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7.隔世经年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043 2019-12-07 18:01:15

  郦嘉瑟周一早上七点准时来到教室,发现同桌夏怀还没来,后桌岑长生倒是到了。想想爸爸的话,她主动转过身,和岑长生打了个招呼。

  “早,岑长生。”

  少年身体略微瘦削,肤色偏白,瞳孔比常人稍浅,是很漂亮的栗色,头发颜色也偏棕,刘海儿柔顺地垂在额前,增加了一点儿柔和的意味,但几乎飞扬入鬓的锋利剑眉和冷淡的表情还是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他抬起头,她仿佛从他眼神里读出隐隐的不耐烦,心里一梗。

  岑长生只点了一下头,没有张口说话,郦嘉瑟便也没再说什么。

  这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青梅竹马关系实在让人尴尬,她想不出有什么话题可以用来寒暄,更何况对方态度也不热络,她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么一对比还是夏怀那种自来熟相处起来更轻松。

  郦嘉瑟刚转回身,夏怀就来了,他把书包往座位上一扔,和她打招呼。“早啊同桌,没想到我们还是同桌吧?”

  “真是荣幸。”郦嘉瑟假笑。

  夏怀没有听出她的敷衍,反而有些害羞了。“哎呀,你这么开心啊。我也挺开心的,你看我们都不用再慢慢熟悉,省了好多事儿。”

  “你这个自来熟还担心这些?”她问。

  “我很内向的好吗?”

  说完这句话,夏怀就转头和岑长生搭话。“嘿,同学,认识一下,我们可是方圆十里唯二的男生,难兄难弟啊。”

  郦嘉瑟心说哪有那么夸张,前十就有三个男生,只不过另一个坐得远了一点儿而已。

  岑长生显然不想做夏怀的“难兄难弟”,“哦”了一声,一点儿聊下去的意思都没有。但自称“内向”的夏怀并没有被他的冷漠打倒,继续说道:“你叫岑长生是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姓‘岑’的,我叫夏怀,十二中的,你初中哪个学校啊?”

  “二十九中。”

  “还有这么个中学?我还没听过,在哪儿啊?”

  岑长生没回答,郦嘉瑟扯了扯夏怀的袖子。“别聊天了,教导主任都在外面巡逻了,找本书看吧。”

  “开学第一天能学什么?”夏怀嘀咕了一句,不过还是听话地转头坐好。

  七点十分,班主任李娴走进教室。

  “今天早自习我们选一下班委。”

  嗯?这么快吗?开学第一天就选班委,都不用相处几天观察一下吗?郦嘉瑟满头问号。

  “要选的职位有这么几个——班长、副班长、学习委员、生活委员、文艺委员、体育委员、团支书、副团支书。各科课代表由各科老师指派,就不在这里评选了。班长和学委要求入学成绩在班级前十五,其他的没有要求。先从班长开始吧,想竞选的上台发言,限时一分钟。”

  “老师,学习成绩差就不能当班长和学委了吗?”

  “就是啊李老师,这有点儿不公平吧?”

  后排有几个同学喊得很欢。

  李娴说:“班长和学委要起表率作用。”

  “那我想当学委就是因为我想好好学习,这也不行吗?”

  李娴点点头。“可以,如果你能保证月考成绩在年级前五十的话。没考到就要撤职。”

  这也太狠了吧?郦嘉瑟腹诽,看班主任的眼神都变了。

  她以前在一中的班主任是个胖胖的男老师,特别和气,大家都喊他老梁,老梁的口头禅是“我们班每个孩子都很聪明”,他从来没有以成绩为标准去量化别人。

  而李娴显然不是这样,昨天座位表发到群里的时候就有人抗议,认为这样安排对成绩不好的同学不公平,李娴当时回了一句“没有绝对的公平,想享受特权就努力学习”,看得她心里一惊。

  但愿别有同学因此记恨他们这些坐前排的人吧。

  刚才说要好好学习的同学也是很硬气,直接从后排站起身跑到讲台前,说:“大家好,我是迟盛,我要竞选学习委员,我现在成绩不够,但是我愿意带领大家一起学习。也给老师看看,我有没有资格能拿特权。希望大家投我一票,谢谢大家。”

  “迟哥牛啤!”

  “迟哥我投你!”

  后排的几个男孩子们兴奋地起哄。郦嘉瑟也多看了迟盛几眼。

  年轻的小伙子真是充满热血啊。

  有了迟盛领头,接下来又有好几个人冲上台竞选班干部,夏怀一直稳坐不动,郦嘉瑟等那些因为少年意气而竞选的同学们都下台之后,起身走到讲台上。

  “我想竞选的职务是班长。我可能没有丰富的任职经历,但我有一颗服务于同学的心,我会把大家都当作自己的兄弟姐妹,忧你们所忧,想你们所想,我也会当好老师的小助手,认真处理班级的各项事务,希望能把我们一班建设成一个其乐融融的班级。希望大家支持我,谢谢。”

  她鞠了一躬,走下台,刚坐下,夏怀就上台了。

  “我要竞选的也是班长。”他挑衅似的看了她一眼。“至于原因嘛,首先,我有这个资格。”

  是是是,您第一名,您最有资格。郦嘉瑟无奈地笑。

  “然后嘛……我当过班长,虽然只当过一年,但我还是很有经验的。管理班级我在行,要是其他班级敢挑衅我们班,我第一个替大家出头。”

  郦嘉瑟简直不知道从哪里吐槽好了,看了一眼李娴,班主任连眉毛都没动一下,表情很稳。

  夏怀又说了几句很“江湖”的话才下台,回到座位上之后得意地对她耳语:“你看着吧,哥的票数肯定比你多。”

  郦嘉瑟笑而不语。

  候选人都发言完毕后,开始投票。李娴选了前排没有参加竞选的人来唱票,其中就有岑长生。

  他打开第一张纸条的时候,看了郦嘉瑟一眼,说道:“郦嘉瑟。”

  她闻言抬头,正对上他清冷的眼神,下意识把眼前的碎发别到耳后。

  原来岑长生现在说话的声音是这样的啊,有些低沉,却又具有穿透力,她莫名觉得自己的名字被他念出来,就像被弹奏过一样。

  嘉、瑟。

  呦呦鹿鸣,食野之岑。我有嘉宾,鼓瑟鼓琴。

姈琅

最后一句话出自《诗经·小雅·鹿鸣》。嘉瑟的名字是最早定的,出自大家都耳熟能详的那句“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之后我想岑长生的名字完全是觉得“岑”这个姓还不错,结果后来翻《诗经》,发现最后一句既有岑又有嘉瑟,真是命运的巧合。   夏怀:妈,你偏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