她放下手机,站起来,右手腕还被他捏在手里,她想挣脱开,去找时婕。

  莫非却捏得死死的,抽了两口烟,也不看她,看着烟头星星点点燃烧的火焰问:“颜卿,你把我当什么?”

  这是他第三次问这个问题。

  “朋友!”这一次她没有再沉默或是转移话题,几乎是他问出来便立马说出来的答案。

  烟燃到头,他放开她的手,弯腰将烟摁灭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同时说:“好。”

  她没有看见他此刻失落的眼神,他亦没发现她听见“好”字时紧紧咬住了下嘴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