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28章 二哥哥快住手

  南宝衣老实道:“当时那么紧张,来不及思考这些呢。”

  更何况她前世就破了相,到死都顶着一张丑陋的脸。

  家破人亡生死存亡时才知道,美与丑,又有什么重要的?

  她想了想,忽然问道:“二哥哥,如果我变丑了,你会嫌弃我吗?会不会再也不愿意搭理我?”

  萧弈哂笑:“说得我现在多愿意搭理你似的。”

  南宝衣咬了咬唇瓣,权臣大人说话真是不讨人喜欢。

  她又道:“今天去书院时,珠珠问了我一个问题。她说既然孔夫子长得丑,为什么卫灵公的夫人还会崇慕他……二哥哥能为我解惑吗?”

  “子见南子”是史上很有意思的一个故事。

  《史记》载:“灵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谓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愿见。’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

  虽然是简简单单的一场见面,可太史公那句“环佩玉声璆然”,却已经足够令后世想入非非津津乐道。

  萧弈看了她一眼。

  南家出不了秀才和进士不是没道理的。

  别人读书恨不能一口气把《论语》背下来,再瞧瞧这对姐妹,读个书却在操心孔夫子的美丑和爱情,能学有所成那才叫见鬼。

  他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南子崇慕的是他的德行与才华,与容貌又有什么关系?如果只在意对方的容貌,心胸格局未免太小。”

  南宝衣托着小下巴,双眼明亮。

  前世当宫女时,她在宫宴上给人端茶倒水,却因为丑陋的容貌而被权贵们取笑戏弄。

  满殿都拿她当笑话,唯有贵为帝师的萧弈并没有取笑她。

  他冷冷清清端坐在席位上,即使明知被笑话的姑娘是幼时经常捉弄他的她,也没有要报复她的意思。

  权臣大人面冷心热,是世上最好的人呀!

  “二哥哥!”

  南宝衣忽然红着眼睛抱住萧弈。

  扑进怀里的小姑娘香软娇嫩,萧弈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僵着身子,下意识想推开她。

  可是大掌落在她的细肩上,却终究没能推出去。

  他沉默地抚了抚小姑娘的鸦青长发。

  南宝衣后知后觉地不好意思,白嫩的脸蛋上露出桃花浮红,腼腆地坐回去,乖觉地抱起一盏香茶。

  她饮茶时,织纱袖口微微下滑,露出一截凝白皓腕。

  萧弈注意到她腕上青紫。

  他握住她的细腕。

  卷起衣袖,只见小姑娘半条手臂遍布青紫,瞧着十分吓人。

  南宝衣不在意,“许是打架时弄伤的,没事,回去养几日就好啦。”

  萧弈面无表情,忽然把她抱到怀里。

  不顾小姑娘的惊呼和挣扎,他解开她的襦裙系带,浅白上襦里只穿着嫩粉色的主腰,小姑娘腰肢纤细,肌肤瓷白清嫩。

  她又惊又怕,两只眼睛都瞪圆了,双手护住自己,整个人哆嗦得厉害,“二哥哥,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萧弈看着她腹部的青紫伤痕,“不疼吗?”

  他虽然冷若冰霜,但南宝衣还是觉得他的目光像是锋利的匕首,一寸一寸凌迟着她的身子,叫她难堪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天可怜见,前世嫁给程德语后,他惦记着南胭,根本就没碰过她。

  所以两辈子加起来,还没有异性看过她的身子哩!

  她张了张嘴,还没说话,萧弈摸出一只药罐,挖了翠绿色的药膏,一点点抹上她的腹部。

  药膏微凉,他抹得很仔细,连肚脐都没放过。

  南宝衣羞赧的想撞死!

  偏偏她很怕痒,随着他的指尖游走,她终于憋不住,红着脸笑起来:“二哥哥快住手,你逾矩了二哥哥……”

  “哈哈哈哈哈,二哥哥你快住手,我受不了啦!”

  “哈哈哈哈哈哈!二哥哥我求求你啦,呜呜呜……”

  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萧弈面色平淡,薄唇却绷成了一条线,嘴角压不住般扬起。

  他从没见过这么委屈巴巴的南宝衣。

  还想再逗她一会儿,再欺负她一会儿。

  被欺负哭的小姑娘,实在太可爱了。

  马车停在南府门口。

  听着车厢里的动静,十苦忍不住感慨,“主子和五小姐的兄妹感情可真好!”

  过了很久,车厢终于安静下来。

  十苦望去,他家主子衣冠齐整地下了车。

  五小姐梨花带雨地跟在后面,小心翼翼整理着襦裙,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模样。

  他情不自禁地挠挠头。

  怎么有种主子拔X无情的感觉?

  唔,一定是错觉!

  ……

  南宝衣回到朝闻院,重新梳洗打扮过,就听荷叶禀报,说是南小茜一家进府赔礼道歉,现在正在松鹤院坐着。

  她低头把玩妆奁里的珍珠。

  前世家里败落之后,这些亲戚争先恐后落井下石,几乎是以秋风卷落叶的姿态抢走了府里剩余的资产。

  她望向菱花镜,脸颊上血痕仍在。

  干脆,利用南小茜这次作妖,把这些旁支亲戚都给打发掉好了,省得他们继续吸南府的血。

  和祖母他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就已经很幸福了!

  她来到松鹤院。

  祖母端坐在花厅里,南小茜一家坐在两侧。

  瞧见她进来,南小茜的母亲温氏简直比见自己女儿还亲热,起身拉住她的手好一阵嘘寒问暖,又笑道:“都说五姑娘美貌,我原还不信,今儿一瞧,啧,简直比年画娃娃还要娇憨可人!”

  南宝衣不动声色地挣开她的手,娇娇地倚进老夫人怀里,“祖母……今日孙女在书院闯了大祸,叫您担心了。”

  老夫人心疼,“可怜我的娇娇儿,上学头一天就被欺负……”

  她冷笑着睨向温氏,“我们家平日待你们不薄,你们家吃穿用度,全是从府里拿的银子,就连你两个孩子读书,也都是上的我南府族学……你们的回报,就是对老身的孙女动手?!”

  温氏连忙陪着笑脸,“确实是茜儿有眼无珠。但真正论起对错,那都该怪罪在南胭头上,她明知五小姐的身份,却不肯提醒茜儿,这不是故意的又是什么?”

  她知道老夫人不好糊弄。

  她眼珠一转,看向南宝衣,“听说五姑娘和程家有婚约,程家夫人最注重女子名声,您要是揪着我们家茜儿不放,也会给您自己带来麻烦……”

  南宝衣面色平静。

  温氏疯了,拿捏不住祖母,居然妄图拿捏她。

  她知道,前世这个时候,她在外的名声仍旧是爱慕程德语的大草包,只要稍微提到程家,她就会马上服软,因此被许多人看轻笑话。

  可是她重生回来,早已改过自新。

  ,

  啊啊啊,前天推荐票破了六百,昨天大约应该可能破了七百,激动!!

  谢谢我的仙女们!

风吹小白菜

谢谢南葵思暖、柠檬草、风轻琳舞、初初、蓝蓝、暗光浮动的打赏,抱住小天使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