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31章 权臣大人生气了

  南宝衣快要哭了,“那我就没有玩耍和打扮的时间了。”

  萧弈:“想不想把南胭比下去?”

  南宝衣委屈地咬住唇瓣。

  她当然想把南胭比下去,做梦都想!

  可是这学习计划也太严苛了吧,简直要活活逼死她!

  她讨好地给萧弈添茶,绞着细白双手,小心翼翼道:“二哥哥,要不你给我两日时间准备准备,等我彻底休息好了再开始读书?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要想马儿跑得快就得让马儿先吃饱……”

  萧弈哂笑,毫不留情地撕碎计划表,“别读了。”

  权臣大人生气了!

  南宝衣那个心慌呀,急忙拦住他,“别撕别撕!我读,我读还不成嘛?!”

  “先读《论语》,去窗边儿站着读。”

  南宝衣抱着书站到窗边,没精打采地翻开第一页。

  她悻悻地回头看萧弈,对方似笑非笑。

  她默默转回头,恹恹地望向第一行字。

  还没看几个字呢,一只纸团子砸到她后脑勺上。

  她回眸,萧弈靠坐在紫檀木圈椅上,漫不经心地团着纸团子,“读出声。”

  南宝衣小脸皱成一团。

  她只得低低读出声,“有朋自远方来……”

  又一只纸团子砸她脑袋上:“大点声。”

  南宝衣脸颊涨得通红,跺了跺绣花鞋,以豁出去的姿态高声道:“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嗓子都要读哑了,终于盼到用午膳的时间。

  荷叶端着饭菜进来,惊恐道:“小姐,您没事儿吧?”

  南宝衣欲哭无泪地扶着桌子,“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余味给您炖了冰糖雪梨水,您快喝一碗润润嗓子。”荷叶心疼坏了,扶着她坐下,“奴婢知道小姐读书辛苦,本欲进来给您送茶点,可是书房门口守着小厮,不许奴婢进来,说是会打搅您用功。”

  南宝衣咕嘟咕嘟喝完一碗雪梨水,宛如重新活过来般精神抖擞,“我算是看出来了,萧弈这是借机报复我!”

  “此话何解?”

  “你忘啦?从前我经常捉弄他,他如今得势,当然要打击报复我!”南宝衣摇头叹息,“魔鬼,他简直就是魔鬼!”

  荷叶眼尖,瞅见玄衣少年正跨进门槛。

  她急忙咳嗽一声,推了推南宝衣,“小姐,您不是要发愤图强吗?二公子这般严厉,也是为您好呢。”

  一边说着话,一边拼命给南宝衣使眼色。

  南宝衣拿起筷箸,拨弄着一盘碧玉小青菜,“你懂什么呀,他是在拔苗助长!他睚眦必报心胸狭隘,偶尔还有点变态,是我们这种弱女子绝对绝对不能招惹的人!”

  萧弈已经站在了她身后。

  她滔滔不绝:“他这样的魔鬼,将来是不会有姑娘喜欢的。我琢磨着,他也就是个孤独终老的下场!荷叶你眼睛怎么了,眨什么眨,进沙子啦?诶,我怎么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好像灌冷风似的……”

  她回头。

  萧弈面无表情。

  南宝衣硬生生吓得从圈椅上滚落在地,连滚带爬地站起身,急忙躲到荷叶背后。

  荷叶战战兢兢:“那什么,小姐,奴婢突然想起来衣裳还没洗,奴婢先退下了……”

  她跑走了。

  南宝衣两股战战。

  她躲到书架后面,小心翼翼探出半张脸,陪笑道:“二,二哥哥!刚刚那都是误会,误会!”

  萧弈撩袍落座,冷淡地用起午膳。

  南宝衣看着他吃掉自己最喜欢的小酥肉,“二哥哥,这是我的午膳哦。”

  少年仍旧冷淡,“午膳时间过了,去拿琴。”

  “可是我还没吃——”

  接触到少年凌厉的眼刀,南宝衣摸了摸肚子,讪讪地去取挂在墙上的古琴。

  饿着肚子练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南宝衣双手托腮。

  琴艺老夫子站在跟前,正正眉飞色舞地讲宫商角徵羽,那叫一个唾沫横飞!

  讲完,老夫子慈蔼问道:“可听明白啦?”

  南宝衣摇摇头。

  老夫子伸出五根手指头,气得飚起了家乡话:“女娃子,俺老汉已经给你讲了五遍啦,你还听不明白,你是个瓜皮吗?!”

  南宝衣闷闷不乐:“你要是饿肚子,你也听不明白。”

  老夫子气得拂袖而走,“这娃太瓜啦!俺老汉不教啦!”

  气跑了老夫子,南宝衣心情愉悦。

  她趴在古琴上,“二哥哥,夫子跑啦,没人教我弹琴啦。今儿下午就算是放假,好不好?”

  仔细想想,她已经知道南胭的真面目。

  就算不能在花朝盛会上打败她,也能利用前世的经验,叫她再不敢打南府的算盘。

  更何况她在琴棋书画上毫无天赋,干嘛要辛苦地折磨自己呢?

  重活一世,她应该带着全家人好好享福才是。

  这么寻思着,她整个人都松懈下来。

  萧弈翻了一页书,瞥向她。

  小姑娘死气沉沉地趴在那里,骨子里的懒惰死灰复燃,依旧是草包纨绔一个,毫无形象可言。

  他道:“不想努力了?”

  “不想了。”

  萧弈哂笑,“你放出话,要拿到花朝盛会第一名。整座锦官城的人都知道你的豪言壮志,现在你说不想努力了,那么他们嘲笑的人是谁?

  “他们会嘲笑南府家教无方,你的长辈在人前将永远抬不起头。而你所憎恨的宵小之辈,如南胭,如柳小梦,她们会变本加厉地轻贱你。

  “花朝盛会,不过是一道小小的坎。你连这个坎尚且跨不出去,将来又如何面对更大的风雨?在你的梦境里,南府终将家破人亡,所以南府不能护你一辈子,你得站起来,保护你在意的南府。”

  少年清清冷冷,从没有对谁说过这么多话。

  而他此刻的提点,宛如惊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