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23章 二哥哥最讨厌

  她殷勤地端出鱼汤,“我尝着十分美味,马上就想到了二哥哥。你读书辛苦,要好好补补才行。”

  萧弈接过她递来的白瓷小盅。

  吃了口汤,他冷笑:“南宝衣,拿我侍女做的汤来孝敬我?”

  南宝衣羞赧,“瞧二哥哥说的,这不也代表我心里有你吗?更何况鱼汤滋补,喝多了会变聪明,所以二哥哥多喝一点吧!”

  说完,又觉得自己这话说得不好,仿佛萧弈有多蠢笨似的。

  幸好萧弈没跟她计较。

  她捧着脸靠在书案上,稚声:“二哥哥,你最近在看什么书呀?再过两年就是科举考试,你要好好准备哦。”

  眨了眨丹凤眼,她又道:“二哥哥,月底就是花朝节,我打算参加花朝盛会的比试。只是比试的门槛题与四书五经有关,我脑子笨,怕回答不好,这几天你能教我读书吗?”

  “不能。”

  萧弈面无表情。

  南宝衣暗暗翻了个白眼。

  就知道他会拒绝!

  她背过手,老神在在地踱步,“上次碰见四哥哥在府里读书,他反复念诵一句话,什么大学之道,在明明德……什么亲民,什么至善……”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对对对,就是这句话!”南宝衣一拍巴掌,双眼亮晶晶的,“听说这句话非常出名,你说花朝盛会会不会用它当门槛题呢?”

  她很清楚,花朝盛会没有用它当门槛题。

  倒是科举乡试,策论考的就是它。

  之所以记得清楚,是因为程德语参加了乡试,考完还把自己的策论答案写出来供人阅览,获得了一致好评,所有人都知道程家嫡次子满腹经纶有望折桂。

  最后乡试成绩出来,也确实是程德语考了第一名。

  当年的她与有荣焉,明明不爱读书,却还是反复诵读他的答卷,至今仍能回想起答卷的内容。

  她拿不出一万两白银还给萧弈,只能用这种迂回的办法,给他泄露考试题目。

  可是萧弈并不在意,“花朝盛会,只是权贵的消遣,门槛题不会复杂。”

  “那科举考试,会考这样的题目吗?如果考到了,二哥哥会如何作答?”

  萧弈睨向南宝衣。

  小姑娘又跑到了书案前,双手托腮,双平髻上系着的金丝编织发带有些松散,十分顽皮可爱。

  默了片刻,他伸出手,拆开她的发带。

  小姑娘的头发又细又软,从他掌中流泻垂落,触感如丝绸。

  她有些不解地歪头。

  包子脸白嫩可爱,丹凤眼细长娇媚,小嘴像是红樱桃,隐约可以窥见长大后的绝代风华。

  萧弈想起在酒楼吃茶时,人人都夸赞南帽帽的外室女儿极美,可他却觉得,再过两年,锦官城最美的少女必然是南宝衣。

  “二哥哥,你拆我头发做什么?”

  小姑娘不开心。

  萧弈回过神。

  他刚刚瞧见小姑娘的发带松散了,原想为她系紧一些,手伸过去的刹那,却直接弄散了她的头发。

  “二哥哥最讨厌了……”

  小姑娘软软地娇嗔着,背过身走到一面铜镜前,从宽袖里掏出两根新发带,自个儿努力地梳头。

  萧弈看着她。

  她头发散落的样子很美,比梳起来时要好看。

  他看着南宝衣慢吞吞扎好头发,有种再给她拆下来的冲动。

  “小姐!”

  书房外突然响起荷叶的叩门声。

  南宝衣拢了拢额角碎发,“什么事呀?我在跟二哥哥学习呢。”

  荷叶窘迫地推开门,“前院传来消息,三老爷整日不吃不喝,谁也劝不好……奴婢担心三老爷出事,过来跟小姐说一声,小姐要不要去瞧瞧?”

  “我那个不省心的老爹呀!”

  南宝衣叹息着,拎起萧弈尝了一口的鱼汤,与荷叶去前院了。

  萧弈仍旧握着那两根发带。

  发带很精致,用金丝和红线编织而成,贵重干净。

  他低头嗅了嗅。

  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小姑娘特有的芙蓉花香。

  他默了很久,鬼使神差般把发带缠系在手腕间。

  ……

  前院。

  南宝衣推开屋门。

  屋里静悄悄的,屏风后点着几盏灯,依稀映照出斜倚在宽榻上的人影。

  她拎着食盒走过去,“爹爹。”

  南广翻身朝墙,不搭理她。

  “听说您不吃不喝,女儿十分担忧,特意煲了鱼汤过来探望您。”

  南广哑着嗓子哭道:“你们都见不得我好,我心里清楚的……我就是想娶小梦过门,怎么就那么难呢?”

  “府里没有谁见不得您好。”

  “那为什么不让我娶小梦?!”南广猛然坐起身,“说来说去,你们就是嫉妒我得到了真爱,嫉妒我和小梦恩爱甜蜜!”

  南宝衣抖落一地鸡皮疙瘩。

  她摸了摸腮帮子,真是牙都要被他酸掉了……

  她在圆桌旁坐了,取出鱼汤,“您亲眼所见,祖母分明是容许柳姨进门的,可惜柳姨自己不诚实,向我们隐瞒了卖身契的事,这能怪谁?”

  鱼汤很鲜美。

  南宝衣搅了搅鱼汤,自个儿喝了一勺,“您要是不肯吃东西,那就这么饿着吧,什么时候想开了什么时候吃。唔,这汤真鲜。”

  喝第二勺的时候,她忽然想起这勺子是萧弈用过的。

  她拿帕子按了按嘴角,不动声色地放下汤匙。

  南广早就饿得受不了。

  他捂着饿瘪的肚子,眼馋地望一眼鱼汤。

  半晌,他舔了舔嘴巴,“既然你求着为父吃东西,那为父就满足你的孝心吧!”

  他迫不及待地走到桌边,连汤匙都顾不上用,抱起小盅喝了个干干净净。

  南宝衣忍不住笑了。

  她贴心地给南广擦拭嘴角的汤汁,“您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不能光图自己快活,也要为祖母考虑。柳姨并非善茬,从她隐瞒卖身契就能看出她很有心思。您别再执迷不悟,咱们府里一家人踏踏实实过日子,不比什么都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