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41章 南家小女,当世无双(5)

  南胭稳了稳心神。

  她无论如何都得赢下这一场,把面子挣回来。

  好在她往日常常与兄长对弈,棋艺是极好的。

  她以近乎冷酷的镇静姿态,单枪匹马地杀到了决胜局。

  南宝衣坐在棋桌旁,一手支颐,微笑着把玩两颗棋子,“等姐姐很久了。”

  南胭收起轻视她的心理,冷漠落座。

  看台。

  程夫人不耐烦,“常夫人,你叫我押南胭获胜,可是她已经连输三场,这剩下的一场,想必也是不行的!”

  常氏一颗心也是七上八下,“不应该啊……我常听人提起,锦官城年轻姑娘里面,就数南胭拔尖儿。柳氏,你女儿究竟是怎么回事?”

  柳氏起身,恭敬道:“胭儿年纪小,发挥失常也是有的。只是棋这一项,才是胭儿的拿手绝活。她开蒙早,六岁就已经跟着兄长练习对弈,这么多年在书院的围棋课上,从未有过败绩。夫人们放心,胭儿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棋场。

  南宝衣托腮,指尖捻着一颗白子,迟迟未曾落下。

  南胭棋风缜密,正如她擅长玩弄人心,她手底下每一颗棋子都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功效,真正为她所用。

  黑子在棋盘上纵横交错,像是一张暗色罗网,悄无声息地吞噬着白子的性命。

  落在南宝衣眼中,那些黑子逐渐化作蜀郡的世家权贵。

  他们觊觎南家的财富,正在暗地里编织一张密不透风的罗网,企图将南家一网打尽……

  商不与官斗,如何破局呢?

  目光落在远处。

  张都尉和程太守家的女眷都在。

  程夫人黄月丽自不必说,作为她前世的婆母,在她嫁去程家以后百般折磨她,叫她跪雪地、跪祠堂,甚至还要她昼夜侍奉在侧,活的连丫鬟都不如。

  可程家在蜀郡根深蒂固,想拔除他们的势力,难!

  张都尉夫人常氏,则是大堂姐前世的婆母。

  大堂姐南宝蓉常年染病身娇体弱,没嫁过去之前常氏待她叫一个亲热,等嫁过去之后才知道,原来张远望房里已经有了个非常得宠的丫鬟,那丫鬟甚至连儿子都有了,只是碍着脸面未曾向外面公开。

  最令人气愤的是,等侵吞完大堂姐的嫁妆,常氏便迫不及待地叫张远望休妻另娶!

  堂姐被休之后,嫁给了自己的表哥,也是真心爱她的男人宋世宁。

  南宝衣以为堂姐从此能获得幸福,可张远望却是个花心多情种。

  他擅长写诗,在休弃堂姐之后,故意写出很多相思的诗词,表达他休弃堂姐是因为母亲逼迫,并不是他的本意。

  堂姐性子柔弱,与他夫妻一场,也是深爱过的,被他时常撩拨,最终抑郁而死,死时不过年芳十八。

  表哥心痛难忍,捐出所有家产,单枪匹马从军远征,最终战死沙场。

  蜀郡不知表哥情深,反而称颂张远望情深似海。

  却不知道那个男人心口不一,相思的诗一首接着一首,但也没妨碍他一房接着一房的娶妻纳妾。

  张家人,可恶至极!

  “南宝衣,你要是再不落子,干脆认输算了!”

  南胭不耐烦的声音传来,拉回了南宝衣的神思。

  她的目光落在棋盘边缘。

  明年,堂姐就要嫁入张家。

  所以这一盘棋,何不率先拿张家开刀?

  她微微一笑,从容不迫地落下一子,“承让。”

  棋盘局势,瞬间扭转。

  南胭傻了眼。

  看台。

  有人赞叹南宝衣这一手极妙。

  “小小年纪,还是深闺少女,棋风却大开大合杀伐果断,难得!”

  说话的男人年过四旬,容貌威武。

  南老夫人示意萧弈扶自己起身。

  她朝那人行了一礼:“司徒将军。”

  司徒凛拱了拱手,“南老太君精神依旧。”

  “这几年一直想请司徒将军到府上做客,又怕打搅将军公务。”老夫人笑着相请,“将军这边坐。今日花朝盛会,特意请您过来看个热闹。”

  司徒凛望向萧弈,“这位是……”

  萧弈低眉敛目,朝他拱手行礼。

  老夫人笑着介绍:“这是老身的孙子,萧弈。文采武功皆是一绝,不知能否入将军的眼?”

  司徒凛立刻明白她的意思了。

  十多年前,他还只是军中小卒。

  当年蜀中闹饥荒,他在外从军顾不上妻子母亲,是南府开仓放粮,救了他全家性命。

  想来,南老太君是要他报这份恩。

  只是南府树大招风,蜀郡很多权贵已经盯上这块肉。

  如果他贸然提供帮助,恐怕得不偿失。

  他打量萧弈:“本将军不用庸碌之人,既然想在我麾下做事,总得叫我看看你的本事。”

  萧弈淡淡道:“步射,骑术,马枪,刀剑,随将军考校。”

  他如此从容,司徒凛不禁多了些欣赏。

  他试探道:“破阵,如何?”

  萧弈眉眼如山:“喏。”

  高台之上。

  南宝衣淡漠起身,“你输了。”

  南胭傻傻盯着棋盘,握在掌心的棋子无力地跌落在地。

  她输了,她竟然在最得意的棋艺上输给了南宝衣!

  可是怎么会,她怎么会输呢?!

  “你耍诈!”她猛然掀翻棋盘,“南宝衣,咱们再比一场!”

  南宝衣回眸,“无论再比几场,你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你——”

  “太难看了!”考官不悦训斥,“南胭,退下!”

  南胭含泪,羞辱得无法抬起头,哭着跑下高台。

  今年花朝盛会的比试,桂冠落在了南宝衣的头上。

  她欢喜地接过奖赏。

  她站在高台之上,碧纱花笼裙摇曳多姿,娇美的面庞宛如初绽的芙蓉,隐约可以窥见将来的盛世风华。

  有人称赞她娇而不媚,有人称赞她当世无双。

  只有萧弈清清楚楚地看见,小姑娘把她的杀伐果断和无边仇恨,完美地掩藏在眼眸深处,就像是侠客藏起锋利的刀。

  今日的荣耀只是一场漂亮的开局,少女的峥嵘岁月,才将要开场。

  他想,当她锋芒出鞘时,整座蜀郡,都将为之失色。

  ,

  哈哈哈,所以答案是花楼机!

  因为没有小天使回答正确,所以抽答案最接近的“指上青芜.”(她的回答是:挽花投梭、蜀锦织花),请加菜菜QQ领奖:1651530212

  另外新的一周啦,求个推荐票!

风吹小白菜

谢谢子衿的888、柠檬草的2000+、纯粹麦香的1200的打赏,抱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