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39章 南家小女,当世无双(3)

  “不劳您费心。”

  老夫人叫季嬷嬷拿了万两银票,大大方方地押南宝衣获胜。

  小厮笑眯眯地高唱:“南老太君一万两银票,押南五姑娘获胜!赔率一赔二十!”

  二伯母江氏跟着拿出一万两,押南宝衣获胜。

  萧弈摩挲着腕间的金丝编织发带,吩咐余味:“跟。”

  就连南宝珠都掏出两千两银票,眼都不眨地押给了妹妹。

  南家人出手之阔绰,令周围的富商官宦看直了眼。

  才从祠堂出来的南广,眼馋着自家富贵,自个儿在袖袋里摸了半天,却只穷酸吧唧地摸出一枚二两银锭。

  他顶着母亲、嫂子、侄女快要杀了他的目光,小心翼翼把银锭子押在了南胭头上。

  开什么玩笑,这二两银子可是他现在所有的积蓄!

  可不敢叫南宝衣那丫头给糟践了!

  只要胭儿获胜,他好歹还能赢几天茶钱不是?

  女孩儿考校的项目,是最普通的琴棋书画。

  每个人至少需要报两项,根据综合成绩来定最终排名。

  南胭为才女的名声而来,因此不肯收敛锋芒,自信地报了四项。

  她亲昵地站在南宝衣身边,“听说娇娇最近在跟萧弈学东西,想必琴棋书画进步神速。娇娇今日报了哪几项?不如也像姐姐这般,把四项报全了?程夫人在观众席上看着呢,娇娇应当在她面前好好表现自己。”

  她暗暗得意。

  只要南宝衣报了四项,她就可以全方位碾压她!

  南宝衣微笑:“姐姐真是像极了孔雀。”

  “孔雀?”南胭腼腆,“你的意思是,我今天打扮得格外好看吗?”

  “不是啊,只是觉得你炫耀显摆的样子,像极了孔雀开屏求偶。”

  南胭瞬间臊红了脸。

  她揪着手帕,狠狠剜一眼南宝衣。

  参加比赛的小姑娘们笑出了声。

  她们之中不乏厌恶南胭的,碍着今日场合特殊不好表现出来,但南宝衣这一针见血的讽刺,真是舒心极了!

  第一轮考校的是琴。

  报名的共有六个女孩儿,两人一组同时弹琴,不仅考验谁的琴艺更胜一筹,更考验弹琴之人能否不受对方影响,专心致志地弹曲子。

  好巧不巧,南宝衣和南胭分在了同一组。

  南胭款款落座,“娇娇,你打算弹什么曲子?要不你跟我弹同一首?只要你跟上我的节奏,至少不会弹错出丑。”

  只要南宝衣跟她弹同一首曲子,就能让所有人听见,她们的水平是如何天差地别!

  “不必。”

  南宝衣拒绝。

  南胭翘了翘嘴角。

  小贱人爱面子,所以才会拒绝。

  如此也好,她会叫她知道,什么叫做天籁般的琴音!

  礼官高唱:“起——”

  南胭率先拨弄琴弦,泠泠琴音犹如流水,空灵地响彻整座高台。

  周围逐渐安静。

  众人只觉耳目一新,十分惊艳。

  南胭弹的是一首《金阶怨》,讲述深宫女子的闺怨,当真如泣如诉如怨如慕,令人仿佛置身深宅王宫,于长夜漫漫中翘首以盼,却终究盼不到黑夜的尽头。

  就在众人置身悲哀时,一首磅礴大气的琴音骤然响起!

  犹如狂风骤雨催打芭蕉,犹如千军万马铮鸣嘶吼,直接把那点子深宫哀怨冲散,令人仿佛站在了金戈铁马的沙场上!

