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7章 我可真有钱啊

  南宝衣谢过萧弈,兴冲冲回了锦衣阁。

  她从宝匣里取出银钱数了数,共有两千五百两,包括长辈们平时赏的红包,还有她自己攒下来的压岁钱。

  两千五百两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莫说买下一个伶人,就算是买一个戏班子都足够了。

  “我可真有钱啊……”

  经历过上一世的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南宝衣抱着银票欢喜得很,急忙招来荷叶,让她准备马车出府。

  荷叶一个头两个大,“小祖宗,您才刚刚病愈,这个时候出府干什么?您快别折腾了,万一出了事,奴婢如何向老夫人和三老爷交代?”

  南宝衣把银票藏进小荷包,机灵地编了个借口:“祖母院子里怪冷清的,她既喜欢听戏,我去梨园给她买两个伶人养在府里,想听随时都能听,多好呀。我一片孝心,祖母不会责怪我擅自出府的。”

  荷叶拗不过她,只得替她招呼马车。

  半个时辰后,南宝衣的马车稳稳停靠在沿街处。

  她扶着荷叶的手下车,仰头望去,这里是锦官城最大的梨园,匾额上题写着“玉楼春”四个大字,十分富贵风雅。

  她向园中管事道明来意,管事打量她几眼,笑道:“不知姑娘想买多大岁数的伶人?正好老板新调教了几个小花旦,都是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模样那叫一个俏——”

  南宝衣拿了只银锞子递给他,“我要买的伶人颇有来历,你做不了主,我要和你们老板谈。”

  管事笑着打量她,面前的小姑娘年幼娇嫩,大约是没见过世面的娇娇小姐,仗着家里有几个银子,跑到梨园胡闹呢。

  他道:“我们老板忙得很,恐怕没功夫陪姑娘玩。这梨园上下我都能做主,哪怕姑娘要买咱们梨园的台柱子,我也做得了主!”

  “台柱子就不必了……我要买的伶人,叫柳小梦,管事做得了主吗?”

  管事一个激灵。

  他不可思议地盯向南宝衣,小姑娘娇娇气气,内勾外翘的丹凤眼却宛如淬了浓墨,盛着与她年龄不符合的阴沉凉薄。

  他结巴道:“你,你是怎么知道柳小梦的?”

  南宝衣微微一笑,“带我去见你们老板。”

  管事只得领着她踏进玉楼春的雅座。

  酒香弥漫,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女香肩半露,抱着酒坛子慵懒倚在贵妃榻上,掀起眼皮看她一眼,闷了口酒,轻笑,“你要买柳小梦?”

  南宝衣万万没想到,玉楼春的老板居然是位女子。

  还如此年轻貌美!

  南宝衣颔首,“姑娘开个价。”

  少女媚态横生,“你是南家五小姐吧?小小年纪就能查到柳氏的卖身契还在玉楼春,比你爹有本事。”

  她仰头喝了口酒,微醺媚眼中透着清明,“看在五小姐如此聪慧的份上,一口价,五万两雪花纹银。”

  “五万两?!”南宝衣失声。

  “想来五小姐十分厌恶柳氏,只要手握她的卖身契,她进不进得了南府,全在您一句话。五万两,买您在后宅自由清净,是一桩很合算的买卖……”

  少女慢悠悠喝酒,酒水顺着她白皙纤细的脖颈滑落进襦裙,自成妩媚风流。

  她抬袖按了按嫣红嘴角,“否则,等柳氏成了南家三夫人,我再用卖身契向你父亲要银子,可就不止五万两这个数了。”

  前世今生,南宝衣还从没接触过这种放长线钓大鱼的生意人。

  他们南家做生意老实厚道,不会这样讹人呢!

  她在心底呐喊着奸商啊奸商,面上却不动声色,“据我所知,玉楼春名义上是靠唱曲儿卖茶为生,但实际上,你们豢养容色出挑的女孩儿,让她们长大后为人妾室,等她们生下孩子地位稳固,再拿她们的卖身契做文章,向主人家索要高额赎金。对方顾及脸面,绝不会四处声张……寒老板好会做生意。只是不知,若是给官府知道,玉楼春会有怎样的下场?”

  这是南宝衣的猜测。

  因为锦官城里,不少权贵富户都喜欢纳貌美的伶人为妾。

  她赌,赌柳小梦这般的存在,不在少数!

  她以此要挟,对方为了封口,至少也愿意给她打些折扣。

  见贵妃榻上的少女只是笑而不语,她越发肯定心中猜测。

  她揪了揪帕子,鼓起勇气道:“一万两银子,我要买柳小梦的卖身契!”

  “成交。”

  对方答应得十分爽快,南宝衣不禁一口血闷在胸腔。

  到底不怎么逛街买东西,她好像还价还少了……

  她只得绷着脸继续道:“我会尽快筹措银钱,在此之前,还望你不要走漏风声。”

  少女风情万种,“我做生意最老实本分,您放心。”

  南宝衣撇撇嘴。

  天底下哪个伶人能卖出一万两的高价,这少女不是勒索敲诈是什么,还老实本分,见鬼的老实本分!

  可到底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没多说什么。

  回府时,马车徐徐穿过熙攘繁华的长街。

  南宝衣挑开窗帘一角,这条街名叫翰林街,专门售卖文房四宝、经史古籍和字画古董,蜀郡的文人墨客很喜欢在这里淘东西。

  萧弈给她出了火中取栗的主意,她要不要买礼物送给他呢?

  小姑娘琢磨着,荷叶突然提醒:“姑娘快看,那不是南胭吗?”

  南宝衣望去,一袭白裙弱柳扶风的少女,正款款踏进一座文斋,可不正是南胭。

  “奴婢听府里人碎嘴,说南胭的亲哥哥在万春书院读书,过两年要参加科举考试,想来她是为哥哥买文房四宝来着。”

  南宝衣弯唇:“咱们也去瞧瞧……”

  踏进宝砚斋,南宝衣听见掌柜的温声道:

  “南姑娘,这座端砚的石料出自烂柯山紫云谷,老师傅亲手打磨,您摸摸这润滑细腻的手感,再瞧瞧上面的鱼跃龙门雕纹,市面上绝没有能与它媲美的砚台!您说您都来看了三五回,这次就干脆利落地买了吧?”

  南胭矜持:“我确实很中意这块砚台,否则也不会隔三差五过来看它。只是您开的价实在太高,不能便宜点吗?”

  掌柜的呵呵直笑,“姑娘真爱说笑,谁不知道您是南家的姑娘,南家富可敌国,区区一千两银子,对您又算得了什么?”

  南胭咬唇,盯着砚台不说话。

  她爹爹虽然是南家三老爷,可南家老太婆管得严,爹爹手头并没有多少银钱,平日给她的零用钱也少得可怜。

  哥哥的生辰就要到了,她很想送哥哥一件像样的礼物,这块砚台是她一眼相中的,鱼跃龙门的雕纹那么吉利,她真的不想放弃……

  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有浅浅的芙蓉花香袭来。

  她扭头,纤细清媚的少女姗姗而来。

  少女梳着漂亮的双平髻,穿淡粉衫裙,腰间挂一串贵重精致的珍珠璎珞,脚上那双织金履竟是蜀锦做的。

  是南宝衣……

  被最讨厌的人撞见自己的狼狈,南胭浑身的血都冲上了头。

  她秀美的面庞涨得通红,“好巧,竟然在这里遇见了妹妹……妹妹也是来买东西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