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8章 告黑状

  “是啊,二哥哥帮了我的忙,我来给他买一件礼物。”

  南宝衣说着话,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

  前世八面玲珑知书达理的南胭,还只是个十三岁的少女,还无法做到待人接物不动声色,看她满脸臊红,就知道她现在十分尴尬。

  她的目光重新落在砚台上。

  她瞧不出砚台好坏,只知道这玩意儿贵得很。

  贵的东西,必然不会差的。

  她从荷包里取出一千两银票,“替我包起来。”

  南胭眼睁睁看着她买走心仪的砚台,心头滴血,却连半个字都说不出口。

  掌柜笑道:“正经嫡出的小姐和外室女就是不一样,瞧瞧这出手大方的……锦官城谁不知道咱们宝砚斋从不还价,买不起还想还价的人,跟菜市场那些斤斤计较的市井妇人有什么两样,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说得对极啦!”

  他是瞧不起南胭的。

  南胭的母亲柳氏在锦官城那可是大名鼎鼎,当年南老夫人都发了话不许她进门,还给了她一大笔银子叫她走得远远的,她收了钱答应得好好的,转头又要死要活给南三老爷当外室,甚至在南三老爷成亲时,跑到南府门口闹自杀!

  说得好听是情比金坚,说得不好听,那就是死皮赖脸不知廉耻!

  南胭一张脸臊成猪肝红,含着两汪眼泪欲落不落,可怜无辜地望着南宝衣,似乎是指望她替自己说两句。

  南宝衣哂笑,南胭还当她是上辈子那个好妹妹呢。

  她叫荷叶拿了包好的砚台,客气道:“姐姐慢逛,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南胭下意识跟着她踏出宝砚斋,目送她扶着丫鬟的手上了马车。

  那马车宽敞豪奢,四角挂着织金丝红琉璃灯笼,就连垂落的车帘和窗帘都绣满了精致花纹,坐起来必然舒服。

  她气闷,把帕子揪得皱皱巴巴。

  贴身侍女为她不忿,“都是老爷的女儿,凭什么南宝衣能坐那么好的马车,能眼都不眨地买下那么贵的砚台,小姐却过得紧巴巴?!真不公平!”

  “谁叫人家是正经嫡出……”

  “嫡出又怎么样?”侍女惋惜又气愤,“听说南家人不通文墨,小姐和公子就不一样了,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公子在书院的成绩更是名列前茅。明明是晚辈里最优秀的,偏偏连府门都进不得……要是小姐也能住进南府,和老夫人处久了,老夫人肯定喜欢您!”

  南胭表情变幻。

  是啊,如果能住进南府就好了……

  她突然眼前一亮,反正母亲下个月就要嫁给爹爹,她提早住进南府,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低落的情绪一扫而空,她兴高采烈道:“走,去见爹爹!”

  她回到青桥胡同的小宅院,母亲去绸缎庄买衣裳了,父亲坐在院子里吃茶。

  “爹爹。”她仪态万方地屈膝行礼。

  “胭儿回来啦?”南广笑容满面,“怎么样,可有给哥哥买到心仪的礼物?”

  南胭顿了顿,暗道你只给了五十两银子,能买到什么好东西?

  她乖巧上前,“给哥哥买了一支绿沈管的狼毫笔,搭配一盒集锦香墨。余下的银钱,给爹爹买了您爱吃的核桃酥,是福味斋的呢。”

  “胭儿给哥哥买礼物还能想到为父,为父真是感动!来,咱们一块儿吃。”

  南胭在他身边坐下,温声道:“爹爹,女儿今天上街时碰见宝衣了,我们相谈甚欢,她很喜欢我这个姐姐呢。”

  “你们姐妹相处得好,为父也高兴呀!”

  “只是……”南胭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

  南胭满脸忧愁,“爹爹,宝衣今天连眼睛都不眨就花出去一千两银子,我知道祖母疼她,给她许多零花钱,可是这也太败家了……我到底身份不明,不好规劝,如果我能名正言顺做她的姐姐,就能劝她简朴节约,多为爹爹着想。”

  一千两银子!

  南广倒抽一口凉气!

  天可怜见,自打母亲知道他养了外室,就不肯再让他挥霍家产。

  他每个月只能从公中拿到区区两百两银子,跟朋友喝点花酒、上几次茶楼就所剩无几,连带着小梦和胭儿的日子都过得紧巴巴。

  他这个当父亲的手头都拿不出一千两银子,南宝衣好阔绰!

  “胡闹!”他心绞痛地拍向石桌,“我早就跟你祖母说过,小女孩儿家家的,身上不能有那么多银子,你祖母偏不听,跟你那位伯娘一个劲儿地给她塞银子!一千两啊,那可是一千两雪花纹银啊!”

  都够他在花楼潇洒很久了!

  南胭给他添茶,“如果胭儿有那么多银子,一定会拿来孝顺爹爹和祖母,绝不胡乱挥霍。”

  “你是个好的。”南广感慨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娇娇被你祖母宠坏了,缺个人在旁边打骂提点。这样,反正你娘亲下个月就要过门,你现在收拾一下东西,提前搬进家里吧,也好帮我管着娇娇。”

  “这样不好吧?”南胭抬起怯生生的杏眼,“祖母不喜欢胭儿,肯定不愿意替胭儿准备起居的院子……”

  “你就住锦衣阁,和娇娇住一块儿,也方便你管教她。”南广语重心长,“那丫头顽劣,府里又溺爱得很,以后要麻烦你这个姐姐了。”

  “爹爹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管教她的。”

  南胭乖巧地福身行礼,低头时满脸都是得逞。

  只要名正言顺住进南府,她就能三不五时去老太婆面前卖乖讨好,以后南宝衣有的东西她也有份,说不定还能得到长辈们的赏银,可不比住在外面强?

  另一边。

  南宝衣回到锦衣阁,捧着砚台端详。

  荷叶满脸肉痛,“也就是块凹了凼的石头,居然要一千两银子……姑娘,您说宝砚斋的老板是不是故意坑咱们呀?”

  “书房里的东西就是很贵呢。”

  南宝衣小心翼翼收起砚台,吩咐道:“把我所有的贵重首饰都拿出来,我算算价钱。”

  一万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就算是她也得好好筹措一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