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只拿你当偶像

26 路舟的故事(1)

我只拿你当偶像 阿米不吃鱼 2067 2019-12-08 14:22:33

  26 路舟的故事

  路舟是本市人,第二天周末,他中午直接收拾了东西回了家。

  路舟家在城东首府·花园小区的别墅区,他家里条件不错,父亲和叔叔创立的荣达科技是W市一家小有名气的互联网公司,母亲在生他之前在风投公司工作,现在在家平时做做股票投资。

  路舟高中时便跟着父母学做投资,路父给过他一笔资金做本金,他跟在母亲身后研究学习,中间亏过,但赚得更多。

  前两年他买进的两支股票大涨,赚的钱支撑他在市区付了一套不大不小的公寓的首付,平时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自己的公寓里度过的。

  别墅是依照他母亲周澄的喜好布置的,乳白色的墙壁上挂着两幅色彩温馨的油画,没有过多的装饰品,客厅里浅棕色的皮质沙发配上浅灰的地毯,显得简约又精致。

  路舟走进屋子,见路父路母正坐在一起看电视节目,他打了声招呼。

  “诶?宝贝儿子回来啦?吃饭了没?”

  “我吃过了,你们玩儿你们的,不用管我。”路舟脚步未停,直接上2楼回了卧室。

  “儿子过来陪妈妈坐一会儿嘛,我去给你洗水果……”周女士急急忙忙的喊了他一声。

  “我上去收拾一下再下来。”

  周澄还想说些什么,陆父抬肘碰了碰她的胳膊,制止了她,“行了你别管他了,你忘了过两天是什么日子了?他要收拾东西就让他去吧。”

  周澄叹了口气,准备起身去厨房洗水果,“你说儿子现在这么温顺的样子,究竟是因为他性子真的成熟稳重了,还是在压抑自己的脾气啊?”

  “反正他都这么大了,自己的事还不是得自己看着办。”

  “啧!你这人真是,合着这崽子不是你下的?父母要引导、陪伴你知不知道?”周澄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他都到了可以结婚的年纪了,早过了引导他的时候了!”

  ……

  路舟回了卧室冲了个澡,刚走出浴室,就有电话打来。

  拿起电话,看到来电显示,他另一只正在擦头发的手顿了顿,接起。

  “阿舟,是我。”电话里传来清亮的声音。

  “嗯。最近怎么样?”

  “还行吧,状态还可以。你呢,学医可是累的很,你不会已经秃头了吧?”电话那头调笑了一句。

  “你又欠揍了是不是?”路舟也轻笑一声,“打电话干嘛?”

  “我们……今晚的飞机去m国,打比赛,后天不能去看老王了……”男声有些沉闷。

  “没事,我一个人去也是一样的,你们……好好打比赛就行,拿个奖杯回来以后,再去看他。”

  “成,那你到时候多买两束花,回头算我账上。”

  “行了,别操心了,……阿飞,好好打。”

  “……我们会的。”

  他挂了电话,躺在床上思绪飘远。

  路舟高中时就是校篮球队的主力,他们学校东城三中以在体育赛事上的优秀成绩而闻名,其中最出名的就是他们学校的篮球队。

  教练王川在学校儿任职了10多年,据说曾经是篮球省队的职业运动员,带他们那届的时候已经是个40多岁的大龄光棍了。

  王川是个洒脱又风趣的中年人,很能跟这群毛头小子打成一片,众人总是老王老王的叫他,他也笑着应了。

  他带了他们两年多,一直到领着他们拿下全国高中篮球联赛的冠军。

  路舟从前并不像现在这样,老是一副温柔少言,又镇静从容的样子。

  曾经的他,脸上也常常带着笑,不过笑的恣意张扬,他和球队的队员们向来都是一副盛气逼人的热血少年模样,和朋友一起会傻笑,爱搞怪,有时候又会摆出很冷酷的样子。这就是青春年少的姿态。

  直到他们刚拿到全国冠军,王川被查出换了肺癌,停下教练的工作住进医院。

  从他确诊到离世,其实时间很短,只有短短一个月。

  王川没有亲近的家人在身边,这段时间里,校队队员们和他的朋友轮番的来照顾他,看着王川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可怕速度迅速消瘦、衰败。

  “老王,你现在有没有后悔,当初应该找个老婆的,有个人管管你的话,你就不会经常熬夜还抽烟喝酒样样不落,搞得自己要英年早逝了。”路舟手里削着苹果,连皮带肉的把一个饱满的苹果削的惨不忍睹。

  “小兔崽子,就你这么毒的嘴啊,我看你以后也得跟我一样打光棍。”王川疲惫瘦削的脸上艰难的牵扯起一抹笑。

  “不好意思,我长得帅,不愁没人喜欢。”

  “嘿,还挺不要脸。你看你这苹果削的,这么难看,以后怎么讨女生喜欢喔,行了别削了,反正我也吃不下。你们也别天天的一到饭点儿往我这儿跑了,该练球的练球,该学习的学习啊,别在我这儿耽误事儿。”

  路舟停了手上的动作,抬头,“你说,我以后去学医怎么样?”

  王川有些神情惊讶的看着他。

  路舟自顾自的接着道,“我想过了,学医挺好的,治病救人、救死扶伤,这么伟大崇高的职业啊……我觉得挺好。”

  “那篮球呢,你不想打职业了吗?你是不是……”王川目光晦涩,不知道接下该说什么。

  “其实……还好吧,我只是觉得打篮球的日子过的很快乐,打不打职业没多大关系。况且我都拿过全国冠军了,也没什么遗憾。学医……我想我也会喜欢的。”

  路舟说的轻描淡写,王川一时间沉默了,旋即故作轻松地开口,“学医当然好啊,不过你这臭屁德行,啧,你要是我的主治医生,我肯定要投诉你投诉你。”

  在医院照顾王川的这段时间,路舟见过了很多生离死别,世间百态。有受病痛折磨不堪忍受的饱含痛哭的泪水,也有痊愈出院时激动的笑脸。有医护人员真诚贴心的鼓励,也有家属不眠不休的看护。

  这一切就像是种子,埋在他心里,有什么东西已经悄悄的生根发芽了。

  他从没这么坚定地想过,自己未来想要的是什么,在经历了在医院陪护王川的这段时间以后,他也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