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30章 我欺负你了?

  绣楼闺房。

  南宝衣洗了个香喷喷的澡,默不作声地趴在绣榻上。

  她抱着枕头,眼圈儿红红的。

  明明打定了主意要用功,可还是在花园里闹出了那么大的丑事,现在府里的小厮侍女肯定都在笑话她!

  萧弈推开屋门。

  小姑娘恹恹地躲在帐中,穿素白寝衣,鸦青长发铺散在细腰上,发梢还透着湿意。

  荷叶立在门槛外,望一眼自家小姐,想笑又不敢笑。

  她恭敬地呈给萧弈一块毛巾,低声道:“小姐说自己出了大丑,无颜见人,因此不许我们进去伺候……”

  萧弈踏进去,在绣榻上坐了,“起来。”

  南宝衣闷闷地摇摇头,“不起来。”

  萧弈伸手去摸她的腰。

  南宝衣怕痒,忍不住笑了两声,噙着泪花坐起来,不轻不重地捶了他一下,“二哥哥最讨厌了!”

  “南宝衣,你最近变得很奇怪。”萧弈按住她的肩,迫着她背对自己,面无表情地给她擦头发,“从前经常欺凌别人,不学无术嚣张跋扈,十足的人憎狗厌。”

  人憎狗厌……

  南宝衣脸蛋涨红。

  她不自然地捏了捏衣襟,轻声道:“那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不再欺凌弱小,也愿意勤勉用功。”

  南宝衣低下头,“说出来二哥哥或许不信,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南府家破人亡,我自己也没落得好下场。梦醒之后,我便想着一定要努力,一定不要让梦里的绝望变成现实。”

  “南胭,在你的梦境里扮演了坏人的角色?”萧弈问。

  “是!她狼心狗肺忘恩负义,我最恨的就是她!”

  “之所以学习琴棋书画,之所以参加花朝盛会,也是因为她?”

  “是,我想把她比下去。凡是她想要的东西,我都要抢走!”

  娇嫩香软的小姑娘,忽然之间爆发出恨意。

  小白牙磨得响亮,红着眼圈的模样像是兔子。

  萧弈弯了弯嘴角,“那么,我在你的梦境里,是怎样的存在?”

  “二哥哥将来会成为——”

  南宝衣急忙捂住嘴。

  她睁圆了眼睛,惊悚望向少年。

  权臣大人真可怕,三言两语就差点套出了她的心里话!

  萧弈凑近她,嗓音低哑:“我在你的梦境里,必然权势滔天,才值得你醒来后如此巴结。”

  被洞穿心思,南宝衣又开始害怕了。

  她结巴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原来对我好,只是因为我的权势。”萧弈漫不经心地捏住她的脸蛋,“南宝衣,我好失望哦。”

  他的气势渐渐阴冷,狭眸晦暗深沉,像是噬人的深渊。

  “啪嗒”,南宝衣的泪珠子适时滚落。

  落在少年的手背上,温凉又刺骨。

  他抬手,似笑非笑地舔去泪珠,“哭什么,我欺负你了?”

  南宝衣委屈:“起初对二哥哥好,确实是因为那场梦。可是,可是后来你对我也很好,帮我买下柳氏的卖身契,还送我那么贵重的毛笔……二哥哥面冷心热,是世间难得的好人,我十分崇慕你……”

  她一边说着好话,一边往角落缩,怕得像是一只鹌鹑。

  而她终于退无可退。

  萧弈俯身而上,将她牢牢堵在床角。

  她小小的一团,无措地仰着头看他,根本就是可以随便欺负的娇软模样。

  他单手撑在墙上,强势地捏住她的小下巴,“想被我庇护?”

  南宝衣点头如捣蒜。

  “想在花朝盛会上打败南胭?”

  南宝衣继续点头。

  “那就继续讨好我……”

  萧弈一字一顿。

  他嗅了嗅她的细颈,像是确认了她的味道,又慢条斯理地舔去她面颊上的泪珠。

  南宝衣傻愣愣等他舔完。

  她抬手摸了摸脸,脸蛋上满是这个人的口水。

  她有点嫌弃,又有点害怕,“二哥哥,你,你的举止很不合规矩……”

  “自己哥哥,舔舔泪珠子而已,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萧弈拿过挂在木施上的襦裙,“过来。”

  南宝衣小心翼翼挪过去,萧弈便要替她除去寝衣。

  她捂住寝衣系带,惊恐后退,“二哥哥!”

  “兄妹一场,替你更衣而已,有什么可怕的?过来。”

  南宝衣心里像是打着一面小鼓,嗫嚅道:“我,我的衣裳比较复杂,就,就不劳烦你了……”

  萧弈瞟一眼她的寝衣。

  上面的系带重重叠叠,确实复杂。

  他挑了挑眉,把那套淡粉襦裙丢给她。

  南宝衣目送他掩门离去,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二哥哥从来都是孤家寡人,今日与她把话讲开,算是勉强认下了她这个妹妹,待她热情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她平心静气地唤了婢女进来,替她梳妆更衣。

  打扮妥当以后,她拿出布条系在额间。

  那布条上了题写着“勤勉”二字,是用来彰显她的决心的。

  她抱着四书五经跑到大书房,“二哥哥!”

  萧弈正在写字。

  “二哥哥,我仔细想了想,四管齐下对我而言确实有难度,要不咱还是先从四书五经学起,最起码得有参赛的资格不是?”

  她兴冲冲地把书扔在书案上,“而且女孩子的考校都比较简单,所以我不需要学得太深,只要把里面的名句过一遍就差不多了。二哥哥,你快别写啦,帮我划重点呀!”

  萧弈不紧不慢地写完最后一个字,才将毛笔搁在笔山上。

  等透窗而入的春风吹干了墨迹,他拿起宣纸,“给你做了一张学习计划表,从今往后就照着这个来。”

  学习计划表?

  南宝衣好奇接过。

  “卯时起床,诵读三个时辰的四书五经,用午膳。午时学琴,三个时辰后用晚膳。酉时学画,亥时学棋……”

  她双手发抖,绷着白嫩小脸,“二哥哥,这计划表不对。”

  “哪里不对?”

  “我只能睡三个时辰呢。”

  萧弈轻抚茶盏,抬眸瞥她一眼,“你以为,什么叫闻鸡起舞?”

  ,

  昨天好像差十几票,就单日推荐票过千啦,但菜菜还是很开心

  抱住大家亲亲!

风吹小白菜

谢谢矜谙、L巷.、我不是tiramius啊、风轻琳舞、柠檬草、得不到余淮的耿耿、酒肆.(浮生.)、初初的打赏,抱住仙女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