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22章 权臣大人真是矫情

  南广、柳小梦和南胭,脸皮发烧。

  他们这辈子,都没丢过这么大的脸呢!

  南宝衣吃的咸了,接过萧弈递来的茶盏,浅浅抿了一口。

  她抬起亮晶晶的丹凤眼,温声:“我们南家积德行善最是讲理,你既然说柳氏是你女人,可有证据?”

  牛三擦了擦不存在的老泪,夸奖道:“我算是看出来了,南家就您讲理,您是个大好人哩!”

  他从怀里掏出卖身契,“这是柳小梦的卖身契,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柳小梦是我牛三的人!他南三老爷不是强抢民女是什么?”

  南宝衣点点头,“是写得明明白白。”

  牛三把卖身契亮给贵客们看,“大伙儿来评评理,柳小梦究竟是不是我牛三的婆娘?”

  众人惊呆了!

  “还真是啊!”

  “岂不是说,南三老爷白白给别人养了十几年媳妇?”

  “瞎说,他不是也赚了一个儿子一个闺女?”

  “谁知道是不是他的种……”

  “当年放着宋家大小姐那么好的媳妇不疼,死活要养外室,瞧瞧,这就是养外室的下场!”

  四面八方都是嘲笑。

  南广浑身烧了起来,羞耻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柳氏呆呆盯着那张卖身契。

  她从头到脚都在冒寒气。

  她的卖身契明明还在玉楼春,只等着寻个合适的机会请老爷给她赎回来,怎么会出现在牛三手里……

  南胭脸色青白交加。

  她以为自己今天能一步登天成为南家嫡女,可这算怎么回事?

  她娘竟然是贱籍?!

  那她以后还怎么当官夫人?!

  牛三嘿嘿直笑,“没话可说了吧?走,跟老子回家!老子好久没尝过女人的滋味儿了!”

  他伸出脏兮兮的手,不由分说地拽住柳小梦。

  柳小梦惊恐,“老爷救我,救我!”

  南广眼前一阵阵发黑,哪有功夫救她。

  终于,他呜呼一声,晕死过去!

  一场闹剧至此落下帷幕。

  只是南广和他外室的故事还是流传了出去。

  锦官城的百姓们把他当个笑话,觉得他戴了顶大绿帽子,还送他一个“南帽帽”的外号,在茶余饭后笑谈了好多年。

  当然,那都是以后的事了。

  此时此刻,南宝衣心情愉悦。

  她站在檐下,忍不住弯起嘴角。

  她今天不仅成功阻止了柳氏进门,还离间了柳氏和父亲的关系。

  这是她前世想都不敢想的。

  但是道阻且长,接下来还有更多的事等着她去做。

  比如,退亲。

  可是这个时候程德语还在长安求学,即使她想退亲也没有理由,得等他回来才行。

  用晚膳时,南宝衣心情太好,忍不住多吃了两碗米饭。

  荷叶给她盛了一碗鲜浓奶白的汤,“小姐喝点鱼汤,这是余味精心烹制的,滋补养颜,多喝点会变美的哦。再过二十天就是花朝节,到时候小姐定要美美地参加。”

  花朝节?

  南宝衣一愣。

  锦官城每年花朝节,都会在城郊碧波湖举办盛会。

  盛会热闹,城中权贵都会前往赴宴。

  会场上,还专门针对少年少女设下才艺考校,是年轻人们展示才华与美貌的绝佳机会。

  南宝衣记得,前世这一年的花朝节盛会,她前去玩耍,正好程德语的母亲也来了。

  南胭怂恿她在未来婆婆面前好好表现,于是她兴冲冲报名参加考校,结果却闹出了天大的笑话。

  而程德语的母亲不仅没有维护她,反而带头讥讽嘲笑。

  细细想来,程家其实从一开始就看不上她这个儿媳妇吧?

  不过当初的南胭却大放异彩,在琴棋书画的比试上全部夺得了第一名。

  德才兼备还很美貌的少女,自然非常受权贵们喜爱。

  从那时起,很多达官显贵登门求娶南胭。

  她的才女名声在蜀郡唱响,完全掩盖了南家其他女儿的光华。

  这一世……

  南宝衣眼神发光。

  她不仅要阻止南胭出名,她还要走到台前,洗去娇蛮任性的草包名声!

  荷叶瞧见自家小姐笑得贼兮兮,知道她恐怕在打鬼主意。

  她劝道:“小姐,您是没有比试资格的,只有当场答对一道四书五经的门槛题,才能参加比赛呢。”

  呃……

  四书五经……

  南宝衣为难地捧住小脸。

  前世,她就是在这上面闹出笑话的。

  她连四书五经指的是哪些书都不知道,要怎么答对门槛题呀!

  生活真是太难啦!

  她惆怅地喝了口鱼汤,忽然眼前一亮,“果然十分鲜美。”

  “是吧?余味的手艺可好了!”

  “你盛一盅送去松鹤院,也叫祖母尝尝鲜。”

  南宝衣吩咐着,喝完小半碗鱼汤,见还剩下许多,于是又叫侍女盛了一盅,亲自提着送去大书房。

  柳氏的卖身契,是萧弈买下的。

  她得好好报答他。

  暮色西沉,大书房已经掌灯。

  玄衣墨袍的少年坐在窗畔,正翻看几张大字。

  是南宝衣前几日练的字。

  每一张都写满了他的名字,一笔一划秀美而有风骨。

  他几乎可以想象出,小姑娘坐在花亭里认真临帖的小模样……

  “二哥哥!”

  清脆甜美的嗓音忽然响起。

  小姑娘拎着食盒兴冲冲踏了进来。

  萧弈立刻用宣纸遮住几张大字,沉声:“不知道敲门?”

  南宝衣噘嘴,不开心地退出去,懒懒叩了叩门,“二哥哥。”

  “进。”

  权臣大人真是矫情……

  南宝衣琢磨着,把食盒放到桌上,“二哥哥,我来给你送宵夜啦!”

  ,

  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终于签约啦

  谢谢指上青芜.的打赏,本书第一个打赏的小天使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