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32章 萧弈渐渐心猿意马

  南宝衣慢慢坐正,眼睛里盈着欲落不落的泪。

  须臾,她哽咽:“我会努力……”

  对着古琴发了会儿呆,她纠结地望向萧弈,“可是二哥哥,夫子被我气跑了,谁来教我弹琴呢?”

  南宝衣万万没想到,萧弈竟然会亲自教她弹琴。

  少年坐在她背后,双手绕到琴台上,认真地执起她的手。

  他手掌修长骨节分明,透窗的春阳落在指尖,那双手泛着莹润光泽,白玉雕琢似的漂亮。

  音律如高山流水,他的琴艺应当是极好的。

  而他的衣服上染着冷甜的水木香,格外干净好闻。

  南宝衣很喜欢这样的萧弈。

  她聚精会神,拿出千百倍的精神来学习琴艺。

  萧弈却渐渐心猿意马。

  小姑娘窝在他怀里,浑身透着浅浅的芙蓉花香。

  握在掌心的双手娇嫩绵软,小手指总是娇气翘起,随着拨动琴弦,那酥粉清丽的指尖像是挠在了他的心尖尖上,令他根本无法专心致志。

  十八岁的少年,第一次对异性生出别样的想法。

  想亲吻她的指尖,想捏她的小脸,想听她甜甜软软地唤哥哥……

  他博览群书,自以为掌握了世间千万种感情,却在这个落满春阳的午后,无法正视自己的心。

  难道世间的哥哥,对自家妹妹,都怀着这种心情吗?

  曲调渐入高潮。

  萧弈却接连弹错了几个调。

  南宝衣隐隐听出不对劲,迟疑地仰头望向他,“二哥哥……”

  萧弈面色如常,“你太笨了,弹错了几个调。”

  南宝衣:“……”

  好想敲权臣大人一棒槌!

  终于熬到用晚膳的时辰,饿了一天的南宝衣,几乎是以秋风卷落叶的姿态,吃完了三碗米饭六盘菜肴,连汤底都没放过!

  她洗了把脸,抱起颜料跑到大书房,央着萧弈教她画画。

  她学的是工笔画。

  一个时辰以后,她已经非常困倦,然而想着花朝盛会,想着南胭前世的风光,她只能咬着牙硬撑下去,抱着棋谱跟萧弈学下棋。

  夜已深。

  西窗外落起绵绵密密的春雨,芭蕉声声,一点烛火映照在窗棂高丽纸上,隐隐绰绰地倒映出两道剪影。

  南宝衣盘膝而坐,对着黑白纵横的棋盘困得睁不开眼,小脑袋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嘴里还稀里糊涂地念着如何打谱。

  萧弈单手支颐,手边一盏枸杞香茶早已冷却。

  他望了眼滴漏,伸手收拾棋盘上的残局。

  他给南娇娇的棋谱是天底下最好的棋谱,练好打谱,跟寻常女子对弈轻而易举就能获胜。

  只是小姑娘还不习惯他制定的学习计划表。

  她那么娇气,愿意学这几个时辰已经很不容易了。

  虽然还没到规定睡觉的时间,但念在第一天的份上,就放过她好了,明日再用功也不迟。

  他抱起南宝衣,朝寝屋走去。

  翌日黎明。

  天际浮起鱼肚白,园子里新叶如滴翠,今春的牡丹堆叠着姹紫嫣红,曦色透窗而来,将斑驳花影照落在朱廊下。

  闻鸡起舞的时辰,景致极美。

  萧弈倚在拔步床外侧,欣赏着拱起的被褥,声音慵懒:“南娇娇,起床读书了。”

  南宝衣暖呼呼地窝在被褥深处,“天还没亮呢,吵什么吵……再吵,扣你月钱。”

  萧弈挑了挑眉,毫不客气地掀开被子。

  寒意入骨。

  南宝衣冻得直哆嗦。

  她娇气地揉了揉惺忪睡眼,伸手去拽被子,“荷叶,你越发不老实了。再打搅我睡觉,真的扣你月钱哦!”

  却怎么都拽不动被子。

  她睁开眼。

  帐中少年唇红齿白,似笑非笑。

  她一个鲤鱼打挺,猛然坐起身,“你怎么在我床上?!”

  喊完,却发现这里是萧弈的寝屋。

  她脸颊浮红,一招青龙摆尾,连滚带爬地钻进被窝!

  她在被窝里团成一团,捧住滚烫的脸蛋,眼珠子紧张地滴溜溜乱转。

  她瓮声瓮气:“昨晚——”

  ,

  昨天推荐票破千啦,我家仙女们真给力,抱住

  

风吹小白菜

谢谢柠檬草、love、病病、风轻琳舞、爱他入骨!、我是瑶瑶啊@、墨烟雨:的打赏,抱住仙女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