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36章 她的上上签

  南宝珠得意,“不愧是我妹妹,真有眼光!

  “这一身,唤作‘单丝碧罗花笼裙’,在太阳底下和屋子里的色泽全然不同,还用金线织成玲珑精致的花鸟,纤毫毕现,栩栩如生。

  “我娘夸它‘飘似云烟,灿若朝霞’,是蜀郡最贵重的丝缎呢,从前都是进贡皇族的!”

  南宝衣见她喜欢,笑道:“珠珠想要?”

  “我想要,却穿不上啊!”南宝珠委屈地比划起自己的腰身,“统共就那么点儿料子,给我做衣裳根本就不够……诶,娇娇,迟早有一天我会比你更瘦更美,到时候定然要和你争一争布料!”

  南宝衣捏了把她嫩滑的脸蛋,“小堂姐珠圆玉润,是有福相呢。”

  南宝珠欢喜地抱住她,“娇娇,咱们姐妹都会有福气的!”

  ……

  锦官城这一年的花朝节,终是如期而至。

  春日清晨,天朗气清。

  南宝衣迎着朝阳站立,嗅着满园花香,把这二十天学到的东西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萧弈从房中出来。

  小姑娘穿碧纱花笼裙,裙裾被春风吹得皱起涟漪,在金色阳光中宛如激起碧水千顷波涛万丈。

  她身姿纤细,肤白如凝脂,往日里梳惯的双平髻换做元宝髻,乌鸦鸦的发堆里簪着醒目的碧玉芙蓉钗,为她褪去稚嫩,添了些即将长成的少女感。

  娇艳的小脸像是将绽未绽的芙蓉,明明温婉如春水,可那双丹凤眼却蕴着即将出鞘的锋芒,恰似初春时的料峭峥嵘。

  看来,她已经做好面对大风大浪的准备。

  萧弈负手而立,“南宝衣。”

  小姑娘回眸,微寒的面色顷刻间化作甜甜笑颜,“二哥哥!”

  “过来。”

  南宝衣乖巧地提着裙裾走到他面前,美美地转了个圈圈,“二哥哥,我今日是不是特别好看?”

  萧弈不动声色:“之前的发髻怎么不梳了?”

  小姑娘天真无邪,“因为元宝髻更好看呀!”

  萧弈没做声。

  他抚着缠在腕间的发带。

  这是之前从她发髻上摘下来的,他鬼使神差地系在腕上,时时抚摸,仿佛能感受到她头发的清软。

  他仍旧希望她梳双平髻。

  因为那样她仍旧像是孩童,不会引人注目,不会成为全场的焦点。

  现在她打扮得这么娇艳动人,像是枝头等待采撷的花骨朵,令他生出一种把她藏起来的隐秘心思。

  余味过来请:“主子、五小姐,到出发的时辰了。”

  ……

  锦官城每年的花朝盛会,都在城郊举办。

  碧波湖潋滟着水光万顷,早有仆役在湖边搭建出高台,四面装饰彩布和鲜花,观众席也已陈列妥当。

  一年一度的盛会自然十分热闹。

  官员富商们携带家眷早早入席就座,各自谈笑风生。

  百姓们里挤挤挨挨,更有无数叫卖果子糕点的小摊贩,推着推车沿湖行走,像是把半座城的热闹都搬到了这里。

  此时席位上,几位贵妇人正坐在一块儿说话。

  “程夫人,我听说南宝衣也要参加这次花朝盛会。说来可笑,她可是个什么都不会的草包,兴许连门槛题都答不对。谁都知道她会成为你的儿媳妇,这不是叫人看你们家笑话吗?”

  说话的妇人妆点华贵,是张都尉家的夫人,常丹雨。

  程夫人不以为意:“南宝衣再蠢笨,到底还能落个康健的身子。不像你给远望订的亲事,听说那南宝蓉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病秧子,说不定哪天就没了。”

  南宝蓉是南府大房的嫡女,也是南宝衣的大堂姐。

  她订了和张都尉家的亲事,虽然今年已经及笄,但因为病弱,所以要明年才能嫁过去。

  常氏轻笑,“联姻联姻,联的哪里是孩子们的姻缘,分明就是两家的门第和权势。众所周知南府富贵,我坦坦荡荡地说一句,希望儿媳妇出身富贵,将来好补贴我们家,拿银子给我儿谋官场出路,又有什么错?程夫人打的,不也是这个主意?”

  程夫人笑而不语,显然是默认了。

  其他贵妇跟着说笑,言谈间皆都好奇南府究竟有多少银子。

  看台上忽然起了议论和惊艳。

  常氏指着进场的姑娘道:“那是南府三房的外室女,名唤南胭,皮相和才艺都是拔尖儿的,就算和官家贵女站在一起也不逊色。只可惜,出身不好。否则呀,我倒真希望程夫人换一个儿媳妇呢。”

  程夫人仔细望去。

  粉衣少女娉娉婷婷立在场中,正朝她们这边屈膝行礼。

  动作犹如弱柳扶风,非常赏心悦目。

  “是个知道礼数的。”她夸赞。

  常氏道:“虽然出身不好,但南三老爷非常疼爱她,娶她也算不错。至少带出去,比南宝衣那个草包有面子不是?想来德语也更喜欢知书达理的姑娘。”

  程夫人多了些思量,“话虽不错,但贸然换亲,南老太君那边不好交代。”

  她们谈论着,仿佛南家的女儿们,是可以随意退换的货物。

  南胭坐在场边。

  她面带微笑,始终保持着温婉端庄的仪态。

  她能感受到那群贵妇的赞赏,也能感受到公子哥儿们的惊艳。

  前几天因为族学的事,她倒了大霉,今日正是洗去晦气的时候。

  她南胭,一定能夺得盛会第一名!

  她的才女名声,从今天开始,将响彻整座蜀郡!

  ……

  热闹之中,一辆宽敞华贵的马车停在了入场处。

  车厢里,南宝衣听着外面铺天盖地的喧嚣,意外的紧张。

  前世今生的景象,在这一刻开始交汇。

  她竟有些害怕。

  害怕被人打量,害怕再次犯错,害怕如前世那般沦为锦官城的笑柄……

  荷叶替她正了正发钗,笑容温暖地鼓励:“小姐那么用功,肯定能为府里争光。”

  余味往南宝衣的荷包里塞了几颗莲子糖,“花朝盛会时间很长,小姐体弱,到时候吃一颗糖补充体力。”

  莲子清香。

  南宝衣深深呼吸。

  尝心捧出一只桃木签筒,“长相思,勿相忘;常富贵,乐未央。小姐,抽一根签吧?”

  南宝衣接过签筒。

  她试着摇了摇,很快摇出一根木签。

  尝心念诵:“富贵荣华福自添,求名求利般般好,行商坐买两头甜,且喜今年胜去年。小姐,上上签。”

  上上签!

  南宝衣颤抖着抓住木签。

  这些天来的刻苦勤勉,如穿花掠影般浮现在眼前。

  她曾踏踏实实地努力过,所以无论结果如何,她都不会后悔。

  那颗紧张的心,渐渐变的沉稳安定。

  她稳稳收好木签,扶着荷叶的手下了马车,萧弈也正跨下骏马。

  他牵着缰绳立在那里,玄衣墨袍,风姿卓绝。

  他说,“南娇娇,去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南宝衣的眼眶忽然就湿了。

  这一世,遇见他,才是她的上上之签!

  ,

  遇见你们,是菜菜的上上签!

风吹小白菜

谢谢柠檬草和初初和风轻琳舞的打赏,抱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