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27章 权臣大人,怎么会宠她呢?

  南勇吓得三魂没了七魄,哪里还有刚刚出头的气势,嗫嚅道:“这,这……”

  南小茜更是面如金纸。

  她抖如筛糠,双手紧紧揪着裙摆。

  这小贱人竟然是南宝衣!

  她完了,她得罪了南宝衣!

  南胭能不能成为南府嫡女还不一定,可南宝衣却是货真价实的金枝玉叶,深受老夫人疼爱,是真真正正能在南府说得上话的宝贝疙瘩!

  平时在背后骂她几句讨南胭喜欢也就罢了,她今天疯了,居然当面和她干架……

  她怨恨地望向南胭。

  这女人明知对方是南宝衣,却不提醒她,害她捅出天大的篓子!

  南胭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她款款起身,弱柳扶风般走到人群中央,仪态万方地朝众人屈膝行礼。

  她温声:“自家姐妹间的玩闹,何必上纲上线,平白叫人笑话?小茜姐,虽然你挨了打,但只要你向宝衣道个歉,这事儿也就完了。”

  这话说的,好像南宝衣仗势欺人似的。

  南小茜会意,故意当众露出青紫伤痕,哭着朝南宝衣行礼,“是我错了,我不该和五小姐起冲突,求五小姐念在同族姐妹的情分上,莫要怪罪。”

  一副受了欺负还要道歉的可怜样。

  同族少年看不过眼,纷纷劝道:

  “姐妹间的小打小闹而已,五小姐何必动怒?”

  “是啊,人家都道过歉了,你大度一些,不要揪着不放。”

  “以后还要一起读书呢,做的太过分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南宝衣捏了捏拳头。

  她正要据理力争,不远处突然传来哂笑。

  萧弈淡淡道:“十言。”

  十言立刻捡起地上的两截断笔,用帕子托着,痛惜地亮给众人瞧。

  萧弈:“前朝的湘妃竹刻花鸟羊毫笔,价值一万两千两雪花纹银。南姑娘好大手笔,随手就折断了这么贵重的古物,还敢冠之以姐妹玩闹……敢问诸位,谁家姐妹玩闹,会毁掉如此贵重之物?”

  满院静寂。

  南小茜脸色惨白。

  这破毛笔,竟然这么贵?!

  不就是一根笔嘛,怎么会价值一万多两雪花纹银……

  那可是她全家两年的花销啊!

  她一个踉跄,被侍女扶了一把才没有栽倒在地。

  南勇回过神,朝她脸上就是狠狠一巴掌,“败家玩意儿,还不快给五小姐请罪?!赔不起还要胡闹,等回了家,叫爹娘揍你!”

  骂完,赔着笑转向南宝衣,“五小姐,舍妹眼拙,不知道那毛笔是古物,您大人不叫小人过,就别跟我们计较了吧?”

  南小茜哽咽,“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根毛笔这么贵……五小姐,我赔不起那么贵的东西,反正南府不缺银子,您就不要向我们索要赔偿了好不好?”

  南宝衣被这对兄妹气笑了。

  什么神逻辑,穷还有理?

  更何况她很清楚,这些旁支亲戚每年都从南府索要大笔银钱,一万两虽然多,但咬咬牙还是拿得出来的。

  她正欲做一回“恶人”,南宝珠忽然哭闹起来:

  “娇娇,他们太欺负人了,世上哪有弄坏东西还不赔的道理!我要回家找我娘告状,这书我不读了!我要回家找我娘呜呜呜……”

  论哭功,世上没几个人哭得过南宝珠。

  她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百转千回,叫在场众人的心都要化了。

  是啊,天底下哪有弄坏人东西还不赔的道理?

  更何况南小茜一家也不是赔不起。

  南小茜兄妹眼睁睁看着南宝珠哭哭啼啼地跑出书院,彻底体会了一把什么叫绝望。

  得罪南宝衣也就得罪了,毕竟三房本就没什么出息。

  谁想到这一位身份更狠,竟然是二房的嫡女!

  谁不知道南府现在是二房当家!

  南小茜两眼一翻白,凄惨地晕了过去!

  ……

  闹出这么大的事,南宝衣今天读不成书了。

  她坐马车回府,委委屈屈地缩在角落,不时抬起眼帘瞅一眼萧弈。

  少年玄衣墨袍,面无表情地坐在小几旁。

  春日暖阳透窗而入,将他本就俊美的面庞照耀得昳丽夺目,只是狭眸深处却酝酿着寒意,总是叫人害怕的。

  她想了想,小声道:“我不知道二哥哥送我的毛笔那么贵重……如果我知道的话,一定不会带去书院。”

  一万多两雪花纹银呢,比柳氏还贵。

  萧弈根本不在意,“过来。”

  “做什么呀?”南宝衣好奇地凑到他身边。

  萧弈捏住她的小下巴,指尖轻轻抚上她面颊上的血痕,“疼吗?”

  “嘶……”南宝衣吸了口凉气,“不碰还成,碰上去是有点疼的。”

  萧弈眸色更加晦暗,“傻瓜。”

  以她的身份,何须亲自动手,唤一声十言不就得了?

  否则他派十言跟在她身边做什么,吃白饭?

  南宝衣莫名其妙从他的训斥里听出了几分宠溺,却又觉得可笑。

  威名赫赫不近人情的权臣大人,怎么会宠她呢?

  打动一个人的心,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所以她还要扮演很久很久的妹妹,才能叫权臣大人把她放在心上。

  她乖巧地靠着萧弈的手臂,“二哥哥骂得对,比起南胭,我确实蠢笨了些。”

  被她这么靠着,萧弈半边身子都僵了。

  小姑娘很轻也很软,甜甜的芙蓉花香萦绕在他鼻尖,他低头看去,她的睫毛在春阳里轻颤,脸蛋白嫩娇美,安静温婉的宛如一场春日绮梦。

  只是脸颊上的血痕,有些煞风景了。

  他问道:“打架时,就不怕被抓破了相?”

  她是那么爱美的小姑娘,如果破了相,该多伤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