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恃婚而骄

第16章:江砚深,你爱我吗?

恃婚而骄 妖妖逃之 1022 2019-12-07 11:14:02

  紫罗兰婚纱店。

  “江总,这是按照你的要求连夜从巴黎空运过来当季最新款的婚纱,每一件都是顶级大师亲自操刀设计,目前还没有对外公布。”婚礼顾问站在江砚深的身边,毕恭毕敬的宛如在伺候皇帝。

  江砚深淡淡的嗯了一声,眸光从婚纱上一扫而过,最后锁定在林清浅脸上,“选一件你喜欢的。”

  林清浅坐着没动,甚至没多看一眼价值千万的婚纱,而是冷着脸道:“你什么意思?”

  江砚深:“半个月后,我们举办婚礼,你想在什么地方举行婚礼都可以,陆元会敲定。”

  一旁的陆元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昨晚也不知道江总抽什么疯,突然说要办婚礼,还要在半个月后。

  要不是自己说时间太急促,江总怕是要一个星期后就举行婚礼。

  林清浅并没有江砚深预料的那样高兴,挽着他的胳膊软软脆脆的喊着“阿砚,阿砚”而是起身就走。

  江砚深眉头一蹙,起身扣住她纤细的手腕,“你去哪?”

  林清浅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甩开他的手,回头看向他时已经气到胸腔跟着起伏不定了。

  “江砚深,我要的是离婚,不是举办婚礼!”她咬牙,声音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我也不会跟你举行什么婚礼!!”

  江砚深脸色不动声色的阴沉了。

  陆元一见气氛不对,立刻递给婚礼顾问一个眼神,两个人识趣的先出去了。

  “林清浅,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涔薄的唇瓣轻扯,冷清的声音里蕴藏愠怒。

  “呵!”林清浅怒极反笑,“江砚深,到现在你还认为我只是在欲擒故纵?”

  江砚深眉头凝着寒意,暗如深渊的眸子凝视她素净的小脸,直到此时此刻他终于确定林清浅是真的想要离婚。

  毫无征兆也没有理由的提出离婚。

  “为什么?”饶是一直觉得别人想法不重要的江砚深终究忍不住问出这三个字了。

  林清浅没有回答,反问:“江砚深,你爱我吗?”

  江砚深沉默了。

  爱?

  在过去的二十八年里他从来都不知道“爱”是什么!

  江父死的早,江母每天忙着做美容购物打麻将,而老太太只教会了他如何在这个豺狼虎豹遍地走的世界里存活下去。

  “江砚深,你从来都不爱我,甚至连喜欢都没有,如果把我扔进人堆里,你怕是都认不出来我。”林清浅看着他说到这些的时候,已经连想哭的念头都没有了。

  江砚深面色沉静,只是紧绷的下颚线在出卖他恶劣的情绪,“你爱我的时候我必须娶你,现在你想离婚我就必须答应你离婚?”

  话语微顿,薄唇噙着讥讽,“林清浅,我江砚深是这样好打发的?”

  林清浅呼吸一窒,她当然知道江砚深从来都不是一个好打发的人,否则他怎么能成为如今兰市的一个传奇。

  “我知道当初奶奶是装病在骗你,我出于私心没有告诉你是我的错,这三年的时间还不够抵偿这个错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