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15章 小哭包可不可爱

  她起身,“爹爹,你怎么来啦?”

  “当然是来看看你的新住处。”南广扫视了一眼书房,“这么多书,读的完吗?娇娇啊,不是我说你,咱们南家从古至今就没出过秀才,你装样子可别装得太过,会被别人看笑话的。”

  南宝衣:“这些都是二哥哥的书。”

  “是吗?哟,这本不错,《菜根潭》,适合娇娇看!”南广认真地指了指书架,“娇娇啊,这本菜谱是讲怎么用菜根子做出美味佳肴的,你多看看,没事儿可以学你姐姐下厨练练手艺。”

  萧弈信手翻过一页游记,头也不抬,“那是一本语录体著作,融合了佛儒道的思想,适合读书人看。”

  居然不是菜谱……

  南广臊得满脸通红,恶狠狠瞪了萧弈一眼。

  南宝衣想笑又不敢笑,小脸扭到旁边,憋得十分辛苦。

  南广为了挽回颜面,又故作高深地指着书架,“那本书也不错,《春秋》,是讲春天和秋天的风景完全不一样,娇娇啊,你没事儿多看看,能开阔胸襟增长见识哩!”

  萧弈:“《春秋》是描述东周前半期历史的史书。”

  “你不说话你会死啊?!”

  南广脸色发绿,厉声骂了一句,干脆背过身不想再看他。

  他不想多待,于是懒得兜圈子,慈蔼地拉住南宝衣的手,“娇娇啊,你手头还有多少银子呀?我最近手头有点紧,要不你支援一点?”

  南宝衣心头泛冷。

  她就说好好的她爹怎么突然来找她了,原来是因为缺钱花。

  她眨巴眨巴双眼,稚声道:“爹,我的银钱都拿去买砚台啦。”

  “一个子儿都不剩了?”

  “一个子儿都没有啦。”

  南广痛惜,“你年纪小,所以不会打理银钱。这样,你把你的嫁妆交给我保管,省得你又在某人的教唆下胡乱挥霍。”

  南宝衣眸色转冷。

  她爹居然惦记上她的嫁妆了,传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

  她还没说话,萧弈合上书页,嗤笑,“三叔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呀!”南广理直气壮,“当长辈的替晚辈保管嫁妆,这不是情理之中吗?我是个要脸面的男人,不会叫女儿家花银钱给自己买东西。市井里怎么说那种人来着,吃软饭,小白脸,对,花女人银钱,那就是吃软饭的小白脸!”

  南宝衣简直要被她爹气死。

  她巴结萧弈都来不及,他倒好,一来就给萧弈扣上了“吃软饭”、“小白脸”的帽子!

  “爹!”她生气地把南广拉到旁边,“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南胭怂恿你来的?”

  凭她爹的脑子,是想不到动用她的嫁妆的。

  南广板着脸,“是又怎么样?她也是为了我着想!”

  见南宝衣噘着嘴不高兴,他又苦口婆心地劝:“娇娇啊,你姐姐这些年流落在外,过得很不容易啊!你柳姨贫寒,没有多余的银钱给她置办嫁妆,你祖母又不喜欢她,所以她只能靠你这个妹妹了。你要懂事啊,你要帮帮你姐姐啊!”

  南宝衣被气笑了,“她想我怎么帮她?”

  “这样,你把你的嫁妆拿出一半分给她,嫁妆里的商铺田亩呢,就交给我来替你打理。我可都是为了你好,你要懂得爹爹的良苦用心啊!”

  南宝衣很想拿棒槌,照她爹脑袋上狠狠来一下!

  前世南家被人陷害,败落之后很多银钱都落入了柳氏的口袋。

  再加上南胭在程家得脸,南胭的亲哥哥南景又当了官,所以柳氏的身份地位水涨船高,到最后她爹甚至还要看柳氏的脸色。

  她在程家被欺负得厉害,找爹爹哭诉,爹爹想替她说两句话,还没开口就被柳氏呛了回去。

  后来她被程德语卖去长安,临行前侥幸见到爹爹,四十不到的男人头发全白了,神志疯疯癫癫,浑身脏兮兮的,躲在长堤垂柳后偷偷地看她。

  她走过去,他就从怀里摸出一把糖,念叨着娇娇小时候爱吃什锦记的糖,他好多年没给她买了,听说她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就偷了银子去买糖,但是他在路口守了很多天,都守不到他的娇娇。

  他问她看没看见他的娇娇,他很想见见他的小女儿。

  他就是这样的父亲,自私懦弱胆小怕事,连孩子都护不住。

  可南宝衣不得不认这个父亲。

  重生回来,南宝衣深谙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个道理,也红了眼圈,轻轻牵住南广的袖角。

  她低着小脑袋,泪珠子一颗一颗往下掉,“爹爹,娘亲留给我的嫁妆,为什么要分给别人……您疼爱姐姐,难道就不疼爱我了吗?

  “小时候您经常给我买什锦记的糖吃,可是娘亲走后,没有人管着您,您老是不在府里,只住在外面陪着姐姐,您已经好多好多年没给我买糖吃……好不容易来看娇娇,却只是叫我分嫁妆给姐姐……”

  许是动了真情,她竟哽咽不成调。

  南广怔愣。

  他确实有很多年没有好好陪伴娇娇。

  印象中的娇娇还是个跑起来颤巍巍的小粉团子,不知何时就长成了如今娇嫩可爱的模样。

  他羞愧不已,抬袖给南宝衣擦眼泪,哄她道:“是爹爹错了,爹爹不该惦记你的嫁妆。娇娇莫哭了,我去给你买什锦记的糖吃,好不好?”

  “呜呜呜……”

  南宝衣哭着扑进他怀里。

  南广走后,南宝衣擦了擦泪花,蓦然注意到萧弈还在。

  她泪盈盈地斥责,“我们父女说话,二哥哥就不知道回避一下嘛?”

  萧弈单手支颐,似是看了一场好戏,挑着薄唇轻笑,“我以为,南宝衣是个娇蛮跋扈的小姑娘,就算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也依旧冥顽不化,还是会仗势欺人……没想到,你也有变成小哭包的时候。”

  “二哥哥最讨厌了!”

  “什么?”

  “没什么……”

  南宝衣小跑到他身边,忽然扑进他怀里,仰着头小小声:“二哥哥,小哭包可不可爱?”

  萧弈浑身僵硬,面色复杂。

  怀里的小姑娘身娇体软,白嫩娇美的小脸上挂着许多泪珠子,像是笼着露水的枝头芙蓉。

  可不可爱?

  自然是……

  他别过脸,低声:“丑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