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六章 二哥哥的字好好看哦

  柳氏送给祖母的是一件红宝石绣如意纹抹额,送给她的是一套丝绸春衫,做工非常细腻,大约花了很多心思。

  然而祖母却很看不上眼,冷淡地摆摆手,“拿去库房。娇娇儿啊,这裙子你也别穿,外面的人绣活儿再好,又怎么比得上咱们府里的绣娘,若是落了针在衣裳里,岂不是要扎着你?”

  柳氏的丫鬟也在,本欲从老夫人这里讨两句夸奖的话好回去哄主子高兴,没想到老太婆嘴巴这么毒!

  她皮笑肉不笑,“老夫人,这两件东西是我们夫人熬了几个通宵才做好的,虽然绣活儿比不上顶尖的绣娘,但也是我们夫人的一片赤诚心意……”

  老夫人嗤笑,“不要脸当人外室,坏人家夫妻感情,连姨娘都算不上的玩意儿,也担得起一声‘夫人’?!回去转告你家主子,叫她别什么腌臜东西都往我南府里送,没得脏了我这地儿!”

  丫鬟紧紧抓着帕子,羞耻得无地自容。

  她红着脸马马虎虎行了个退礼,忙不迭逃离松鹤院。

  南宝衣眼眶泛红。

  前世祖母也很不待见柳氏,是她被柳氏隔三差五送东西的行为感动,以为柳氏是天底下顶好的后娘,于是在祖母面前撒泼打滚非要柳氏进门,这才有了后面的自食恶果。

  她强忍泪意,乖巧地给老夫人添茶,“您看不上柳姨的手艺,改明儿孙女给您做个抹额……不过孙女的手艺肯定比不过府里的绣娘,祖母可不许笑话我!”

  老夫人搂住她,喜得什么似的,“娇娇儿有这份心就好,可不许真动手呀,绣花针那么尖细,弄伤了手怎么办?女儿家家的做什么绣活儿,就该好好娇养着哩!”

  从松鹤院出来,南宝衣琢磨着这一世绝不能再让柳氏进门。

  只是爹爹态度坚决,她得想个好办法才行。

  小姑娘一路走一路发呆,萧弈不近不远地跟在后面,狭眸阴鸷深沉。

  这小姑娘口口声声说要爱护他,还娇娇气气地唤他二哥哥,刚刚还给他敬茶呢,瞧瞧,现在又对他不理不睬了。

  南宝衣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背后发凉,像是被野狗盯上似的。

  她转身看见萧弈,连忙露出一个甜甜的讨好的笑容,“二哥哥!”

  萧弈目不斜视,冷傲地错身而过。

  南宝衣连忙小跑着追上,“二哥哥,我这两天晕过去啦,不知道你被罚跪祠堂,对不起哦!”

  少年面无表情。

  南宝衣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很努力地展示自己的乖巧可怜,顺便吹捧他一番,“二哥哥,我不想让柳氏进府,你那么聪明,能不能帮我想个好主意呀?”

  少年像是没听见,冷若冰霜地走远。

  南宝衣驻足,有点泄气。

  未来的权臣大人好难哄,说话都不带搭理人的……

  然而她并不是轻言放弃的人,回锦衣阁叫厨房炖了老母鸡汤,拎在食盒里亲自给萧弈送去。

  萧弈正在临窗写字。

  她巴巴儿地打开食盒,“二哥哥喝鸡汤吗?才出锅的,放了春笋调味,味道可鲜美啦!”

  萧弈侧颜冷峻,低垂眼帘,运笔如飞。

  南宝衣觉得自己好像在扮演单口相声。

  她瞟见书案上崭新的文房四宝,眼珠一转,有了新的话题,“这是祖母赏给二哥哥的吗?瞧瞧这砚台,它又圆又大,肯定价值不菲,是极品端砚吧?也唯有这样的端砚,才能配得上二哥哥君子端方,笔下生花!”

  她好一番吹捧,萧弈抬了抬眉眼,终于肯搭理她两句,“抚之如肌,磨之有锋,这是歙砚。没眼力见的东西,别见着什么好砚台都说是端砚。”

  南宝衣:“……”

  她可真是马屁拍在了马腿上!

  她搅了搅鸡汤,瞟一眼宣纸上的墨字,继续吹捧:“二哥哥的字好好看哦!”

  少年冷冰冰的,“哪里好看?”

  哪里好看?

  南宝衣顿了顿,她怎么知道哪里好看,她只是尽忠职守费尽心机地吹捧他啊!

  她硬着头皮道:“也,也说不上来哪里好看,就是,就是看了二哥哥的书法,只觉心旷神怡,物我皆忘,心花怒放……”

  萧弈漠然写字。

  南家人就是这副德行,在读书方面毫无造诣,辨个文房四宝和书法字体都费劲儿,幸好他不是南家人。

  南宝衣清楚地读懂了他眼里的鄙夷,羞赧地红了耳根子,“二哥哥,你是不是饿得慌,来喝鸡汤呀……”

  她殷勤地盛了一碗,可鸡汤实在太烫,她还没来得及捧给萧弈,双手一抖,整碗汤都扣在了萧弈的墨宝上!

  鸡汤四溅,淋淋漓漓晕染开墨字,连案几上的古籍都打湿了。

  萧弈面无表情地盯向南宝衣,若非小姑娘的双手被烫红,他都要怀疑她是故意的了。

  南宝衣吹了吹双手,仰头对上少年阴郁的眼神,害怕地退后两步,“我不是故意的啊……”

  她只是想讨好他啊!

  萧弈冷漠地坐到窗边罗汉榻上,“清理干净。”

  “哦……”

  南宝衣委委屈屈地清理起书案。

  萧弈一手支颐,翻开游记,目光却落在那个小姑娘身上。

  她穿淡粉春衫,腰间挂一副珍珠璎珞,细腰袅袅不盈一握。

  而她干活时也总爱翘着小手指,比同龄人更加娇气爱美。

  这样娇嫩的小姑娘被柳氏磋磨多可惜,不如他亲自来好了,就当是报复她从前对他的凌辱……

  这么想着,他淡淡道:“你问我,如何阻止柳氏进门?”

  南宝衣惊喜地转过身,“二哥哥愿意帮我?”

  萧弈捻了捻指尖,“那夜曾与你说过火中取栗的故事。”

  南宝衣回忆了下,火中取栗讲的是一只猴子指使猫咪替它去火堆里拿烤栗子,猫儿烧坏了皮毛却一无所得,而猴子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烤栗子。

  她点点头,“二哥哥说世人大都是那只蠢猫。”

  萧弈似笑非笑,“所以,你为何不做指使蠢猫的猴子?”

  南宝衣:“……”

  做猴子?

  这就是来自权臣大人的提点了?

  总觉得他在骂自己。

  她抿了抿唇瓣,蓦然想起前世的一桩事。

  那时柳氏嫁给爹爹已有半年,却被梨园的老板寻上门,称柳氏的卖身契还在他手里,要求父亲付给他好大一笔银子,否则就要带柳氏回梨园。

  当家主母出了这样大的丑闻,爹爹当即暴怒,虽然埋怨柳氏没有据实以告,虽然明知梨园老板是在讹他,但木已成舟,他只能老老实实付了几万两银子,才终于平息这桩麻烦。

  如果……

  如果这一世,她亲自买下柳氏的卖身契,再送给街头的泼皮无赖……

  想想就好兴奋!

  ,

  看见了好多熟悉的小仙女留言投票,我要抱紧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