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17章 未来的权臣大人真是阔绰啊

  南宝衣回到闺房,把侍女通通赶了出去。

  她钻进帐中想睡会儿,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脑海中反复浮现着老爹和柳氏的恩爱身影,令她心烦意乱,恨不能现在就冲出府去把老爹揪回来。

  萧弈进来时,瞧见绣花鞋被随意踢在地上,小姑娘躲在帐中,正抱着双膝发呆。

  他抚了抚袍裾,漫不经心地在绣墩上坐了。

  南宝衣瞅见他,不悦地挑开帐帘,“二哥哥,这里可是我的闺房,你进来做什么?”

  萧弈拿出一只桃花糖盒。

  他慢悠悠打开盒屉,挑了一颗淡粉色的糖果放进嘴里。

  “草莓味的……”他低笑,“尝尝?”

  南宝衣嫌弃,“这么大人了还吃糖,不害臊!”

  “刁蛮任性的小哭包,不也会撒着娇让你爹给你买糖吃吗?”萧弈把糖盒递给她,“送你。”

  南宝衣愣了愣。

  她盯着那只精致漂亮的糖盒,好半天才伸手接住。

  她抱着糖盒,泪眼红透,“我对爹爹撒娇,让他给我买糖,并不是因为我想吃糖……我只是,希望他把我放在心上。”

  “可是你爹明显不打算要你了,他更在意外面那个家。”萧弈好整以暇地欣赏她泪眼婆娑的小模样,“南宝衣,你该怎么办呢?”

  南宝衣抬手抹眼泪,有点厌烦被萧弈看笑话。

  摸了摸桃花糖盒,她忽然挑眉,“二哥哥给我送糖又是什么意思,二哥哥在哄我高兴?”

  萧弈哂笑,“不过是借着送糖的机会,过来笑话你罢了。从前你对我做过什么,你我心知肚明。南宝衣,咱俩还有很多账没算。”

  锱铢必较……

  南宝衣在心里嘀咕,实在没心情招架他,“既然二哥哥笑话也看了,那就赶紧走吧,我想睡觉。”

  说完,没精打采地钻进被褥。

  萧弈看着拱起的被团。

  他坐了片刻,从宽袖里取出一张牛皮信封放在枕边,才起身离去。

  南宝衣悄悄从被子里钻出来。

  伸头望了一眼掩上的房门,她好奇地拆开信封。

  瞳孔微微缩小。

  这是……

  柳氏的卖身契!

  少女心脏狂跳,刚刚的悲哀被铺天盖地的欢喜冲灭,抱着卖身契喜得在床上尖叫打滚!

  房门忽然被推开。

  南宝衣一个激灵倒在榻上,仍旧面朝墙壁唉声叹气。

  萧弈把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嘴角微微上扬,“你父亲和柳氏的婚期定在下月初十,你还剩半个月的准备时间。”

  南宝衣有气无力地摆摆手。

  萧弈走后,她做贼似的坐起身,确定他真的走了,才抱着卖身契跳到屋子里,兴奋地转了几个圈圈。

  未来的权臣大人真是阔绰啊,说好给她卖身契,居然真的给了!

  一万两雪花纹银呢!

  她喜滋滋收好卖身契,又唤了个小丫鬟进来,叫她去外面打听打听,锦官城哪个地痞流氓最会耍横。

  她打算在父亲和柳氏大婚时,送他们一份惊喜。

  把卖身契收进匣子里,她靠在妆镜台边,忍不住笑眯眯拍了拍桃花糖盒。

  总觉得,权臣大人其实挺在意她的。

  “二哥哥对我这么好,我得报答他才行……

  “名利双收什么的,那都是以后的事了。当务之急,是要让他切身体会到,我南宝衣是一个多么乖巧可爱讨人喜欢的好妹妹。

  “将来他成了权倾朝野的帝师,我南宝衣可就是当朝权臣最疼爱的妹妹,想嫁什么人嫁不得,我能带着全家人过好日子呢!”

  南宝衣笑弯了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一副画面:

  她穿着华贵的宫裙倚在金銮殿上,那个该死的西厂总督给她捏肩捶腿,总是恶毒捉弄她的成王兄妹伏低做小跪地求饶,满朝世家子弟在殿下排排站供她选婿,萧弈拿着画卷坐在旁边,慈蔼地给她介绍画卷上的皇亲贵胄……

  啧,谁还看得上程德语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南宝衣笑出了声儿。

  荷叶抱着一摞宣纸进来,好奇地看着自家主子,“小姐,您一个人傻笑什么呢?口水都流出来了。”

  “咳……”南宝衣羞赧地擦了擦口水,“字练完啦?”

  “练完了,奴婢找了几个小丫鬟帮忙写,很快就写完了。”

  “那就好,替我送去二哥哥的书房吧。”

  荷叶好奇,“小姐不去吗?”

  “二哥哥送我糖盒,我打算亲自下厨给他做两道拿手好菜。这可是我准备的惊喜,你千万不要告诉他哦!”

  南宝衣撸起袖管,欢天喜地地去厨房了。

  荷叶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她家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还拿手好菜,她有拿手好菜吗?

  她把二十张大字送去书房,萧弈正好在。

  少年不紧不慢地翻看大字。

  啧,张张笔迹都不同,一看就知道是不同的人临摹的。

  荷叶独自面对他,很有点发怵,“二公子若是无事,奴婢就先退下了。”

  “你家小姐呢?”

  “她,她,她很崇敬二公子……”荷叶顾左右而言他,“她总是对奴婢说,荷叶啊,二哥哥叫我练字是为了我好,叫我读书也是为了我好。荷叶啊,二哥哥是世上最厉害的人,他将来一定会成为大人物哒!”

  她学得惟妙惟肖。

  萧弈嘴角微抽,觉得这对主仆不去戏台子上唱戏简直可惜。

  “不好了!不好了!”余味突然慌慌张张地冲进来,“主子,五小姐把厨房炸了!”

  萧弈等人赶过去时,小厨房一片狼藉。

  南宝衣浑身都是面粉,云髻犹如鸡窝,灰头土脸地站在屋檐下哭。

  看见萧弈,她哀嚎着奔过去,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解释:“我不小心把面粉洒得到处都是,然后我点火,我点火,‘砰’的一声,它就炸了,就炸了!呜呜呜……”

  萧弈简直没眼看,“南宝衣,你是不是连基本常识都没有?”

  面粉和烟尘遇见明火,是会爆炸的。

  可南宝衣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在挨骂。

  她费力地举起两尾鱼,哽咽道:“我想给二哥哥做面粉炸鱼……你看这鱼红艳艳的多好看啊,定然十分好吃的呜呜呜……”

  萧弈望向那两尾鱼,神情瞬间不美妙了。

  那是他叫人从海外买来的龙鱼,还是龙鱼里最稀罕的血红龙,一尾血红龙价值二百多两黄金,还不算养它们的鱼池!

  他统共只有两尾,全叫南宝衣捞上来弄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