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11章 她犯了滔天大错

  二房就南宝珠一个女儿,自幼千娇万宠,性子养的娇憨爽快,从不害怕得罪人。

  南宝衣看着护在自己面前的小堂姐,心里一片暖意。

  前世她在程家举步维艰,小堂姐也是这般护着她的,甚至在她毁容之后,带着小厮冲进程家掌掴南胭。

  那时南府已经败落,南胭丢了那么大的脸,十分嫉恨小堂姐,于是利用程家的权势,逼小堂姐嫁给一个五旬小官做填房。

  虽然小堂姐在出嫁的路上逃跑了,可是她的余生大约都过得十分艰辛,而这一切都是南胭造成的!

  南宝衣也很明白,南胭叫她回房读书并不是真心为她好,而是为了在锦衣阁中立威。

  锦衣阁那么多丫鬟婆子,很多双眼睛都盯着这里呢,只要她表现出对南胭的顺从,那么她们今后也会听从南胭的吩咐,把她当成府里的正经小姐。

  只可惜……

  南胭注定要失望了。

  她稚声道:“可我偏不想读书,你是不是还要拿戒尺抽我呀?”

  南胭脸色青白交加,笼在袖中的双手紧了又紧。

  原本想踩着南宝衣在锦衣阁立威,可对方居然不配合她……

  不配合也没关系,她还有后手。

  她满脸痛惜,“宝衣,姐姐是真心为你好,就算闹到祖母面前,我也是有理的。”

  如果闹到松鹤院,老夫人一定认为她勤奋好学,而南宝衣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草包!

  南宝衣酒窝甜甜,“那就去祖母面前说个分明吧!”

  她上前去拉南胭的手,“走,一起去松寿院。”

  刚碰上南胭,她突然“哎呀”一声,吧唧跌倒。

  她仰起泪兮兮的小脸,“姐姐,你干什么推我?”

  南胭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搞什么,她根本什么都没做!

  南宝衣她有病?!

  南宝珠猜到南宝衣的小算盘,满脸悲切地扑上去:“我苦命的堂妹哦,后娘还没进门就被她女儿欺负,将来的日子可要怎么过!我苦命的堂妹哦!”

  她扯着嗓子哀嚎,嚎的比专门哭丧的妇人还带劲儿。

  南宝衣暗暗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南胭俏脸涨得通红。

  她知道今日之事恐怕要闹大了,于是暗暗给侍女递了个眼色,示意她去请南广。

  ……

  松鹤院。

  老夫人心疼地抱住南宝衣,“可怜的娇娇儿,快给祖母瞧瞧,有没有摔伤呀?”

  “脚踝疼得厉害……”南宝衣声音细弱,丹凤眼里噙满泪花,紧紧抓着老人家的衣袖,“祖母,孙女害怕……”

  “乖孩子,别怕!”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威严地瞥向南宝珠,“珠丫头,你来说,到底怎么回事?”

  南宝珠添油加醋地把事情说了一遍,“……就是南胭推的娇娇,我亲眼看见的!”

  南胭楚楚可怜,“祖母,我没有推妹妹。我只是想劝妹妹多读点书,没事学些女红刺绣什么的,不要玩物丧志。我都是为了妹妹好,求祖母明鉴!”

  老夫人看见她就烦,沉声道:“我的娇娇儿最是心善,从不撒谎冤枉人。你进府头一天就惹是生非闹得家宅不宁,实在可恶!季嬷嬷,带几个婆子把她轰出府,不许她踏进南家半步!”

  南胭猛然瞪大眼。

  她宛如风中娇颤的小白花,仿佛下一瞬就要晕厥过去。

  她才进府第一天啊,要是被外人瞧见她被轰出南府,她这张脸还要不要了?!

  她都已经是议亲的年纪了……

  南宝衣从老夫人怀里钻出小脑袋,偷偷瞄了一眼南胭。

  前世在程家,南胭就是这么对她的。

  她在程德语面前假扮弱不禁风,一会儿冤枉她推了她,一会儿又冤枉她扎小人害她,她把自己塑造成出淤泥而不染的小白花,还把她和程德语塑造成情比金坚的苦命鸳鸯,而她南宝衣是恶毒的插足者……

  风水轮流转,南胭也该尝尝被人冤枉的滋味儿。

  季嬷嬷正要动手,屋外突然传来大喝:

  “我看谁敢!”

  南广虎虎生风地踏了进来。

  他拽起跪在地上南胭,亲自给她拍了拍裙摆上的灰尘,怒声道:“娘,您别听娇娇一面之词,胭儿温柔善良,绝不可能推她!”

  老夫人一看见这个小儿子就烦,“珠丫头亲眼看见的,难道珠丫头也撒谎不成?!”

  就算撒谎又如何,她就是要偏袒娇娇儿。

  好歹坐镇南家后宅大半辈子,女孩儿是好是坏,她一眼就能看穿。

  南广不悦地盯向南宝珠,“珠丫头当真亲眼看见了?”

  “三叔,我两只眼睛黑白分明,看得特别清楚呢!”南宝珠娇憨地圈起自己的双眼,“除了某个眼神不大好的人疼爱南胭,再没有别的长辈喜欢她。她嫉妒娇娇被全家人疼爱,于是就推了她!”

  南广气得直抽抽。

  什么叫某个眼神不大好的人?!

  指桑骂槐不要太明显!

  南宝珠是他二哥的掌上明珠,他骂不得,于是黑着脸转向南宝衣,“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不是你姐姐推了你?!”

  南宝衣像是被他的大吼大叫吓到,往老夫人怀里缩了缩。

  她抬起泪盈盈的丹凤眼,委屈道:“爹爹,您不要责怪姐姐,想来她也是无心之失……”

  南广险些气出一口血!

  他知道这件事算是说不明白了,于是高声道:“就算是胭儿推了你,那也不过是孩子家家的小打小闹。但是南宝衣,你今天犯了天大的错,比胭儿恶劣多了,还不快跪下请罪?!”

  老夫人每每听小儿子说话就心跳失衡,那副大嗓门,简直要把她的耳朵给震聋!

  她捂住南宝衣的小耳朵,骂道:“会不会好好说话?你要把你老娘的耳朵给震聋才罢休是不是?!要是再吓坏娇娇,你就给我跪祠堂去!”

  南广红着脸,“娘,我错了,实在是南宝衣犯下滔天大错,儿子看不过眼的缘故。”

  南宝衣眨巴眨巴泪眼,“我究竟犯了什么滔天大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