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C位曾经是校霸

第六十章 强吻

C位曾经是校霸 九卿一下 1425 2019-12-16 21:04:09

  颜卿打开门,先进,莫非走在后面一步,门关上,便从她身后抱住了她。

  “颜卿...”

  “莫非...”

  他们同时唤对方的名字...

  “你先说。”莫非将头埋在她颈窝,他想抱她很多天了,自从两人都开始刻意冷淡后,他每个夜晚都想跟她发信息,可一想起“朋友”两个字,他就来气。

  “我们...我们还是就像朋友那样相处吧!”颜卿眼神空洞的看向窗外小镇的风景,轻声细语地说。

  莫非将头抬起来,眼神像只受伤的小狗,双手抓住她的臂膀面对自己:“颜卿,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我们就像之前那样不好吗?”颜卿的两边臂膀被莫非抓得越来越紧,好似要将手指都掐紧肉里面。

  莫非的表情慢慢变冷,突然,他猛的将她推到门上,随即如一只被激怒的森冷的狼,吻上她的唇,不留给她一点反抗的余地。

  颜卿的臂膀被莫非大力压在门上,他闭着双眼,将这段时间对她的念想和刚才她说的话和态度带起的愤怒和疼痛一并发泄出来。

  她很安静,她只是睁着眼睛,忍着眼泪。

  她的镇定和冷静,使莫非也逐渐平静下来,他睁开眼睛看着她的瞳孔。

  就这样盯着颜卿的眼睛看了几秒,双手也放开她的臂膀,移到她的脸蛋上,揉了两下说:“谁让你刚才惹到我了,要不,”他捧起她的脸蛋,两手往中间挤,使她的嘴巴嘟起来,“你就当我刚刚吃了你一颗糖,就像这样...”莫非嘴唇也嘟起来,“嗯嘛”同时亲了她的嘟嘴一下,然后拉开还背靠着门的她,开门,头也不回地阴郁地走了出去。

  颜卿愣在原地,咬着下唇。

  那,就这样吧。

  莫非拐过转角后,停下,点燃烟,吸一大口,再仰头呼出一大朵烟云,眼角有一滴水珠,迟迟落不下来...

  ...

  “卿儿,快来吃饭。”时婕、顾池、莫非已坐在餐厅。

  她们都换下了泳衣,颜卿也在房间卫生间里洗了个澡,换了套纯白色的吊带裙,头发半干披散着,看上去挺仙儿。

  桌子是正方桌,颜卿坐在莫非右手边那方,他没有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

  “卿儿,晚上去不去鹿森草坪看星星?”时婕夹了一块炒鸡蛋在颜卿碗里,问她。

  “不了吧,今天挺累了,我想早点休息。”颜卿是不想去当电灯泡和喂蚊子。

  “那你呢?”顾池问莫非。

  “不去。”回答得很干脆,顾池看出了这兄弟心情不太好。

  “那行,你们晚上自己安排。”顾池说。

  ...

  晚饭后,七点半。

  颜卿半躺在床上看视频,莫非在阳台打游戏。

  好像又回到了上午那个状态,互不干扰,各自解闷。

  颜卿看了一个接一个的街舞视频和HNA娱乐的最新消息。

  莫非玩了一局又一局的游戏,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

  直到快晚上10点,窗外仅剩蛙叫虫鸣。

  莫非先去又洗了个澡,炎热的夏天,稍微动一动就汗流浃背,再加上这郁闷烦躁的心情。

  他洗完出来时只穿了一条宽松短裤,上半身未着一缕,从颜卿床尾走过时,颜卿抬眼看了一眼,又看到背部几条疤痕。

  “你背上的伤痕怎么来的?”颜卿将视频暂停,看向他。

  “你先去洗,等会儿说。”莫非将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背对着她说。

  颜卿放下手机,从背包里找出一条藕粉色吊带睡裙,想了想又放回包里,重新拿出一件白色t恤和牛仔短裤。

  她在里面洗澡时,莫非靠在床上想了很多。

  这五年来,他对她的感情在慢慢变化,由最初的悸动,到想念,到喜爱,到渴望,到现在的想占为己有,他自己都不解对她的执念,难道仅仅因为是初恋吗?

  好像不止。

  他喜欢她的自信,迷恋她为了梦想而努力的热情。

  他想,朋友也好,男朋友也罢,只要她这只猫还在身边就行,他可以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