  南宝衣垂着眼帘,双手拨过琴弦,快得犹如乱影。

  二十天时间,她只练了这一支曲子。

  练的手指磨出无数血泡,练的对曲子熟悉到不必过脑就知道该弹哪一根琴弦。

  而这首曲子的名字,叫做《四面楚歌》。

  她抬眸,望向不远处的席位。

  蜀郡的权贵端坐在上,个个高冠华服风姿出众,谈笑间都是慈悲为怀,都是家国百姓。

  可是前世,就是这群衣冠禽兽瓜分了南家的财富。

  南胭背叛了家族,她帮程府伪造南家的罪证,陷害家里贪赃枉法罔顾人命,害南府落了个抄家的下场。

  白花花的银子一箱箱从府里抬出去,她哭着到处求人,可是那些官员非但不肯为她做主伸冤,反而称赞抄得好。

  后来她偷听程德语和南胭的谈话,才知道那些被抄的银子根本没有上缴国库,而是全部落入了蜀郡官员的腰包!

  程太守家,张都尉家,夏参军家,薛都督家……

  衣冠禽兽们眉开眼笑大腹便便的模样,她至今仍旧记得。

  那种孤立无援四面楚歌的感受,她至今仍旧记得!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热泪满面。

  少女手底的琴音铿锵有力,疾风骤雨般倾诉着绝望和不甘。

  诚如萧弈所言,南府藏着泼天富贵,周围群狼环伺,终将免不了被瓜分殆尽的命运。

  但是这一世,在南府败落之前,她南宝衣想要站起来,想要保护她的家,就像前世亲人们保护她那般!

  叫那些禽兽,全部去死!

  筝音至高潮!

  全场肃静无声,还有人忍不住跟着落泪。

  他们凝视着场中那位稚嫩却美貌的少女,第一次明白,什么叫破茧成蝶。

  南胭慌了。

  她努力想展示自己的琴艺,可是绵绵闺怨在金戈铁马面前是那么柔弱无力,甚至连她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琴音……

  一声铮鸣,她惊慌得弄断了琴弦。

  这一场的胜负,已然注定。

  席位上,程夫人忍不住皱眉。

  常氏安慰道:“第一场嘛,小姑娘紧张也是有的,南胭可是报了四场呢,还剩三场,莫慌,莫慌。”

  第二场,画。

  南胭为了雪耻,这一场毫无保留,拿到笔墨纸砚就开始挥毫泼墨,恣意漂亮的动作,引得场外人一片赞叹。

  常氏拍掌笑道:“成了!这一局,南胭肯定能赢!”

  “我瞧着也是不错的。南宝衣能在琴的比试里取胜,毕竟是在选曲方面投机取巧的缘故。”程夫人惬意地吃了口热茶,“正所谓台下十年功,这画嘛,考的可是基本功,投机取巧是不行的。”

  萧弈负手而立,面色平静。

  书和画毕竟太考验功底,就算小丫头再用功,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追上南胭,所以他建议她只报琴和棋这两项。

  没想到,小丫头居然还报了画……

  这一场比试的主题是“春花”。

  轻风拂过高台。

  小丫头规规矩矩端坐在场中,碧纱花笼裙翻飞如流水,几缕鸦青细发从额角耷拉下来,衬得她面庞白嫩娇美。

  她垂着眼睫,细白小手游走在画纸上,并不似别的姑娘那般挥毫泼墨。

  她握着一把木尺,寸寸计较、寸寸丈量,出奇的认真仔细。

  与花有关的画,需要用上木尺吗?

  她到底在画什么呢?

  ,

  娇娇到底在画什么呢,各位上上签们可以在书评区或者本章说留言,第一位猜到的宝贝将获得QQ阅读APP书币500个。

  (我自信你们没有人能猜出来哈哈)

风吹小白菜

谢谢初初、红颜落、矜谙、风轻琳舞、天一生水、得不到余淮的耿耿的打赏,也谢谢柠檬草2000+、纯粹麦香2000+的打赏,抱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