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只拿你当偶像

38

我只拿你当偶像 阿米不吃鱼 2019 2019-12-19 13:43:59

  38

  腊月今知晦,流年此夕除。*

  每逢腊月,浓浓的年味就会从街道的色彩、从人们的脸上扑面而来。

  从腊月二十四小年开始,程亦荃在家开始忙碌起来,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二十六,买年货……每天,都是在为除旧迎新做着不一样的准备,年年如是。

  二十四一大早,她就睡眼朦胧地被程母从床上拉起来,开始做大扫除。

  程亦荃家是一户带了外阳台的复式房,面积不小,每次大扫除都是一家三口全副上阵,忙一整个上午才能做完。

  “程程,你去楼上把卧室和书房的地拖了、家具都抹一抹灰,做完你就洗个澡休息去,楼下就我和你爸来打扫。洗完澡记得把衣服放洗衣机里啊。”

  吃完早饭,程母分配好了工作,顺道递了块抹布给程亦荃。

  “知道啦!”她干劲十足,拿着抹布哼哧哼哧的几个大跨步就上楼,开始做打扫工作。

  她把每个房间家具都擦了两遍,休息了不到半个小时,又接着开始拖地。快到中午十一点半时,她已经累得抬不动手,终于把程母交给她的工作做完了。

  只歇了一小会儿,她去洗了头洗了澡,按照程母的指示把换下的外衣放到楼下洗衣机里后,这才重新瘫倒在床上。

  程亦荃正拿出吹风,准备去浴室吹头发,还没来得及换下睡衣,就收到了路舟发来的视频通话。

  她放下吹风,立马接起。

  “hello~小年好呀!”

  程亦荃还穿着她高中时妈妈买给自己的粉色珊瑚绒睡裙,衣领是花瓣的形状,头发没在滴水,但湿漉漉的,胡乱地左右耷拉着,一张圆脸十分素净。

  视频接通时,路舟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偏生视频里的少女还笑的开怀,明眸皓齿,再配上她甜糯软绵的声音,十分可爱。

  “你才起床吗?今天这么能睡?”

  “当然不是啦!今天小年呀,当然是要在家做大扫除啦,我不到7点就起床了呢!”

  她举着手机趴在床上,另一只手枕着下巴,面露疲惫,“我已经打扫了一上午了,刚洗完澡歇下,好累呀……”

  “这么棒啊?”路舟哄着她,一脸柔色。

  “对呀,”她说着又侧过了身子,“我过年的时候可忙了,又要打扫卫生,又要陪我妈去办年货,等家里亲戚过来的时候,我还要带那群小孩子玩儿,你不知道,我姑姑家的那对双胞胎儿子可能磨人了……”

  她说的兴致勃勃,手上也在来来回回的比划着。

  随着程亦荃的动作,路舟通过视频可以看到她纤细的脖颈和粉色衣领下若隐若现的一侧锁骨。

  程亦荃毫无察觉,他的眼里却染上了莫测的暗色,此时觉得有些喉头发紧。

  他喉结上下动了动,声音有些低沉,又诱惑,“程程,先去把头发吹干,换个衣服,现在这么冷,当心感冒了。”

  “好!那你先别挂电话哦,我很快就好了!”

  “嗯,我不会挂断的,你先去吧。”

  程亦荃把手机扔到了床上,屏幕对着天花板,便踩着拖鞋“嗒嗒”地跑了,路舟这边只能看见天花板上发出暖黄色亮光的顶灯。

  很快那边就传来程亦荃在不远处启动了吹风的“呜呜——”声,不到5分钟,声音停了。由远及近又传来她的说话声:“再等……三分钟就好啦!”

  这次,在很近的地方传来她悉悉卒卒的动静,想到了程亦荃此刻正在做些什么,路舟耳朵像熟透了的虾子一样,变得通红。

  他把手机屏幕偏离了自己的视线,努力调整着呼吸,好让自己把注意力从手机里传来的声音里转移开不再去想。

  待到路舟调整好了,换好了衣服、随意扎了个丸子头的程亦荃又重新趴回了床上,回到了镜头前。

  “路舟?”

  镜头一角是打开的电脑、沉黑色的书桌,以及大片白色的墙壁,并没有路舟的人影,“路舟,你在干嘛呀?”

  程亦荃又喊了一声,路舟才回过神来,重新举好手机,返回到镜头前。

  “我……在写论文,刚刚找了点资料在看。”

  路舟有些不自然地揉了揉鼻子,不动声色的把还在游戏界面的电脑推到离自己远一点的地方,感觉好像做了坏事被抓包一样。

  “啊?你好辛苦啊,都到小年了,还这么忙吗?”程亦荃有些心疼。

  “没事,反正我一个人去家,也没事做。”

  “你一个人?叔叔阿姨不在家吗?那多无聊啊,都没人陪你……你要不出去约你的朋友玩儿啊。”程亦荃眉头一皱,越发觉得镜头前路舟孤孤零零的样子有些可怜巴巴的。

  “我爸妈度假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我朋友……他们都在家陪家人呢。”路舟又开始面不改色地忽悠她。

  “那你多陪我聊聊天吧,我一个人是挺无聊的。”路舟看准了她在心疼,趁机给自己谋福利。

  “好!我一有空就打给你好不好?”

  “嗯...那我们就……”

  “咚咚咚!”

  他话没说完,被程亦荃那边的一阵敲门声给打断了。

  “大宝贝,收拾好了就下来吃饭啊,饭已经做好了。”是程父上来叫她去吃饭的。

  “我知道啦,一会儿就下来!”

  程亦荃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慌乱地捂了下手机,见程父没有进来,她才松了口气。

  路舟看着她动作慌乱,像只护食的小松鼠一样警惕,不自觉的勾了嘴角。

  “那我先下去吃饭啦,晚上再打给你,你一个要记得按时吃饭呀!”

  “好,晚上见。”

  “嗯拜拜!”

  挂了电话,路舟才重新进入游戏。

  胡森给他发来了近十条消息。

  猴子捞月亮:【舟哥快快快!】

  猴子捞月亮:【舟哥进来没?】

  猴子捞月亮:【???】

  猴子捞月亮:【人呢??】

  猴子捞月亮:【说好这一把拉你一起的,你怎么人不见了?】

  ……

  不系舟:【我刚刚有事,下一把再拉我吧。】

  猴子捞月亮:【哥您可别再放我鸽子了,不然我段位掉的保不住了……】

  ……

阿米不吃鱼

诗选自唐代张子容的《除日》   腊月今知晦,流年此夕除。拾樵供岁火,帖牖作春书。   柳觉东风至,花疑小雪馀。忽逢双鲤赠,言是上冰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